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蛛丝马迹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221字
  • 2022-03-27 20:00:31

听到出事了三个字,我的身体本能地崩了起来,看到王峰跟着那个刑警急匆匆跑了出去,我站在原地一步都动不了。

朱正没有跟着王峰跑去,他看着我呆呆地站着,关切地问我要不要送我回房间,我木讷的摇摇头,不太肯定地问朱正我能不能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朱正似乎有些为难,他说没有王峰的命令,他不能随意带我去,我看着朱正一脸公事公办的模样,只能作罢,但是因为心里总是不安,我也不想回房间,干脆便回到王峰的办公室等消息,朱正见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想到之前发生的种种,怕有什么变故,便叫了个刑警过来保护我,我看着朱正要离开,一把扯住了他的胳膊,“朱警官,帮我,帮我照顾王队。”

“照顾----”朱正对我的要求似乎有些发愣,顿了一会,才笑着说,“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我们队长的。”说完便急匆匆地走了。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让朱正保护好王峰,也许是因为之前的那个梦,那个梦中出现的警徽,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总之,我很担心王峰,一种莫名的担心。

一个人在办公室等消息的时间是最难熬的,我不知道等了许久,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着了,等到我被人叫醒的时候,我发现天已经大亮了,叫醒我的,是小花。

小花和小美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我不在了,惊慌之下追问门口的女警我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得知我是半夜来找王峰了,她们才放下心来,两个人急匆匆跑到王峰办公室来找我,却没有想到办公室只有我一个人靠在沙发上睡觉。见到我醒来,两个人纷纷埋怨我来找王峰怎么没有叫她们。

我谎称昨晚睡觉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些事情忘记跟王峰说了,所以半夜起来赶忙跟王峰汇报,希望对案子有帮助,当时因为看到她们两个睡沉了就没有叫她们,两个人听我这个说法倒是也没有起疑。

三个人继续留在办公室等王峰,等到了快中午的时候,朱正才从外面回来说王峰今天应该不能回来,让我们别等了,先回去好好休息,我见朱正要走,一把拉住他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朱正抬头看看我,目光扫过我身边的小花和小美,犹豫一下还是告诉了我们,说昨晚队里有一个刑警出事了,在调查一件案子的时候,失足从天台上掉下来,正好掉进楼下的一个工地混凝土堆里,等到赶来的队员把他从里面挖出来的时候,人已经救不活了。

混凝土堆里?

我的脑海中猛然划过我之前梦到的那些,可是,不对啊,我梦里见到的应该是一些瓦砾之类的,好像并不是混凝土。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案子好像应证了最后一个------”小花听着朱正的话,口气中露出一丝颤抖。

“别,别说了,第五个案子,这么快就来了。”小美抱紧了我的胳膊。

看来,大家都已经认同这就是最后一个案子,也对,按照之前的推断,第五个死者是被活埋的,而这个刑警最后是掉在混凝土堆里被活埋的,从本质上来说是一样的,再加上,他是个刑警,也应证了我之前梦中梦到的那个警徽。

也就是说,五个案子都结束了?

那么,凶手是不是可以停手了,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回复到正常的生活了?

可是,真的都结束了吗?我有些迟疑,看着身边两个人脸上刚刚回复的一点血色因为朱正的一句话又重新变得苍白,我深深叹了口气。

至少,我们不会再为没有发生的案子而担心受怕了,现在,只要等着刑侦队破案了吧。

朱正找女警将我们带回了房间,虽然现在五个案子都已经发生了,但是我们的安全还是不能懈怠,所以我们的房间外面,依旧有女警在执勤,只不过房间里的我们,心情相对来说轻松了很多。

虽然心中还存在一些疑点,但是综合了各个外部因素之后,我决定相信这五起案子都结束了。

我在梦里见到了幻觉,然后梦见了那个警徽,之后案子就发生了,死者是个刑警,跟之前几个案子发生的套路都是一样的,所以,一定是如此。

回到房间的我们,吃了一顿饱饱的午饭,然后胡天海地聊了一通之后,抱着各自的手机躺到床上开始刷视频。

许久没有刷网上的各种新闻,这乍一看,不禁吓了一跳,网上对这几天的案子议论地十分离谱,各种说法都有,说金安城被人诅咒了,说那些死的都是怨灵缠身。五花八门的视频铺天盖地,我看烦了,干脆将这些都忽略掉,去找一些有建设性的案件分析。

在找贴子的时候,我无意间看到了一则募捐启事,那是一篇医院的护士写的,她在为住在医院的一名男孩筹集医药费。男孩名叫天天,今年十二岁,因为先天性白血病,已经住院一年多了,帖子里说,天天的父亲在天天还没有出生前就死了,天天出生不久又被诊断出白血病,天天的妈妈四处筹钱终于筹集到钱做手术,在男孩两岁的时候手术完出院,这之间,断断续续好几年,天天都在医院进进出出,一直也是他妈妈陪护的,到了天天十岁这年,天天的白血病再次发作入院,因为没有合适的骨髓配对,所以天天在医院里呆了一年多,可是就在不久前,天天的妈妈晚上出门,却突然人间蒸发,再也寻不到,天天又没有其他的亲属,医院以为天天的妈妈是不堪重负,将天天扔下,护士可怜这个小男孩,于是在网上发帖求助,希望网友能给这个可怜的孩子筹集医药费,因为这几天,匹配的骨髓马上就到了。

平日里,我看到这种募捐的新闻,如果有渠道也会尽自己的一番心力,但是这一次,我关注的不是这个可怜的小男孩,而是小男孩的妈妈。

帖子里讲了小男孩的妈妈,十年前小男孩发病动手术的时候,男孩的妈妈是个动物园的女饲养员。

十年前,动物园,女饲养员,这些关键的字眼让我心头一凛。

我从床上坐起身,然后根据帖子里写的动物园的名称,去网上搜了相关的信息,惊奇地发现,那小男孩妈妈所在的动物园正是十年前发生老虎咬人事件的动物园。

看着这个帖子,我的眼前,几个字眼在逐渐拼凑。

十年钱,女饲养员,动物园,老虎咬人,几天前,失踪----

难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