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外卖员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117字
  • 2022-03-19 20:00:24

是朱正的声音。

王峰站起身去开门,朱正拎了满满两大袋的东西气喘吁吁站在门口。

王峰低头看了一眼朱正手中拎的东西,皱皱眉头,“我叫你带几件换洗衣服而已,你这带的都是什么,当我搬家呢!”

我们看着朱正一脸的委屈,正想帮衬着说着什么,王峰已经将口袋中的钥匙丢给朱正,自己则是接过了他手中的袋子,示意朱正去开门。

小朱一阵惶恐,“王队,我来拎我来拎。”

王峰脸上纹丝不动,“叫你开门你就开!”

小朱愣了愣,看王峰脸上一副“别惹我”的神情,赶忙低头去开门。

王峰拎着两袋东西,临近门的时候回过头对我们笑了笑,“我先整理一下,晚点再过来。”说完便让小朱关上了门。

我们看到对面的门关了,小美立刻起身也去关上了房门。

“没有想到,王队这人还蛮好的,没有领导架子。”小花看着那扇早就关上的门,感叹道。

“咚咚咚……”门口,再次传来一阵很轻微的敲门声。

我们以为王峰落了什么东西,急忙开门,一声王队刚要说出口,却猛然惊觉门口站的并不是王峰,而是外卖小哥。

外卖小哥一身的黄色工作服,可能是一路跑来的,前胸后背都湿透了,可是奇怪的是,开门的时候,他好像正在看手机里的一个视频。

因为视频的声音是外放的,我隐约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好像是之前金安城那个被电死的维修主管的老婆的声音,我有些好奇地看过去,果然是看到了那个女人,视频里,那个女人似乎是在控诉,说金安城随意扣留了她死去丈夫的东西,之前她丈夫戴的那个玉坠不见了,而金安城的回复是说当天他丈夫上班的时候压根没有戴着那条玉坠。两方争执不下,正找了记者在调解。

说起那个玉坠,我想起之前看到的金安城主管的工作照,那时候好像确实是戴着一条玉坠,可是人家金安城说的也没错啊,又没说那天一定要戴着玉坠的,堂堂那么大一个金安商场,总不至于赖一条玉坠吧。

我听着视频里吵闹的声音,不由自主摇了摇头,等到回过神来,蓦然反应过来我对面站着的是一个外卖员呢。

身为外卖员,竟然分心看视频,连手上的外卖都不送了?

“你好,这外卖是我们的吗?”我看着外卖员,礼貌地提醒他。

外卖员好像十分投入在这个视频里,竟然没有听到我的声音,我只好再次提醒他,“我说,你手里的外卖是我们的吗?”

这一次,外卖员有反应了,他抬起头茫然地看着我,过了一会,才终于回过神来,将手中的外卖递到了我的手上。

终于有吃的了,我高高兴兴地接过满满当当的外卖,随口说了声谢谢,正要关门的时候,外卖员一把挡住了要关闭的门。

“对不起,有点急,可以借一下你们的洗手间吗?”外卖员一双渴望的眼神看着我,脸上的汗珠还在密密地渗着。

我看了眼外卖员挡在门上的手,有些犹豫,我们现在的情况,应该不方便让陌生人进来吧,可是---

“对不起,请问我可以借一下洗手间吗?”外卖员见我没动静,重新问了一遍。

我回过神来,目光扫过外卖员那依旧倚在门把上的手,他的手上,有一只玉戒指,看起来成色很不错---

“阿飞你干嘛呢!”小美听见外卖员说要借用洗手间,马上打开了门,对着外卖员点了点头,外卖员感激地朝我们笑了笑,随后就迅速进了门。

进门的那刹那,外卖员转头看了我一下,就这一眼,让我的脑袋瞬间空了空。

他的那双眼睛,一改之前的和善和感激,两个眼眶深陷,一双黑色的眼珠看起来有些混沌,没有一丝生气,乍看之下,就像两口枯井,冒着阵阵的寒气。

我有些怔怔的,很快,我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要相信不要相信,这都是幻觉。

可是,出现幻觉是不是表示又有事情发生了,我要不要-----

“阿飞,你干什么啊,怎么拎着东西不进来。”我还在出神,一向好胃口的小美已经把我手中的外卖袋子拎了过去。

“奇怪,这好像不是我们的外卖啊!”小美走到房间内把外卖袋子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怎么会啊,难道送错了?”小花听到小美的嘟囔,也去扯开外卖袋子看,“不对啊,好像真的送错了。”

我看着小美和小花两个人一脸疑惑地看向我,心中有一些不好的感觉冒了上来。

洗手间里,正响起流水声,应该是外卖员在洗手。我的目光聚焦在洗手间的门上,心里开始有些七上八下。

本应该很快就打开的洗手间的门迟迟没有打开,我的心,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不,事情不对劲!”猛然间,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小花和小美见我的神情,都有些纳闷,很快,她们两个便站起身跑到了我身边。

“按照道理来说,我们的外卖不应该那么早就到的,现在看来,这根本不是我们的外卖。”

“不是我们的外卖怎么了,不过是人家送错外卖了啊,有什么好不对劲的?”小美还是不理解我话里的意思。

“不,事情太巧,就算外卖员送错了外卖,但是他恰巧就在王峰不在我们身边的时候送外卖,又说要进去借用洗手间,还有,他进去的时间,是不是太久了?”

“这都是巧合吧,而且人家没出来搞不好是在上大号呢。”小花有些犹豫着想安慰我。

我知道,我的怀疑可以解释成巧合,但是太多巧合在一起就不正常了,加上我之前又突然间出现的幻觉---

我在星巴克看到了幻觉,然后那个维修主管出事了,我在电梯口看到那女饲养员,然后那个女饲养员被咬死了,我在地铁站看到了幻觉,然后地铁站出事了。现在,我在自己家门口看到了幻觉,……如果之前王峰所说的是真的,凶手行凶的时候催眠会影响到我的话,那么这个外卖员----

“已经很久了,那个外卖员为什么还没出来-----”我们三个人站在门口一直盯着洗手间,小花也开始有点按捺不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