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再被催眠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013字
  • 2022-05-22 13:37:54

“之前不是王队说你在队里有事情处理一时之间过不来,让我们先好好保护阿飞吗?”小美听到王峰的问话,有些不明所以。

“不对,那消息不是王队发的,也许-----”看着王峰一脸莫名的神色,我脑子里有个念头渐渐清晰起来。

之前朱正说不会让我离开,我正纳闷他一个“逃犯”有什么能力可以阻止我,现在想想,他这是利用了小花和小美,通过一个假消息,让她们两个以保护我为名,达到他阻止我离开的目的。

王峰见我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凭着多年警察的敏锐度,也立刻领会了我话里有话。

“你觉得不是我发的,应该是谁发的?”

“我,我觉得是-----”我之前隐瞒了朱正来过的消息,现在又怎么敢说出来。

“灵飞,我希望你明白,这件事情可能会牵扯到郭京的安全,如果你知道什么,还是尽早告诉我,我也好早点去部署找人。”

“那,我说了,你别生气!”我看着王峰严肃的模样,心里没来由慌了一下。

“你说,我不生气。”王峰的语气柔和起来,似乎感觉到了我心里的畏怯。

“那个,那个朱正,上午来找过我!”

“你说什么?”房间里的三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我,我之前不说是怕你们担心我,放心,朱正来了之后没有对我怎么样,他只是过来说让我不要离开这里,就这些,真的。”我一直强调着朱正对我并没有恶意,想缓解我隐瞒这件事情给大家带来的不安。

“你真的,见过朱正?”王峰的神色中,突然多了一层凛冽,“可是,我来之前还跟朱正见过,他正在刑侦队的羁押房,怎么可能出来见你?”

“你说什么?”这一次,是我惊讶了。朱正明明白白来过我的房间,还威胁我不能离开这里,他怎么可能还在刑侦队里!

看着我眼中的惊诧,王峰没有说话,他站起身拿出手机给队里打了个电话,我们几个都知道王峰的意思,屋子里很安静,大家都在屏息听着王峰核实朱正是否还在刑侦队。

很不幸的,王峰的电话很快就挂断了,我们也清晰地听到了话筒里传出来的声音,“王队放心,我们都看着他,他现在很安静地坐着。”

怎么可能,朱正明明---我听着话筒那边的声音,心乱如麻。

“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两个朱正,我们调查过朱正的底细,他是独生子,不可能有双胞胎。”王峰看着我眉间拧成了一股麻,走上前安慰我,“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你先别担心,如果朱正来过,就一定会留下痕迹,你再仔细想想,当时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没有啊?”我抓着脑袋想了半天没想出什么来。

“还有一个办法,我现在带你去查一下医院的监控,看看来的到底是不是朱正。”

对了,可以查监控!王峰提醒了我,我当即站起身跟着他去了医院的安保室。

到了医院的保卫科,王峰出示了自己的证件,让医院把昨天和今天两天的视频监控都调了出来,然后按照我之前所记的时间细细查看了一番。

可是,让人意外的是,我们在监控画面里,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

两天里,在病房附近,都没有出现过长得类似朱正的人,昨天我碰见朱正的时间段里,视频也显示没有人进过我的房间,倒是我,打开房间探头探脑的模样被拍了下来。而今天,在郭京病房门口,也没有发现“朱正”,从头到尾,郭京都只是一个人进出,去了我的病房后就直接离开了医院。

看着大屏幕上的画面,我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在那一刻,我有一个更不好的念头渐渐在我头脑中乍现。

没有所谓的朱正,一切似乎都只是我们的幻觉,而这种幻觉,让我马上跟两个字联系了起来。

催眠。

王峰看着我的模样,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拉着我的手回到了病房,小花和小美本来想跟来的,但是王峰说有公事要跟我讲,小花和小美也就知趣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病房里,王峰站在那里沉默了几分钟之后,突然追问起之前我去凯旋门的事情,他问我之前被朱正引导着去了凯旋门小区,然后在那个莫须有的房间里看到了张晓霞发给我的视频,之后朱正就去了刑侦队自首,对于这个事情,我有没有觉得哪里奇怪的?

王峰没有明说他问这个问题的意图,但是我从他有些求证的目光中看出,这个问题,应该与我看到“朱正”的事情有关。

细细想了想之前发生的事情,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很奇怪,如果朱正引我去凯旋门小区仅仅只是为了让自己看到那段视频的话,那么根本不需要那样复杂,之前张晓霞一直在与自己用短信联系,她只要通过手机发这段视频就可以了,何必要干冒风险把自己从医院里引出去?

我把自己之前的疑惑跟王峰说了,王峰沉着脸色点了点头,然后又是抬起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着我。

我看着王峰的表情,知道他必然是想到了什么,但是在犹豫要不要告诉我。

心中一急,正想要问些什么的时候,脑海中猛然间轰然一下。

对了,我怎么这么笨,之前王峰说过,因为那次车祸,我脑海中被人植入的意识引导已经消失,也就是说我的催眠被解除了,他们要对我进行控制,必然还是要找另外的办法将我再次催眠。只不过自己一直在医院里,受到很好的保护,手机也因为经过刑侦队的技术加持,也不能轻易植入病毒,所以他们才会把我从医院里引出去,然后在外面下手。

至于他们到底通过什么手段又夺得了对我意识的控制权,我至今还没有头绪,也许是房间号,也许是朱正带着我的时候下手的,又或者,那段视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