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跟你走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550字
  • 2022-03-24 20:00:30

王峰一脸的凝重,看到我们三个正在看电视,目光在电视的屏幕上匆匆扫过。

“王队长,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们看到王峰回来,连忙追问他之前说的那句话的意思。

王峰坐下来,跟我们解释了之前发现的一些问题。

女饲养员死了之后,尸体一直放在公安的冷冻库里,因为表演团队说那个女饲养员是中途加入的,不清楚她的家庭情况,只查验了身份证,但是后来查实,那个身份证是假的,所以女饲养员死了之后,一直找不到家属来认尸,因为公安系统一般采集的DNA样本都是犯罪分子,不是所有人的数据都有。为了进一步确定那个女饲养员的身份,刑侦队还去调取了商场里的监控,监控中提取了白天表演时候的那个女饲养员的面容,可惜相关信息并不存在公安数据库里,而晚上出现在金安商城的那个女饲养员戴着帽子和口罩,根本看不清楚。这一连串的调查下来之后,这件案子的可疑性便大大提升,所以王峰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晚上被鳄鱼咬死的那个女饲养员根本不是白天表演的那个,而之后也证实了这个推想,从死者身上提取的毛发与女饲养员白天掉落在鳄鱼池的头发进行了比对,结果是不匹配。朱正接到这个检测报告通知的时候,忙跟王峰说了,王峰便急急回了队里去确定结果。

“那也就是说,女饲养员死的时候我们在小区电梯里看到她出现是有可能的,因为她们两个,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听到王峰的解释,我猛然间想起之前我们在电梯间的事情。

王峰点点头,郑重地看着我,“你们看到女饲养员的事情变得合理了,那么有一件事情就微妙了,为什么我们在监控里没有发现那个女饲养员。”

“之前你们不是说通过技术手段查过那段视频没有造假吗?”我回忆着王峰之前说的话,“难道真正造假的是------”

“现在不好说,还要等调查结果。”王峰打断了我的话。

我明白王峰的意思,要怀疑同僚,应该是一个很难下的决定。

“那就是说,那个女饲养员就是那个女饲养员预谋杀害的,那是不是只要抓到那个女饲养员就好了?”小花听着我和王峰的对话,插嘴道。

虽然小花说的话重复难辨,但是我们都听懂了她的意思。

如果我们所见的那个女饲养员真的是凶手,那么大概率的,这些天发生的案子有可能都是她主使的,可是她为什么那么做,又是怎么做的?

“关于她是不是凶手,我们目前还没有证据,但是至少可以肯定一点,这些案子都不是我们所看见的那样简单。”王峰并没有妄下定论。

我点点头,又想起那维修主管的案子,忙追问那个风筝线的比对有没有出来。

王峰点头,说风筝线也已经比对结束,就是之前在樟树下发现的那些金属线,也就是说,那个风筝曾经出现在维修主管的案子现场。

“也就是说,维修主管的案子也不是意外,很有可能是有人刻意布置的?”

王峰再次点头,“通过这两个案子,我们现在完全可以肯定,这些案子绝对不是意外。”

其实王峰的这个结论,很早前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只不过现在,有了证据的支撑,更加坚定了我们的猜测。

接下来的时间,王峰将临走的时候没有说完的事情跟我们重新陈诉了一遍,说到那个故事的主人公,王峰说我听到的那个故事其实是真实发生的,很巧的是,那个电梯事故发生的地点也在之前被叫做死城的地方。

自从那次的事件之后,王峰便经常出现幻觉,看到那些在电梯事故中死去的人和那个老头,不堪其扰之下,王峰去找了一个有名的心理治疗师治疗,在治疗的过程中,治疗师告诉王峰,王峰是中了别人的催眠术,可是王峰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中了别人的催眠术,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通过什么媒介对自己实行了催眠,王峰在治疗结束后辞掉了原有的工作,专门去攻读了关于心理学的专业,并通过各种方式和手段去涉猎和了解了催眠术,然而,仅仅拥有相关知识是无法解答疑惑的,所以之后王峰去报考了警校,然后进入公安系统的特别部门,可是原本想着通过自己所积累的知识和公安系统的资源去弄清楚当年发生的事情,但是却事与愿违,那个案子至今毫无头绪,所有的证据都指明,那只是一个意外,纯粹的电梯事故。只不过,王峰至今都不曾放下这个案子,在他的心里,那场电梯事故绝对不是意外,而王峰自己就是之前他邀请我一起查这个案子的时候说的那个参与案子却依旧执着追查案子的人。

听完王峰的陈诉,让我们的心中十分矛盾,从王峰的诉说来看,如果故事真的是这一切的导火索,那么现在发生的事情很有可能跟十年前的案子有关,虽然有了方向是个好消息,但是过去了这么久,要查之前的案子谈何容易?

王峰见我叹气得知我是在为查案子烦恼,他反而笑了,他说我现在已经俨然把自己当成警察了,正义感上升,调侃完毕立刻收敛了神色问我,“之前外卖员出事故之前,你有没有看到幻觉?”

王峰这冷不丁的一问倒是让我有些吃惊,也不敢瞒着他,果断点了点头。

看到我的回答,王峰脸上的神色猛然间便亮了起来,“太好了,我们需要你的帮忙!”

帮忙?我一惊,虽然之前王峰说要让我帮忙查案,但是我没有放在心上,毕竟我不是专业人员,现在他这样正经地提出来倒是出乎我的意外,王峰见我脸上犹疑的神色,干脆直截了当告诉我,上头知道外卖员的案子之后已经下了死命令,绝对不允许有第五起案子出现,而要避免案子的发生,我是关键人物。

“因为每次发生事故之前,你都能提前看到幻觉,这就是一个预警,在下一次发生命案之前,如果你看到幻觉,我们就可以第一时间行动,阻止即将要发生的案子,当然,这也不能保证一定行,但是至少我们有一个希望。”

接下来,王峰继续说他的打算,他说目前发生了四起案件,每次案件我们都是间接参与人,现在最好能够跟他回刑侦队一起参与案子的调查,当然,这个主动权在我们,我们也可以选择留在这里,刑侦队会派专人过来保护我们,吃穿起居在案子结束调查之前都会帮我们安排好。

王峰探寻的目光看着我们,等待我们的决定,我把目光投向身边的小花和小美,看到她们两个都信任地看着我,我知道,这个决定,还是由我选择了。

经历了之前的种种,如果说我们完全还是平常心那是不可能的,虽然之前还是有怨言为什么我们要被牵扯进这个案子来,但是这个答案只有等我们把所有的案子都调查清楚了才能知道,既然躲不掉了,那还不如干脆主动进入,至少也可以做点什么,总比傻傻地等在这里,等着别人来决定我们的命运好,因为这样担心受怕的日子,我们希望可以快点结束。

做好了决定,我站起了身,面向王峰十分坚定地说,“我们跟你走!”

王峰看到我眼中的坚毅,嘴角微微翘起,“太感谢你们了!”

“为人民服务!”我朝着王峰敬了个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