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奇怪的照片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079字
  • 2022-05-15 20:00:25

郭京看着我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书上,立刻烫手般合上了书页,随后朝着我露出一张笑脸,“灵飞小姐找我有事!”

“你刚才在看什么?”我的脑海中,还闪现着他书中纸张上的字。

“啊?没有啊,就看一些破案的书啊!”郭京将书放到另外一边的床头,挤着笑脸看着我。

“我分明看到上面的字了!”我看着郭京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微微皱眉。

郭京见我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样,无奈,只能将书中的那页纸张抽出来,递给了我。

我接过纸张一看,发现那纸张似乎是从一本杂志上撕下来的,里面的内容说的是彼岸那个村子的旅游资源开发的事情。

通篇看了一遍,我发现纸张上的只不过是一些官方的套话,讲述了当地的政府和爱心人士是如何发现资源,如何投入巨资将昔日的一个偏僻小乡村打造成旅游之乡的。整个纸张上的文字不少,但是大部分都是一些歌功颂德的话,实在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这种报告你看来做什么。”我很奇怪地重新将纸张上的字前前后后看了一遍。

“不要看字,看照片!”郭京压低了声音神情凝重地看着我。

照片?

我有些奇怪地将纸张凑到自己眼前,去找郭京所说的照片。

整个页面除了文字便只有一副照片,那是彼岸村开发旅游资源开工剪彩的照片。照片上是剪彩的画面,一排领导身穿西装,一群礼仪手捧彩带,还有几台挖机高高扬起着机械臂。

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啊,我有些纳闷地正要将纸张还给死城,蓦然间,目光却定格在照片的最右端上方处。

剪彩仪式的地点在一片树林前,照片的右端上方正是那片树林,郁郁葱葱的古树枝叶繁茂枝桠横生。

本来是一张再也正常不过的照片,细细看去,却让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枝叶之间,赫然映着一个人脸。

人脸的五官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分明能看到是一张女人的脸,让人不寒而栗的是,那张人脸上的那双眼睛。

那双眼睛看起来空洞无物,就如两口深不见底的枯井,散发着一种让人窒息的阴冷气息。

就如拿到了一个烫手山芋,我下意识将手中的那张纸重新丢回给郭京。

郭京看着我的模样,眉间一皱,侧头朝着隔壁床的人看了看,发现他正在与陪着他的人说话,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这才松了口气,轻声道。

“这里是医院,你不要一惊一乍的。”

我凛凛心神,也意识到自己之前有些失态了,为了挽回面子,只能耸耸肩,“这照片拍的不清不楚的,也不能说明什么原因吧。”

“一张照片当然不能说明什么了,但是如果跟一系列的事情联系起来,那就不得不需要好好研究一下了。”

“还有什么一系列的事情?”我听到郭京话里有话,立刻好奇地问道。

郭京见我急躁的样子,倒反而端起来,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过来问我来找他做什么。

我愣了愣,见郭京似乎有意在回避我的问题,也不做隐瞒,将自己来找他的目的说了出来,当然,我没有说具体的细节,只说张晓霞让我去彼岸村,说那里有我们要找的真相。

郭京静静听着,为了不引起必要的麻烦,我说话的时候声音很轻,但是很明显,他都听明白了,对于我的“邀请”郭京没有当下就给我答复,只是说他要考虑一下。

说是考虑,但是我知道,郭京一定会答应的,就冲着他对这些诡异事件的热衷程度,还有,关于十年前的事情,他分明是知道些什么,而且,我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感觉他让我看这张照片并不是无意的,而是有意为之,至于为什么,我却说不出来。

反正,自己对于他,还是多抱一个心眼吧。

离开病房的时候,我征得郭京的同意将他手中的那张纸张要了过来,说是再好好看一下,郭京也不推脱,而是很爽快地给了我。

回到了病房,我坐到床上深吸一口气展开了那张纸。

之前因为是猛然间发现了那张人脸,下意识地心中便有些慌乱,现在冷静下来,我再次将那篇报道看了一遍。

依旧还是那些内容,这一次,我却是逐字逐句地研究。

报道中说,彼岸村因为地处偏远,村中人赖以生存的不过是山间的田地,所以家家都不怎么富裕,只是勉强度日,后来通了公共交通,村中便有年轻的人开始尝试着走出去找工作了,一来二去的,村里便都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了。当地的政府看到了彼岸村的贫穷,扶贫的工作组到彼岸村,发现村子里的风光十分独特,民风也保留着之前的淳朴,想着最近乡村旅游正火爆,便着手开始对彼岸村进行改造。

要打造成旅游地,自然需要很多的配套,所以很快,彼岸村便建起了一座座建筑物,当然为了不破坏彼岸村整体的形象,这些建筑物也只是一两层的高度。这些新建的,很多都是原来的农房改造,将原先只住人的房子改造成餐饮住宿一条龙。报道中提及,改造完成后的彼岸村,已经成为一个远近闻名的旅游景点。

细细研看了手头上的报道,我一个人坐在床上发了很久的呆,文字上实在是看不出什么来,我的目光便重新落到了那张照片上。

照片上之前还有些隐隐约约的人脸,如今在我的面前越来越清晰---

奇怪,这照片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我呆呆地看着那张人脸,很快,我的脸色突变。

那人,那人的面目,不就是我之前在屏幕上所见的那个女人张晓霞吗?

奇怪,她怎么会出现在这张照片上?难道,她也是彼岸村的人?

不对,之前王峰说过,张晓霞十年前就死了,可是这篇报道。

我心中一凛,忐忑不安地移动着自己的目光去寻找报道的时间。

2013年七月。

现在是2022年,如果王峰说的没错,张晓霞应该在2012年就死了,为什么在2013年的报道上还能够看见她?

死人---竟然出现在照片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