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故事是真的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277字
  • 2022-03-21 20:00:27

王峰沉默着看我,看着我胸口剧烈起伏,双眼通红,一副歇斯底里的模样,他的眉头紧紧锁了起来。

小花和小美坐在我身边,她们看到我这样激动的样子,都想不出什么言语来安慰我,因为这发生的一切,对她们来说,也是一种无法接受的存在。如果说之前的几次案子我们牵扯在内,至少那些死者都不曾在我们的目击之下死去,而这一次,这个外卖员是我们让进去的,是在我们自己的房子里莫名死去的,这种亲临的感觉,不是说几句安慰的话便可以释怀的。她们现在能做的,只是一左一右握住我的手,感受着彼此的不安。

王峰看着我们三个人依偎在一起,我因为心中情绪的无法排遣而在微微颤抖,他犹豫了一下,伸出双手,握住了我们三个握在一起的手。

“你们都冷静一点,我会在这里,等你们平复心情,心里有什么压抑,有什么要诉苦的,尽管说出来。”

一种厚厚的温暖从我的手掌心传递到我的胸口,看着王峰那沉稳的双目,我的心,突然间慢慢安定下来。

王峰感觉到我情绪的平复,他轻轻松开握着我的手,“好点了吗?”

我的目光从王峰身上移开,望向对面我们的房间,我们的房间外,早已经被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好多警察在进进出出,不一会儿,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被抬了出来------

看着那片白色,我的脑海中浮现刚见到外卖员时候的样子,他是那样急匆匆的,满身大汗的为自己的生计奔波,可是就几分钟的事情,他竟然以这样的一个方式离开,这到底是为什么,凶手为什么要做这样残忍的事情。

王峰见到我的模样,见到我的目光中再次泛起一种不甘的情愫,他微微皱了皱眉,再次握住了我们几个的手。

我的视线收回来,落到重新坐在我们对面的王峰身上,“王队,真的没有办法阻止了吗?”

王峰无言以对,他叹了叹气,“我们在调查,可是凶手的动作很快,也许,从第一个案子开始,他已经布置好了所有的案子,所以-------”

“你的意思,还会有一个人死?”心中多有不忍,但我还是问出了口。虽然心里早已知道了答案,但是我依旧满怀希望,希望王峰可以给我一个否定的答案,可是没有,王峰以沉默回答了我。

屋子里陷入了一片安静,相对于门外吵吵嚷嚷的脚步声,屋子里的这份宁静让人更加不自在,许久之后,王峰打破了沉默。

“所有的一切,都从那个故事开始!”

故事?

三个人约好一般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每个人都微微张大了嘴,不知道王峰说的是什么意思。

“在调查案子的同时,我们也一直在追查你们几个跟案子的关联性,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任何的发现,除了你们在星巴克讲了那个故事,因为我们在调查中发现,金安城那个维修工也听到过那个故事,因为据他老婆说,维修工在死亡之前的一段日子里,经常会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讲那个故事。”

“讲故事?”我们难以理解,一个人重复讲一个所谓的鬼故事是什么原因。

王峰见我们的心情都平复了,他便继续告诉我们,按照道理,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地重复一个故事,除非这个故事与他自己有关,或者是被人催眠,意识被人控制,而现在看来,第二种可能性比较大。之前说过,一般催眠术实施都是需要媒介的,也许这个故事就是引发催眠的媒介,所以维修工中招了,我们也跟着受到了凶手作案的影响,而第二个和第三个死者是否跟这个故事有关,目前还在调查阶段。

故事竟然可以作为催眠术的媒介,这种事情在我们的认知中,是不能很快被接受的,虽然在之前的编辑工作中我也经常见到,凶手因为给死者设定了几个特殊的词语就能引发他意识的癫狂的案例,但是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王峰见到我们几个脸上的那种怀疑和不确定,只能耐心给我们解释,我们通常所知道的催眠术,一般都是用在心里治疗的,治疗师会布置一个舒适的房间,给患者一个舒适的位置,然后运用声音、语气、音乐等,创造一个极为放松的环境,引导患者跟随自己的意念走,从而触发患者心底的那些轻易不能触碰的地方,达到催眠的效果。

心理学上的心理治疗用的催眠术,是温柔的,是循序渐进的,而那些高超的催眠师,根本不需要借助音乐房间等外物,有时候一个图形,一个动作都可以触发催眠,只不过这些图形符号动作都只是触发的一个关键,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前期的催眠植入,也就是说先要将催眠植入你的大脑意识,之后才能通过一个关键的点触发你的催眠觉醒,好让催眠师控制你的意识。

王峰说到这里,目光暗了暗,他抬起头,望向对面依旧在忙碌的警察,我们见他停住了,目光下意识随着他看去。

对面的房间里,隐约见到有几名警察正在采集指纹,还有几个拿着几盏像灯一样的东西在房间的各处转着。

朱正站在一群警察中间,一直朝着我们这边看着,看起来有些焦灼。

王峰收回目光,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话题。

“你们应该还记得,之前你们在队里的时候说到那个电梯惊魂故事的时候,我那反常的表现,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想瞒你们,其实,我跟你们一样,曾经中过催眠术,不过,我已经治愈了。”

“你也中过催眠术!”王峰的说法让我们大吃一惊。

“是的,我中催眠术跟你们相似,你们是在讲故事的时候被催眠了,而我,则是在这个故事中。”

故事中?

脚底有些发痒,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寒意从我的脚底钻入,瞬间冲到了我的身体中,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我用微乎其微的声音小心翼翼问道,“你的意思是?”

王峰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郑重点了点头。

小花和小美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看到我陡然间睁大的双眼,两个人都是一脸的疑惑。

我不由自主抱住自己的胳膊,将头深深埋了下去,脑海中,原先所讲的那个故事,正如放电影一般在我脑子里一幕幕闪过,每闪一幕,我便哆嗦一下,等到所有的画面结束,我已经周身发抖。

“阿飞,你怎么了?”身边的两个人赶紧上前抓住了我的胳膊。

“他,他就是王峰,王峰。故事,故事是真的!”我伸出自己的手,颤颤巍巍指向对面的男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