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案件重组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638字
  • 2022-05-09 20:00:27

小花见我的模样,立刻警觉起来,“阿飞,你昨晚上不会也去了那个房间吧。”

对于小花的问题我不置可否,只是细细思索着昨晚发生的事情,我应该记得没错,我去的,应该就是那个1404房间,可是在房间里,我没有玩什么游戏啊,只不过那个张晓霞在视频里吓唬了我一下而已。可是,朱正为什么要带我去那个房间,是刻意为之还是无意巧合?难道,这之前发生的事情还跟那个传说有关?

小花见我没反应,以为我吓到了,连忙安慰我,“阿飞,没事没事,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无论哪里都有,只不过一个传说故事吗,不要太在意。”

“可是,小花你忘记了,如果王队说的没错,我们被牵扯进这些案子里,就是因为之前听了一个故事啊!”小美一边搓着自己的胳膊,一边纠正小花。

“我同意你的看法。”郭京接着小美的话说道。

我有些奇怪郭京的说法,抬头看他,却看到他此刻站在小花的身边,目光愣愣注视着我,脸色也是异常的凝重,“很多时候,我们所谓的故事都是真实发生的,只不过因为一些外在的原因,这些真相没有被揭露出来,而是通过一种传说和故事的方法告知世人。”

真相?揭露?故事?

郭京话里有话,我很容易就将他的话跟他之前作为死城在十年前那些意外事件中的反应联系了起来,难道,郭京真的知道关于十年前旧案的事情?

“死城,你取个这个瘆人的网名,说出话来也这么神秘兮兮的?”小花仰头看着郭京,看着他深邃的眸子里多了一层迷雾。

“郭京,你-----”

我正要开口问些什么,门外又传来一阵敲门声。

“灵飞,你在吗?”

我注视着郭京的目光胶着了一会,终究还是移了开去,朝着门外回答,“是王队吗?我在。”

我的话音刚落,小美就已经急不可耐地去开了门,门外,果然是王峰站在外面,此刻,他的手上拎着两个袋子,看起来都是些吃的。看到房间里有这么多人,王峰的眉头下意识皱了皱,尤其是看到郭京也在我的房间里,他的脸上,很明显就堆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来。

“王队你来就来,带什么东西嘛。”小美一把接过王峰手里的袋子,大咧咧地拎进来放到我的床头,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是一堆零食。

“我们王队果然是聪明啊,就知道我们阿飞需要什么,她这个吃货,折腾这么久肯定没有好好吃东西。”小美一边从袋子里掏出东西往我手里塞,一边撕开了一包小零食的口袋,然后熟络地分给小花和郭京。

王峰看着小美这样自然的借花献佛,之前脸上的不快倒是一扫而空,只是经过郭京身边的时候,还是不着痕迹地瞥了他一眼。

郭京也是个有脾气的,看到王峰进来,嘴角微微一扯,“既然王队来了,我们这些不受欢迎的就先走了。”

“算你有自知之明。”见到郭京要走,王峰丝毫没有留他的意思。

郭京倒也不恼,而是歪着脑袋看了一眼小花,“你还不走,当电灯泡呐!”

郭京这没来由的一句话让小花有些发征,等到她看到王峰已经站在我的床边关切地询问我的时候,她才一拍脑袋,然后拉扯着还在零食袋里找东西的小美跟着郭京出去了。

我看着他们三个急吼吼地离开,有些尴尬地看着王峰,王峰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坐到我的床边给我剥起了橘子。

“朱正他---”我看着王峰埋头剥橘子,没有要跟我说话的意思,终于还是忍不住先开口问他。

昨天晚上经历了那一番之后,王峰就回了队里,这期间,他一直没有打电话给我,对于昨晚的事情,还有朱正被抓的事情,我都想知道后续。

王峰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目光中泛起一丝涟漪,只不过很快便消失了。

“你到底怎么了,是有什么事情不能告诉我吗?”我看王峰总是这样犹犹豫豫的,有些着急。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或者,又发生了命案?还是—-朱正?

脑海中一团乱七八糟的,王峰的支支吾吾让我这个本就没有多少安全感的人开始想各种不好的念头,所幸,在我开始脑补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前,王峰开口了。

“其实,不是什么坏事,是好事,之前发生的案子,都已经查清楚了。”

“都,查清了?”听到王峰的话,我蓦然一惊。

虽然之前陆陆续续有了一些线索,但是好多线索都没有很好的穿插起来,有些信息的调查也还需要事件去确认,可是现在,就过了一个晚上的事件,所有的案子都查清楚了?

王峰知道我的疑惑,他把手中剥好的橘子递给我,然后捋了捋自己的衣服,跟我讲了把朱正带回刑侦队之后的事情。

昨晚朱正很配合地回到了局里,在审讯室里,还没有等调查员开口,朱正已经将之前发生的案子一五一十地都说了。

第一个关于金安城维修主管的案子,实际情况是朱正提前通过技术手段黑进了维修主管的手机,给他发送了一些引导性的信息,不断刺激他的大脑,侵入了他的意识,然后在中元节那天,朱正给维修主管打了一个电话,说那个电箱之中有他十年前犯案的证据,引导维修主管去打开电箱,而朱正则与张晓霞一起,提前将一个带金属线的风筝挂在了电箱旁边,因为金安城是个商业中心,上空飘一个风筝根本没有人会注意,而中元节那天,是个雷暴天气,朱正正是利用了当时的气候条件才促成了这个案子。不过朱正也说了,雷电不是他们能够随意控制的,当时已经想好了第二个方案,那个电箱提前被动了手脚,如果雷电没有劈中那个电箱,朱正就会不间断发消息给维修主管拖延时间,然后由张晓霞制造电箱短路的事故。

第二个死者,其实之前刑侦队已经查清楚了,她并不是白天鳄鱼表演的饲养员,真正的饲养员是张晓霞,张晓霞在鳄鱼表演结束的时候,趁着商场人多的时候,借着检查鳄鱼池的幌子弄坏了铁笼的一角,然后再伪装成完好无损的样子,晚上快关门的时候,朱正如法炮制,用十年前动物园的事件做要挟,引导死者去鳄鱼池通过那个破损的洞寻找线索,鳄鱼看到有人从笼子里探进头来,以为是要攻击它,出于动物本能,咬死了死者。也正是因为死者被咬的面目全非,所以之前大家一直以为死的是张晓霞。

第三个案子,第四个案子,第五个案子,发生的差不多,都是通过事先植入意识控制的媒介,然后引导死者按照张晓霞的意愿去自杀而已,只是最后那个警察,因为参与过案子调查,所以提前发现了这些案子与之前意外事故的联系,他主动联系了张晓霞,说他之前做的错事是身不由己,希望张晓霞可以放过他,张晓霞说五起案子已经开始了,没有做完最后一起是不能结束的,那个警察便主动说可以帮她结束所有的案子,那个坠楼的警察就是他推下去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外人觉得五起案子全部结束了,让警方放松警惕。之后那名警察在朱正的授意下,给我们几个送了掺着药的食物,主要目标就是我,因为怕案子结束之后,我的那些不知来源的幻觉会坏事。而当时真正影响我的意识对我下手的,是朱正,除了在刑侦队宿舍的那次,之后刑侦队外的车祸也是朱正通过控制意识影响了我,引导我跑向车祸现场。而那个警察,张晓霞最终也没有放过他,他还是死在了原先就安排好的计划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