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血色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305字
  • 2022-05-12 16:45:38

“我们安装了,但是对方是专业黑客,我们的保护软件对他不起作用,如果要安装防护程度更高级,我们要向省厅申请专家过来。”技术部的队员听到王峰的训话,有些委屈。

我看着技术部的队员此刻也是两眼红血丝满布,心下不忍,便站起身从他手中接过手机,“查不到也没事,线索总会有的,我现在呆在刑侦队里,也足够安全的。”

我这和事老的口气王峰自然是明白了,见到我打圆场,他也不再说什么了,那技术部的队员看到王峰不说话,趁机便回去了。

“王队,没事的,我相信案子应该很快就可以破了。”我见王峰似乎有些生气,开口说道。

王峰的脸上依旧冷冷的,他看着我许久,终究还是叹了口气,“那只能先这样了,有新的消息,我再来通知你。”

“恩,那我先回去了。”我看着王峰似乎还是不能释怀的样子,又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他,只能先回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内,小花和小美还没有睡,看到我回来,立刻上来问案子有没有新的进展,我摇摇头,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她们两个看到我这样,倒是淡定地拍拍我,说没事没事,相信人民警察。

这两个人变脸比翻书还快的行径我已经见识过了,当下也没说什么,三个人便互相张罗着洗漱睡觉了。

睡觉前,有一个年轻的刑警敲门,我打开门,发现他手上正拎着三个袋子。刑警一脸笑盈盈地说王队吩咐他给我们送夜宵,还在我们面前高高举起了袋子。拎着袋子的手腕处,一条颇为精致的玉手链映着他颇年轻的脸,让我也瞬间开心起来,连忙跟他说谢谢。那刑警倒是亲力亲为,进门将我们三个请到桌边,然后郑重其事地给我们三个面前各放了一袋吃的,这才关上门离开。我看着热情高涨的小刑警,有点小温暖,看到小花和小美已经打开袋子吃起来,我也便埋头加入了行列。

吃饱喝足,我们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各自回床上睡觉。

躺到床上,我努力闭着眼睛让自己尽快进入睡眠状态,可是脑子里的事情实在太多,之前发生的一切像放电影一样又重新在我脑海里闪烁。在床上翻来覆去很久,我始终睡不着。

从床上坐起身,我想找小花和小美聊聊天,却发现她们两个已经微微打起呼噜,不免心生羡慕,发生了这么多事,她们竟然这么快睡着了,还睡得如此香甜,而我,似乎一点睡意都没有。

强迫自己在床上躺了很久,却依旧还是睡不着,我干脆起身,轻手轻脚去开了门打算找王峰。

打开门,发现之前守在门口的两名女警已经不见了,估摸着是回去休息了吧,我心里想着。正想去找王峰聊聊天,走廊那头,朱正正从一个房间里出来,看到我开门探着头,便问我有什么事情。

我实话实说,想去找王峰,朱正一脸为难,说王峰接到个什么电话出去办事了,有什么事情可以交待他去做,我急忙摆手,说没事,就问问案子的事情。朱正看着我笑了笑,走到我身边说会帮我传话,等王峰回来就告诉他我去找过他。

许是夜深了,朱正讲话的时候声音压得低低的,温柔的语气,似乎让我连之前一直没有的困意都浮上来,我对着他连连点头,说了声麻烦了就重新关上了门,蹑手蹑脚地准备爬回自己的床。

只不过,在上床的那一刻,我听到房间里传来滴答滴答的流水声。

循着那声音找过去,我发现那声音是从进门处的卫生间传出来的。

许是之前自己的房子里出了那样的事情,如今我听到洗手间里有流水的声音,下意识地紧张起来。

水声不大,却是一直持续不断,我站在自己的床边,开始盘算要不要去关上水龙头,去关吧,心里总有些莫名的恐惧感,不关吧,鉴于自己晚上有轻微响动就睡不着的矫情劲,我这一晚上就不用睡了。

算了,去关吧,不要胡思乱想了,最终我还是说服了自己。

我走到卫生间的门前,右手微微抬起抓住了门把手,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紧紧闭上了眼,与此同时,我的手快速地将卫生间的门拉开。

水流的声音,瞬间充斥我的双耳,一股潮气扑面而来,我定了定神,让自己的身躯靠在门边,做好一个随时逃离的准备,然后微微睁开了双眼。

卫生间很安静,洗脸盆上的水龙头似乎没有拧紧,一股不小的水流一直往下淌着,不过洗脸盆的塞子被拔掉了,所以洗脸盆里此刻也没有多少储水。

我的目光在狭小的卫生间走了一遍,随后才放心地睁开双眼。

又细细看了一遍,我终于确定卫生间没有任何的异样,心中暗自为自己的小题大做羞愧一番,我走上前去准备拧紧水龙头。

右手搭上水龙头,我却突然发现那龙头似乎有些不对劲,龙头似乎坏了,任我用尽了力气却还是拧不上。

猫下身子看了看龙头的接口处,发现接口处锈迹斑斑。

原来如此,是这龙头年份久了生锈了,所以才会拧不上,算了,我对这种水电的活向来一窍不通,还是明天让王峰找人来修理吧,今晚就将就一下吧。

叹了口气,我准备回去睡觉,转身的时候,发现卫生间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上了。

心里没来由地又是一阵忐忑,我走上前去开门,却发现,房门已经锁死了--

巨大的恐慌席卷而来,我下意识地用力去攥门把手,可是那门把手丝毫不动,任我怎么拉扯都是无济于事。

情急之下,我只能大声喊叫,希望房间里正在睡觉的两个人能够帮我开个门。

只是很奇怪的,房间里的小花和小美似乎并没有听到我的喊声,外面,依旧是一片安静。

怎么会这样,心里的恐慌正在渐渐充斥,我的精神高度紧张,下意识的,我一边疯狂地攥着门把手,一边继续喊叫着。

只是,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徒劳,我不知道为什么门会被锁死,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房间里睡觉的两个人还是没有被我惊醒,我只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太诡异了,还有,一种危险似乎在朝着我靠近。

筋疲力尽之后,我瘫坐在门边,呆呆地看着头顶上方丝毫没有动静的门把手。

一切,又恢复到死一般的宁静,我的身体开始感觉到寒冷,感觉到阵阵凉意往我的身体里钻。

卫生间依旧很安静,安静得只有水流声,只是很快,这份安静中掺杂了一种浓重的阴冷气息。

水龙头里的水,渐渐变了颜色,从一开始的透明到浑浊,不到几分钟的时间,水龙头中流出的水,竟然呈现了血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