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鳄鱼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1802字
  • 2022-05-12 16:29:30

金安城再次出事的时候,我们三个正在愉快的周末中,那一天,我们约在金安城的“水中捞月”火锅店。

金安城一楼大厅内,那天正在举办一个叫做“鳄鱼来了”的活动,主办方为了吸引人气,在大厅中放置了一个水池,水池中,养着四五条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鳄鱼,鳄鱼被围在高高的铁丝网里,而在一侧的水池边,有一个表演平台,其中有一条鳄鱼正趴在表演平台上,几个饲养员正在那里表演鳄鱼与人的互动。

我们经过的时候,看到一名女饲养员正在扳开鳄鱼的嘴,女饲养员一身蓝色工作服,手腕上还戴着一只成色不错的玉镯,板着鳄鱼的双臂与鳄鱼魁梧的身躯相比,显得更为纤细柔弱,此刻,她正将自己的头往鳄鱼的嘴里送。场面看起来尤为惊险,惹得周围的看众一阵阵惊呼。

这种表演能虽然在动物园十分常见,但是在一个商业广场中上演倒并不常见,所以我也饶有兴致地停下脚步观望,那名女饲养员将自己的头塞到鳄鱼的嘴里足足有一分钟,随后才优雅地结束表演,引来了阵阵掌声。

“这人胆子真是大啊。”小美站在我身边使劲鼓掌。

“为什么要表演这种节目,用动物来赚钱,有没有考虑过动物的感受!”与小美不一样,小花一向不喜欢这种用动物来表演的噱头,她是个艺术家,也是一个忠实的动物保护着,海洋世界那种动物表演也是她不能忍受的,为了让我们感同身受,她还经常会收集一些关于动物表演如何遏制动物天性,伤害动物的资料给我们看,可是,就算我们真的感同身受了,却还是无法去避免看到一些类似的动物表演。

我知道小花不舒服,只能拉着小美一起离开,可是小美却似乎还是颇有感触,她直接忽略了小花的话,还在探讨刚刚那个女饲养员的表现,“这种活,一般人可表演不来,这估计是练了许久了,那条鳄鱼也肯定是她养的,他们天天在一起,所以很熟悉了,建立了感情,自然也就不会去伤害他们的。”小美煞有介事地分析,一边吸着凉气,“不过我还是感觉有点恐怖,那是鳄鱼的嘴啊!”

“是啊,凡事都有意外啊,之前新闻上,动物咬死自己的饲养员的新闻也很多啊。”我想着之前看到的那个女饲养员,总感觉那张脸我似乎也见过。

怎么自己最近老是好像看谁都熟悉?我想起之前看到那个维修工的照片,也觉得有些熟悉,但是完全想不起来哪里见过,这次的女饲养员也一样。

想着自己平日里就有个毛病,见过一面的人都会记住,但是就是记不住哪里见过,他是谁,所以搞得自己经常看到熟人又不知道如何称呼,只能尴尬地笑笑,说声你好你好就走。这一次,估计也是同样的毛病。

先不管自己到底哪里见到的她,此刻的我,突然很想去看看那些鳄鱼。

一边走着,一边回头去看那个池子里的鳄鱼,我的目光对上了那些鳄鱼的眼睛。

池子里的鳄鱼个头都蛮大的,此刻正半浮半沉地趴着,两只鳄鱼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人,看到我心里有点发毛。

“好了好了,走快点,这种表演有啥好说的,再不去,火锅店排队都排不上了。”小花本来就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见我们两个一直说不停,立刻拉着我们加快脚步往楼上走去。

三个人来到火锅店,火锅店门口此刻正人山人海,本想着换一家,无奈火锅店服务太好,给我们准备了棋盘小吃和茶水,让我们盛情难却,还是留下来等位置。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我们终于等到了位置,三个人冲进店里,疯狂地点了一堆吃食,然后一番大快朵颐之后,我们摸着肚子从火锅店走出来,本来还想去逛逛消消食,但是看了下表,时间在九点半了,因为金安城十点钟就关门了,所以很多商家都已经准备打烊,商场内的人流也已经少了很多,无奈,我们只能回家,打算在小区里溜达几圈就算了。

离开商场的路上,我们再次经过了那个鳄鱼池,表演场地早就没有了人,高高的铁丝网内,那池中还趴着四五条鳄鱼,一动不动。

“这鳄鱼不会昏迷了吧,从刚才开始就几乎没有见它们动过。”小美打趣道。

“都训练过了的原因吧。”我左右看看,发现四周也没有什么人,纳闷道,“难道这鳄鱼不运走吗?”

“估计这几天还得表演吧。”小美小心翼翼凑着脑袋看向池子,看到那些褐色的鳄鱼闭着嘴趴在那里还是皱皱眉头将头缩了回来。

“总感觉这样不安全。”我看着池中的几个家伙,之前在星巴克店里的那种奇怪的感觉又爬了上来。

“这么高的铁丝网呢,有什么不安全的,除非有人不要命了剪断铁丝网自己爬进去了。”小美倒是表现的很乐观。

我没有说什么,目光在池子里的鳄鱼身上定格,那几条鳄鱼依旧静静地趴在那里,好像都睡着了。我正想凑近点看,蓦然间,我发现池子里的一条鳄鱼猛然间睁开双眼,然后瞬间抬起那只布满斑驳的头,挺着粗糙瘆人的身子朝着铁笼子外的我扑了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