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新闻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155字
  • 2022-02-28 20:00:35

一楼大厅的门被打开了,有一个中年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女饲养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我还在那里呆站着,直到中年男子走进电梯看到我们三个依旧站在外面,好奇地问我们为什么不进电梯。

我好不容易回过了神,看到小美和小花都看着我,只能不自在地扯起一个笑容,拉着她们两个进了电梯。

“阿飞,你是不是刚才被吓到了?没事啊,那不是商场的那个女饲养员吗?没什么好害怕的。”电梯里,我一直没有说话,脑海中还在转着之前看到的场景,小花看到我这个样子,以为我之前被吓着了,开口安慰我。

“难怪阿飞会吓到,我也差点吓死了,-2楼啊,我们这边怎么会有-2楼啊,我还以为地底下阴灵索命呢!”小美似乎也有点心有余悸。

“是啊,我之前也有点怕呢,所幸没事。”小花抬头看看电梯正在往上走的数字,语气中也有着一丝颤抖。

中年男子听着我们的话,又看到我们三个似乎都很害怕的样子,终于忍耐不住,好奇问道,“你们遇见什么事情了?”

“我们刚才,电梯,去了—2楼---”面对中年男子的询问,小美抢先开了口,有些语无伦次。

“—2楼?”中年男子奇怪道,“你们去了--2楼?”

“倒也不能说我们去了-2楼,我们只是看到有人从-2楼上来,你也知道的,我们这里的地下室就到一层,没有二层的,所以感觉有点慎得慌。”小花解释道。

“啊,你们就是因为这个害怕的?”中年男子看着我们,哈哈笑了起来。

听着那人的笑声,我的神思慢慢转了回来,目光看向那个男人。难道,他知道什么原因吗?

看着我们几个有些奇怪地打量着他,那中年男子哈哈笑道,“你们不知道我们这幢楼的电梯经常出事故吗?当然也不是电梯出事故拉,是电梯的显示屏,经常乱跳的,有时候电梯到了一楼,显示还在三楼,有时候电梯在十八楼的时候还会很诡异的显示—18楼呢,你们看到—2楼,是小儿科拉!”

“还有这种事情?”看着中年男子脸上的笑意,我们那高悬的心终于落下了。

“显示屏估计是短路了,我们跟物业反映了好几次了,物业只说来检修检修,却一直没来,估计这显示屏乱跳不影响电梯运行,所以他们才会一直拖着不来修理吧。”

中年男子说着话的时候,电梯门再次打开了,看着中年男子笑嘻嘻走出门,我们为刚才的那副模样不由惭愧了一番。

惭愧到最后,我们的矛头便指向了小花。

“你自己的家,你怎么不知道电梯的显示屏坏了,吓死我们了!”

“我怎么知道,我每次坐都好好的。谁知道它显示屏会坏啊!”

“不用说了,今晚的夜宵你请,就当做我们的精神损失费了!”小美立刻将话题带回。

“我请就我请!”小花似乎对自己不知道电梯显示屏出故障的事情有所愧疚,所以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我听着两个人说着话,目光却盯在电梯的楼层显示上,方才好不容易下去的那份不安感重新弥漫开来。

电梯的诡异可以说是显示屏的故障,但是我看到那个女饲养员的事情怎么解释,她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又是我的幻觉?这接二连三的幻觉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以前没有出现,最近出现地这么频繁,难道真的仅仅是因为我熬夜,精神不好?

不,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联系,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而已。

我脑海里转着无数的念头,可惜这些念头很混乱,我根本没有办法去理清,看着小美和小花已经走出电梯往房间走去,我赶忙甩甩头,努力摆脱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跟着前面两个还在斗嘴的女人进了家门。

酒足饭饱,我和小美都留宿在了小花的家中,三个人打横着挤在一张床上,然后便都呼呼大睡。

第二日一早,三个人睡眼惺忪排队去洗漱,我的动作向来比较快,便第一个占据了卫生间,外头,小美和小花两个人斜歪着身子躺在床上刷手机。

“啊!”

我刚挤了牙膏准备往嘴里塞,冷不防卧室那边,小美同学大声惊叫起来。“大清早的,吓人啊!”我知道小美的个性,天生胆小,家里看见个蟑螂都能咋呼半天,是以对于她的尖叫我早已习以为常。将牙刷塞进嘴里,我照常对着镜子吐着泡沫。

“阿飞啊,你快过来看看!”这一次,是小花的声音。

这两个人怎么了?一前一后的,到底发生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了。我吐掉嘴里的泡沫,随手扯下边上的毛巾,一边擦一边走了过去。

“发生什么事情了。”看着两个人已经一脸紧张地坐在床上对着手机屏幕,我的心倒是没来由咯噔了一下。

“那个,那个,死了!”

“什么那个这个的,谁死了?”我看到小花同学也是难得地一脸惊恐,好奇地走上前去。

手机屏幕上,正显示着一条新闻。

金安城突发鳄鱼伤人事故,一名女饲养员昨夜在巡查的时候被鳄鱼咬死。

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哆嗦了一下,随后一把抢过小花手中的手机,拿起来细细看起来。

新闻里说的不是很详细,只是说饲养员晚上关门的时候按照惯例去巡视鳄鱼池,却不知道铁笼子什么时候破了一个洞,饲养员把头伸进去,随后被鳄鱼一口咬死了。

女饲养员,把头伸进铁笼子,被鳄鱼咬死?

这熟悉的画面,难道?

我之前的不是幻觉?可是,我们在鳄鱼池的时候,那个女饲养员应该还没死吧。那我看到的,又是什么?

金安城接二连三出事,很快便挂上了停业整顿的牌子,我们三个除了为金安城发生的不幸表示惋惜之外,更多的是对那天晚上在电梯里碰见了女饲养员的事情心神不定。

按照警方的通报称,人们发现女饲养员被咬死的时间,大约在晚上九点四十五分左右的时间。而恰恰是这个通报的时间,让我们三个的心中不免胆寒。

我们九点半从火锅店出来,慢吞吞晃到隔壁的小区,进入小花家的大楼,约莫着也是九点四十五,如果警察通报中的时间没有错的话,那个时间,女饲养员应该已经在金安城被鳄鱼咬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