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失踪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030字
  • 2022-05-25 20:00:10

我见到郭京平安,也想搞明白这个事情,就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郭京听到我说他隔壁床的病人说他是跟朱正出去了,一张嘴顿时完成了一个O字,“怎么可能,我只不过跟他们说我出去一下,没有说我跟朱正出去了啊!”

“会不会是你自己说过了,但是又忘记了?”王峰看着郭京一脸的诧异,脸上写着大大的怀疑两个字。

“怎么可能,我年纪轻轻的,自己说过的话怎么会忘记,再说了,跟朱正一起出去这种话也不可信啊,朱正不是在队里拘留吗?我怎么可能跟他出去?”郭京为自己辩驳着。

“可是,你病房的人,更不可能撒谎啊,他根本不知道朱正是谁啊?”我也帮忙着分析。

“什么乱七八糟的,真是见了鬼了!”郭京似乎被我们弄得烦了,二话不说拎起袋子准备回自己的病房,一边走着,一边喃喃自语,“我去问问那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峰看着郭京离开,并没有阻止他,我有些奇怪,心中总感觉不是很踏实,“他这样去问,没问题吗?”

“没事。不要担心!”王峰沉着脸色说,“他肯定是问不出什么东西来的。”

我没有说话,目光还在门口那处停留,脑袋有些空空的。

这些事情,总是感觉让我心里不踏实,好像自己所见所说,都是虚幻的,就像在---做梦。

王峰看着我有些恍惚的样子,迟疑了一下抓起了我的手。

手掌突然被一种陌生的温暖包裹,我下意识微微一颤,王峰握着我的手松了一些,不过他看到我并没有抽离的打算,便重新握紧了我的手掌,“既然我们已经决定要去了,就不要管这些事情了,我回去准备一下东西,顺便去请示一辆车子过来,那村子离这里也是有段路的,总不能走着去。”

王峰说话的口气,依旧是一如既往的沉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的话,似乎变得比之前更加的厚重。我静静看着他握着我的手,心中一种异样的情愫渐渐盈满了我的胸腔。

之后,王峰陪着我又说了一些话,直到队里派人过来,他才站起身告辞,我送他到门口,看着他在电梯口消失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自己的房间里坐不住,我又去找了郭京。

郭京坐在自己的床上,身子朝着他的隔壁床的男人,两个人似乎在争着什么。

我知道郭京在问隔壁床的关于之前他告诉我们的话,心中好奇,便走上前去听着两个人的话。

男人似乎很肯定之前自己说的话,一口咬定郭京之前出去的时候确实跟他说了那样的话,还拉着房间里另外一张床的人一起作证,郭京一开始不相信,但是听到两个人都异口同声,底气便慢慢没了。

我看着郭京沉默,不由走上前去,那隔壁床的男人看到我来了,目光转向了我,“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我好心告诉你们他的去向,他现在竟然还来质问我,说我为什么要对你撒谎!”

我见那男人也是一副不可理解的模样,想着这之间发生的事情也不能轻易为外人道,便应了句“也许是他之前自己说过的话不记得了吧。”草草结束了这个话题。

郭京还想问些什么,看到我使劲给他使眼色,便很知趣地闭了嘴。

心中还有些疑问,在病房里不方便说,我便找了个借口回去,郭京很快领会到了我的意图,匆匆跟着我出了门。

两个人也没有地方好去,就只能回到我的单人病房,在房中,我们两个对之前发生的事情细细想了一遍,却发现根本没有头绪,只能作罢,只不过,我的心中一直有很不好的念头,总觉得这个事情很奇怪。

我明明见过朱正,但是在监控中却根本没有发现朱正出现过。

而郭京,他本人一直强调自己没有说够那样的话,但是同病房的却一口咬定他说了那些话。

两件事情联系起来,我的心陡然一沉。

也许,郭京跟我一样,被人用一种不知名的手段催眠了,可是,催眠不是应该有什么媒介之类的吗,我的倒还有些可能,是之前去凯旋小区的时候中招了,可是郭京呢,郭京为什么会被卷进来?难道一个催眠高手可以随便就催眠任何一个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不是太可怕了。

为了不让郭京有压力,我把自己的猜测咽下了肚子,正打算转移话题聊聊我们去彼岸村的行程,门外又传来一阵敲门声。

郭京很勤快地主动去开了房门,房门外,站着一个护士。

“请问,你是那个402病房病人的朋友吗?”

402,那是小花和小美的病房,我有些莫名,下意识站起身走上前去,“我是,请问有什么事情?”

“哦,也没有什么事情,她们两个本人今天要出院的,医院的手续都给她们办好了,她们却一直没有来确认,去了病房也没有找到人,打手机也不通,所以来问问你是不是知道她们去哪里了?”

病房没人,电话不通?我心中没来由一阵慌张,也不管护士还站在门口,拔腿就往402病房跑去。郭京见我火急火燎的,只能跟护士笑笑,快步跟上了我。

402病房是一间双人病房,我走进房间,发现房中果然是空无一人,心中那份担忧没来由地弥漫开来。

郭京跟在我后头晚一步进门,看到我有些愣愣的,便轻轻碰了碰我的胳膊,“试试再给她们打个电话。”

我蓦然间回过神来,赶忙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手机,正要拨号码的时候,冷不防看到了手机屏幕上显示了一个未读的消息,而消息的署名,是那个再也熟悉不过的名字。

张晓霞。

看着屏幕上的那三个字,我的目光陡然间收紧。颤抖着双手,我点开了那条消息。

那则消息,并没有什么文字,而是一张照片,目光在触及到那张照片的时候,我浑身一震,手机一时拿捏不住,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