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怀疑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181字
  • 2022-03-01 20:00:29

突然间想到了这一点,我们三个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不好的念头开始在脑袋中冒出来,怎么按也按不下去。

“你们说,我们是不是真的见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小美一脸的惊恐,那脸上的神情明显就是希望我们给她一个否定的答案,可以让她说服自己。

“不可能不可能,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又不是我们害了那个女饲养员,她来找我们干什么,也许是警察的通报时间有误,那个女饲养员应该是从我们小区出去后回了金安城才出的事情。”相较于小美,小花总算还是找出理由让自己不要相信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不太可能,警方通报的时间一般不会有错,除非,是我们自己的表出现了问题。”我虽然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但是我也不赞同小花的话,毕竟死人是重大案件,警方不会在死亡时间上随意出错的。

“那怎么可能,一个人怎么会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啊?难道这世上,真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小花虽然不像小美一样相信神神鬼鬼之类的,但是却也找不到理由去解释我们所遇见的事情。

“这中间,一定有什么问题,也许,真的是我们看错时间了。”大家探讨了许久,找不到理由解释,只能把一切归咎于我们之前走出火锅店那时看的时间。

“可是手机上的时间,不太可能会错报啊。”小美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意见。

其实小美的话,我们心底里都是接受的,我们在火锅店外看过时间,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就是九点半,我们当时到了一楼去鳄鱼池停留了一会,然后回到自己的小区,这中间所花费的时间,只能比十五分钟更长,也就是说,如果真的跟警方通报的一样,那个饲养员是九点四十五分死的,那我们绝对是不可能在小区碰到她的。

整件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更关键的是,我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金安成发生的事情,似乎都跟我们有关,维修主管被电死的时候,我们正好在金安城;女饲养员被咬死的时候,我们却在自己的小区看见了她。

如果说第一件事情纯属巧合,但是第二件事情,却是实在解释不清楚。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证明了我的猜想,我们与这两件事情,确实存在着某些关联。

因为,警察找上门了。

警察上门来调查,原因是因为金安城的监控拍下就在我们离开鳄鱼笼子之后,女饲养员就出事情了。

这个原因让我们很莫名其妙,难道警察就因为我们好奇地看看鳄鱼池就怀疑我们了?

警察对我们的疑惑表现地很淡定也很从容,只是说因为调查需要,还请我们要配合。

我们自然知道配合是什么意思,很快,我们三个就被带到了附近的刑侦大队。

作为一个刑侦题材的编辑,我因为工作的原因对刑侦大队并不陌生,但是这一次,我来的身份不一样,之前,我是因为编辑需要,有时候会过来找人提供一些素材,可这一次,却是来“协助调查”的。而小花和小美两个,更是妥妥的良好市民,一辈子估计都不会进刑侦大队这种地方,所以三个人走进刑侦大队的时候,还是有点惶恐。

跟随着带我们过来的警察畏畏缩缩地坐下来,我们三个紧紧挨在一起,眼睛在不断地四处打量着,感觉自己到了这里就像个要被送上刑场的人,不但万分惊恐还感觉很没面子,似乎自己已经犯下了天大的错等待着被询问。

刑侦队的警察们看到我们三个哆哆嗦嗦的模样,估计是料着我们也不是那什么杀人的凶手,倒是一改之前那严肃的神情,微笑地让我们放轻松一点

只是这种环境,怎么可能放松,我们三个依旧是互相握紧了双手如三只待宰羔羊般小心翼翼地回答着警察的问话。

“姓名,性别,年龄,工作单位----”

虽然始终不明白询问的时候为什么要问我们性别,但是出于对制服的敬畏,我们三个还是很配合地一一作答。

一些简单的基本情况询问之后,警察开始如正题了。

“你们昨晚几点离开金安城的?”

“九点半!”小美回答的很快。

“不,应该差不多九点四十了吧。”小花想了想,纠正道。

“可能差不多九点三十五分的样子。”我再次补充。

负责询问我们的警察姓林,年纪看上去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不过估计是多年的警察生涯造就了林警官与年龄不相称的稳重,之前他一直笑意盈盈地看着我们,现在听到我们三个各说各的,时间上完全对不起来,他顿时拉下了脸,“我希望你们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不要在人民警察面前妄想蒙骗过关,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相信你们都听过!”

这番义正严辞让我们心中又是没来由地一哆嗦。三人之中,以我的年纪又稍长一些,所以很快,我便被小花和小美那意味深长的目光推荐成代言人了。

“林警官,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大约九点半从火锅店出来,为什么知道这个时间,是因为我们出门的时候本来想在商场逛逛的,但是看到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九点半了,所以就打算回家了,而且火锅店的账单上应该有我们结账的记录,如果不相信,你们可以派人去查,火锅店在金安城的三楼,我们绕着圈坐手扶电梯到一楼,也就是五分钟的时间。所以我说,我们路过那个地方的时候大概在九点三十五分左右。至于我的朋友为什么一个说九点四十一个说九点三十,也不过就是对于时间界定的概念不是那么精确而已。”

林警官听着我的解释,似乎对我这条理清晰的陈诉表示赞许,看到我们三个软了下来不说话,原先的脾气也散了些,也许是觉着自己刚刚对我们三个姑娘家家的有点严肃,这一次,他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不是我吓唬你们,监控显示鳄鱼演出结束后,管理人员检查过铁笼是完好无损的,之后那里一直没有人经过,直到九点三十五左右你们三个经过那个鳄鱼池,然后在鳄鱼池那里停留了一会,十分钟之后那个饲养员去鳄鱼池的时候就被咬死了,如果找不出其他的证据,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是你们三个动了手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