第73章 墙上的贴纸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007字
  • 2022-06-14 20:00:10

心中有了这种暴力的念头,我心虚地去观察身边的警察叔叔,却看到他正盯着屋子的门发呆。

这门有什么好看的,难道王峰竟然比我还暴力,想连门也砸了?

心中腹诽着,目光跟随着王峰落在那扇门上。

一扇普通的木门,密密麻麻地趴着生机盎然的爬山虎,纵横交错的枝蔓,在是门上歪扭着身躯肆意张扬。

目光沿着爬山虎的走向,我的眼神在那一刻定住了。

不对,好像,哪里不对劲。

蓦然间,我的目光在石门的门框边停滞了。

对,这爬山虎有问题。

一般来说,这爬山虎一旦攀爬上墙壁,就会肆意地各处攀爬,往外延伸,而石门上的爬山虎,除了靠近连接墙壁的那处门框方向,其余三条门框边,都没有爬山虎爬过的痕迹,也就是说,爬山虎攀爬到了门框的边缘,突然调转了方向不再往前延伸。

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应该是这扇门经常被人开启的,只是,看门把上的锁,不太像有人经常进出的样子。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哐当!”

我正在思考中,冷不防,听见了门锁落地的声音。

缓缓神,我发现张晓东竟然拿了一块石头砸掉了锁。

我们四个对张晓东的行为都有些惊诧,我只是心里想着是不是能够砸了锁,没有想到这个孙晓东这么快就付诸行动了。

王峰看着那把被砸掉的锁,眉头皱了皱,张晓东扔掉石头笑嘻嘻看着我们,“没事没事,我们走的时候再锁回去就好了,郭京跟我的关系也不错的,应该不会怪我的。”

算了,砸都砸了,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当下,还是进去看看里面到底藏了什么。

准备进门的时候,王峰叫住了我们,他从口袋里掏出几副手套分给我们。

没参与过办案,至少也看过电视剧,这种事情我们还是一清二楚的,所以王峰还没有交待,我们一个个都乖乖戴上了手套,只不过,张晓东作为一个民宿的老板,对王峰的行为似乎有些疑虑,我知道张晓东有所怀疑,干脆急中生智说王峰是个探案迷,遇见一些刺激的挑战的事情都会把自己当成一个警察,神神叨叨。

我的这番解释,张晓东很不以为意,“怪不得跟小赵成好朋友了,臭味相投!”

我对于张晓东用臭味相投来形容王峰与赵磊的关系是否正确没有在意,倒是长出一口气总算骗过了张晓东。

王峰走在第一个,他小心地推了一把,木门就吱嘎吱嘎地开了。

门后,光线很弱,我们从门口进来的那一阵,眼睛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很久之后,才恍惚看到了里面基本的摆设。

房间里的陈设很简单,桌子椅子简易木床,还有零零散散堆着的一些被褥日用品。

我站在屋子里,心头闪过一丝奇怪的感觉。

按照道理,多年没人进来的屋子,空气中应该满是尘封的味道,可是进了这间屋子之后,我却没有这样的感觉,也许,这也印证了我之前所猜测的,应该是有人进出过这间屋子,将屋子内的污浊之气都散掉了。

我还在发愣的时候,王峰已经径直朝着屋子中央的那张桌子走去。

桌子后,是一堵斑驳的墙壁,正对着桌子的后方,悬挂了一块硕大的黑布。

王峰站在墙壁前,随后一伸手,将墙壁上的黑布一把扯了下来。

黑布掉落在地上的时候,屋子中的人,不约而同都惊呼出声。

黑布的后面,依旧是一堵斑驳的墙壁,可能时间上有些久远,墙皮都基本上已经剥落了。而我们的目光所盯着的都不是那堵墙,而是墙上密密麻麻贴着的形状不一,新旧不一的剪纸。这些剪纸似乎都是从报纸上剪下来的。大部分都已经皱巴巴的。浓烈的好奇心,驱使着我们几个人走上前去细细读起剪纸上的内容来。

这些贴在墙上的剪纸看起来都是从不同的报纸上,有些甚至是从杂志上剪下来的。剪纸上的内容也不一。有些是新闻时事,有些则看起来像网评,虽然类型不同,但是这些剪纸的内容却大致相同,他们似乎都是在说几年前的一场登山事故。细细看去,正是张晓东之前跟我们说的那群登山队员坠崖的事情。

奇怪,如果这间屋子真的是郭京所居住过的,那么也就是说这些东西都是郭京收集来的,郭京为什么会对这场事故这么用心?这让我们心里打起了大大的问号。王峰是个刑警,面前的这一切自然是引起了他极大的好奇,他的眉头紧紧锁着目光也焦灼在那几张纸片上,久久不能移开。

随后他掏出口袋里的手机,将墙上的东西都拍了下来。

“拍这些东西干什么?”张晓东好奇,回过头去看王峰的手机。

“郭京整理这些资料肯定是有原因的,我把资料拍下来慢慢研究。”

“那拍什么,直接撕了带走就好了。”张晓东一脸的不在乎。

“撕下来不是让人知道我们来过这里了。”小美对孙晓东的脑回路很无语。

“你还以为人家不知道我们来过这里吗?”张晓东眯着双眼。

“我们只要不动这里的东西,他就不会发现我们来过这里啊。”小美有些发愣。

“你忘记某些人刚刚搬起石头砸了人家的门锁了?”我看着张晓东的一脸戏谑无可奈何道。

“对啊!我把这个忘记了。”小美一拍脑袋,转向张晓东,“都是你,把我们的行踪暴露了。”

“我不把这些资料撕下来不是因为害怕郭京知道我们来过。”王峰似乎已经把手机里的信息都发出去了,看到我们几个在聊天,说道,“我总觉得,郭京贴在墙上的这些纸张似乎是按照某些规律在排的。如果我撕下来的话,就看不出纸张的排列方式了。”

“这些纸张?有规律吗?”我听着王峰的话,目光重新聚集到面前的这些大小不一的纸张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