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一起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344字
  • 2022-03-17 20:00:17

突然的声音,让小美吓了一跳,手中的风筝差点掉到了地上。

我快步走上前,一把抢过了小美手中的风筝,托起风筝尾部的线细细看了起来。

“一个风筝有什么好看的!”小美看着我这一惊一乍的样子,搓搓手甩掉手中被风筝沾染的乌黑。

“不,你们看,这不是风筝线,这是金属丝!”

“金属丝?”小美顾不上手中还没有弄干净的黑色,急急忙忙凑上来。“什么风筝会用金属丝啊!”

我没有回答,脑海中,浮现的是之前王峰在金安城外面的樟树下扒拉泥土的场景,那时候,王峰从泥地里拔啦出来的就是金属丝。

难道,这只风筝就是之前挂在金安城上空的?金属丝,该不会是!?

我心中一动,不由分说拿起风筝准备回刑侦大队,只是转念一想,王峰一直叮嘱我们不要乱走,现在这再回去,没有刑警送我们,指不定到时候又出什么幺蛾子,还是算了。反正王峰应该还会来找我们的,到时候再给他也不迟。

我在脑袋里转着弯的时候,小美还站在那里看着我,见我一会要走一会又不走的样子,小心翼翼地问,“阿飞,你是不是又看到什么------”

“看到什么?”我有些奇怪。

“就是那些那些啊-----”小美似乎不敢说出来的样子。

我看她这个样子,瞬间就意会了她想说什么,脸上一冷,“是啊,我又看到了,有个男人,在水里淹死了,啊啊啊啊,好可怕啊!”

“啊,真的吗?”小美对我的玩笑深信不疑,“哪里啊,什么男人啊?”

小花倒是比小美冷静点,看到我嘴角不易察觉的翘起,她干脆也加入了我的阵营,“完了,我好像也看到了,那个男人,长得------”

“啊?”小美听到小花的话,扭头看她,脸上已经慢慢浮现惊恐的表情。

“长得----有点帅啊!哈哈哈哈”小花说完话,便一把拉起我,笑嘻嘻地跑进了小区。

小美站在那里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又惊又笑之下,伸出一双被风筝沾染黑色的手作势要过来打我们。

嬉笑打闹的我们,没有发现小区的门口处,此时出现了一个人,那是个女人,戴着一顶宽檐的帽子,帽子下,一双清冷的目光中,满是阴冷与诡异。

王峰在落日时分的时候到了我们小区,离我们从刑侦大队回来也就两三个小时的时间,看到恢复如初的王峰,我们心中的大石也终于落下了。

我将之前捡的风筝递了过去,随后观察着王峰的神情。

风筝在王峰的手上,被来回反复地端详着,很快,王峰的注意力也放到了风筝线上。

“你说这是从你们小区的门口捡的?”王峰终于将手中的风筝放下,皱着眉头问我们。

我们三个很有默契地同时点了点头。

王峰没有说话,他坐在沙发上,双手一直在沙发的把手上摩挲,很久之后才抬起头说道,“我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古怪。”

“古怪?什么事情有古怪?”看着王峰郑重的神情,我的心不由一紧,这刚消停完,不会又出什么事情吧。

看王峰这神情,不要又出什么事情啊。

“这风筝线的材质虽然目前还不能确定,但是大概率跟我之前在金安城外发现的金属丝是同一种,也就是说,金安城外的泥地里发现的金属丝,很有可能就是这风筝线,这也印证了你之前说的,有人用引雷的方法杀死了维修主管。但是如果真的这风筝是凶器的话,凶手应该会及时将它寻回,而按照你们所说,这风筝是在小区外头捡到的,既然你们能够看到,凶手怎么会看不到,这么重要的东西它为什么不及时地收走?”

“可能是他一时没有发现吧。”我试探地问,其实在我的心里,我也早已料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能够布置这种案子的人,心思要极其细腻,做事情也必然是很小心的,如果我猜的没错,他当时布局的时候应该是出了什么意外,这风筝才会飘远,但是就算当时有了意外,以凶手那番敏锐,绝对会留意周围,你们小区离金安城这么近,怎么会发现不了这么大的一个风筝。”

“难道你的意思,是凶手故意把风筝留在外头,好让我们发现?”我意思到了王峰话里的言外之意,心头一慌。

“这怎么可能,既然是凶手当然是要极力隐藏杀人证据了,怎么会故意泄露呢?”小美对王峰的话表示不解。

“不,很有可能。”我已经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因。

王峰没有说话,他等着我的回答,小美和小花则是一脸的不解看着我。

“凶手之所以没有收走这个风筝,其实是想试探我们,如果我们对这个风筝视而不见,那么就证明之前金安城的事件我们并没有起疑,但是我们现在把这个风筝拿回来了,那也就是说凶手已经确定我们怀疑金安城的案子,换一个说法,就是说她很有可能因为我们这个举动下决心对付我们!”

“啊,就因为捡了一个破风筝?”小美一脸的懊悔。

“其实也倒不需要太过后悔,因为就算你们没有捡这个风筝,你们应该也已经在凶手的目标之内了,只不过,现在凶手更加确定了这个决定而已。”王峰见小美一脸懊恼的样子,忍不住劝她。

只是这样的劝说,当然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听到我们已经进入凶手的目标,小花和小美明显心情低落了很多。我倒是因为之前的几次赫人的经历,早已经有了一些心理准备,只是现在印证了这个想法,心理也不是个滋味而已。

王峰见我们几个沉默了,也没法再解释什么,只能站起身子,随后从茶几上拿起一张报纸,小心地将风筝裹在了里面,“我这就回队里去,先把这风筝线与之前我发现的金属丝做一个比对,很快回来。”

“你,还要回来?”我有些纳闷。以现在的时间,他回到队里,再对比数据,没有两三个小时是下不来的,也就是说,如果他再回来的话,早已经到晚上了。

王峰看出了我脸色中那不易察觉的审视,嘴角牵起一抹笑容,“怎么了,你们不欢迎我?”

“没,我怎么敢拒绝人民警察呢。”我尴尬地笑笑,随后转移话题道,“你不下班吗?”

“在这几起案子调查清楚之前,我们没有休息时间了,除非队里有另外重要的事情安排,否则这几天,我可能都要跟你们在一起了。”

“跟---我们----一起?”对王峰这突如其来的决定,我们三个不由地张着嘴,一副石雕的模样。

王峰似乎对我们的反应很意外,他皱皱眉头,“小朱之前没有打电话告诉你们,这几天,队里会派人24小时保护你们吗?”

24小时保护?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要碰到危险了?

不对,什么电话?我们没有接到电话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