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陪伴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061字
  • 2022-03-31 13:20:55

我的视线落在我的手机信息上,整个人都开始颤抖。

小花和小美看到我的模样,连忙收了聊天的话头问我什么事情。

我猛然间回过神来,下意识将自己的手机揣回到自己口袋里,嘴角牵起一个弧度,“没啥啊,又是还款通知短信啊,每个月这个信息就是个催命符啊!唉,打工人的悲哀啊!”

“欠了多少啊,一脸惊悚的样子。”小花打趣地问我。

“老样子啊,你们两个穷鬼告诉你们又没钱支援我,还是让我独自一个人面对这样冰冷的现实吧。”趁着说话的时候,我从小花和小美两个人中间起身,嘟囔了一句,“真是挤死了!”然后就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小花和小美看见我这个样子,倒也不在意,每个月到还款的日子的时候,我也总是这样一幅生无可恋的模样,她们已经见惯不惯了。

躺在自己的床上,我将身子侧向床铺里面,然后掏出手机,重新翻出了那条短消息。

短消息上的几个字,字字触目惊心。虽然信息内容本身没有什么实际明确的内容,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加之故意被隐藏的信息来源,我知道这条信息要传递的意思。

我,已经成为凶手的下一个目标了。

我知道自己的身体里,寒冷和恐惧正在一点一点凝聚,但是我不想把这个情绪传递给我的朋友,因为凶手的目标,只是我,我不想也不愿把朋友再拖进来。

我缩在自己的床上,将短消息截屏发送给了王峰,然后握着手机等待着他的回复。

王峰的消息回的很快,“什么时候收到的?”

“就在刚才。”

“你们还在房间里吗?”

“我们在房间里,但是我没有告诉我的朋友,可以帮我保密吗?”

那头的信息有了一阵迟疑,然后又传过来了,“可以,你方便出来吗?”

我看着信息,转过身子看了看对面床的小花和小美,她们两个也已经结束了聊天,两个人现在在各自刷着手机。

我从床上起身,给王峰回复了句,“可以。”然后走到小花和小美面前,“王队叫我过去一下,想问问我昨晚上梦见的那个幻觉,你们两个在房间里等我吧。”

“早上还没有问清楚啊。”小花看着我一脸严肃的样子,有些担心。

“可能有些细节忘记问了吧。”我叹了口气,努力装出一副实在懒得出去的样子。

“那好吧,早点回来啊。”小花回道。

“当然,今晚要好好睡一觉了。”我扯起一个笑脸,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王峰已经叫了技术部的队员到他办公室,见到我进去之后,立刻将我手上的手机接了过去,翻看了一下短消息之后,把手机交给了技术部的同事,“尽量查这个短信是从哪里发出来的。”技术部的队员拿了手机便转身离开了。

“我要在这里等结果吗?”我看着技术部的队员离开,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要不你先留在这里吧。”王峰看着我,将我让到办公室的沙发上,“你坐一下,我给你泡杯茶。”

“不,不用了,如果没必要,我还是回去吧,王队你很忙的,我就不打扰你了。”

“没事的。”王峰对着我笑了笑,“现在的工作重点是死者的身份排查,还有与十年前那些案子的信息调查,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我也没有多少事情。”

“那好吧。”我看着王峰,心里长出一口气。此刻的我,虽然表面上伪装的很冷静,但是我知道,现在的我,需要有一个陪在我身边的人,让我慢慢消化自己成为凶手目标这件事情。

王峰给我泡了杯茶递到我手上,然后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心里是不是有些害怕?没事,我会保护你的。”

王峰说话的时候,语气是平静而温暖的,我看着王峰,看着他眼里的坚定,心中一动,“我知道的,在队里,我放心。”

“其实,每个人碰到这个事情的时候,都是会害怕会担心的,没有关系,这是正常的表现,你经历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到现在还没有情绪奔溃,已经很好了。我跟你们说过吧,十年前,我经历了那场电梯事故,之后很长时间里,我都睡不着觉,不用说工作,连基本的生活都很困难,那时候的我,可没有你现在这样勇敢。”

王峰说话的口气淡淡的,我听着他的话,心里那些积攒的恐惧也在慢慢消融,

“原来王队也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啊。”我的心情开始安定下来,为了缓解气氛,开始打趣王峰。

“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啊,怎么可能不害怕呢。”王峰看到我之前紧张的神情有些轻松下来,他的眉角也弯起了一个弧度。

“恩,会害怕也不是什么罪过吧。”我放松下来,目光就开始乱瞥,看到王峰电脑上显示着一个警察的照片,下意识便问他是不是之前坠楼的那个。

王峰点点头,叹息,“年纪轻轻的,也不知道是招惹了谁。”

我看着那张照片,看着他衣服上的警徽,那警徽应该跟我梦里的一样,但是我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我使劲晃晃头,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开始跟王峰天南海北聊了起来。

王峰跟我讲了他之前破案的时候碰到的一些有趣的事情,而我也跟王峰讲了我在编辑悬疑灵异故事的时候,发生的一些不可明说的事件,王峰半信半疑间,对我有如此丰富的奇怪经历表达了极大的兴趣,两个人约谈越起劲,直到技术队员敲门进来汇报调查的情况。

“坏消息是对方使用了比较高级的信息掩盖手段,以技术部的水平,查不到信息的来源。好消息是查明这信息不是用手机发送,而是用一台计算机进行手机后台攻击,而这台计算机的地址跟上次在我们手机装病毒软件的地址高度相同,要查出计算机地址,还需要一段时间。”

技术部的汇报,让王峰方才还舒展的眉头又锁了起来,“之前不是叫你们在手机里安装了保护程序吗,怎么还会被攻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