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审讯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217字
  • 2022-03-13 20:14:45

想到这里,我之前有些平复的心情此刻再次翻腾起来,丝丝缕缕的凉气从自己的脚底缠绕上来,一直爬到了我的头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接二连三的出事,更为诡异的是,每次出事我们都在现场。

这番发觉让我们心神不定的同时也让我们招来了之后无穷的麻烦。

还没有回到自己的家,王峰就把我们拦住了,虽然看他的神情似乎是不情愿,但是我们还是被一群穿制服的警察带回了刑侦大队。

而这一次被带回去的原因跟之前一样,最近的三桩案子,我们都很巧合地出现在了现场。

是的,很巧合,如果说一次两次是巧合,那么第三次发生命案的时候我们又出现在现场,那么在刑事案件来说,就不能简单归结于巧合了。

更关键的是,这一次的巧合,是在王峰要求我们不要离开自己居所的时候我们还是离开了住所的情况下。

所以,连我们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这一切发生的都是巧合了。

而这一次被带回刑侦队,情况明显比之前严重了很多,因为这次的案件审理,级别高了许多。公安局副局长汪俊亲自主抓这个案件。

汪俊是王峰的上司,他的个头与王峰差不多高,但是身板比他壮实了许多,王峰虽然是刑侦队长,但是之前的几次接触,我们眼中的王峰,还是算温和的,而这个汪俊一出场,便让我们感觉到了强大的气场和压迫感,那双犀利的眼神盯着我们的时候,让我们三个莫名地想找地方藏起来,躲避这个从外形到气场上都全方位碾压我们的长官。

“王队之前已经告诫你们不要离开自己的房间,你们为什么还擅自离开去地铁站?快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一次,换了一个人给我们做笔录,那人质问的时候神色比王峰不知道冷峻了多少。

汪俊和王峰此刻一左一右坐在旁边,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汪俊的目光赤裸裸地盯着我们,似乎时刻准备从我们的话里挑出可以定罪的证据,王峰却低垂着头,眉角纠结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不起,我们不是不听王队长的话,但是我们去地铁站真的只是想去趟市区,我们老板叫我们去的,你知道的,我们是打工人,不能不听老板的话。”我看着王峰想解释,但是发现王峰正低着头,没有意识到我在看他,我便很无奈的将视线收回来重新放到中间那个正在审问我们的警察身上。

“老板叫你们出去?少在这里胡说八道,王队已经跟你们公司沟通了让你们放假,你们公司怎么会叫你们出去。”询问的刑警停住手中的笔,抬头看着我们,那脸上,分明是一种怀疑。

“可能,可能那时候王队长还没有跟我们公司沟通好吧。”我求助的目光再次看向王峰,只不过王峰依旧低着头,紧锁着眉头。

“我们没有说谎,真的是公司领导打电话给我们,说让我们去一趟。”小美也在一边帮腔。

“公司领导,是谁?电话号码多少!”这次,是汪俊在发问,他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审讯室上方的监控器挥了挥手,很快便有一名身穿警服的走了进来,“小朱,把她们领导的电话号码都记下来,然后去核实!”汪俊吩咐那名刚走进房间的刑警。

被称为小朱的刑警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纸张,随后目光定定看着我,似乎在等待我的回答。我注意到那个叫小朱的正是之前跟在王峰身边给我们做笔录的那位。

小花将我们公司领导的名字和电话号码都告诉了小朱,小朱在纸上快速记录之后便关上门出去了。

询问继续,我们在断断续续的一问一答中,大致知道了我们为什么被带回了队里,除了我们正好再一次巧合出现在案发地点,更重要的是,因为地铁站的监控拍到,那个自杀的人在自杀之前曾经凑近过我们的身边,好像说了些什么。

对于这个说法,我们着实吃了一惊,三个人都拍胸脯保证,除了我们三个互相之间,我们没有跟第四个人说过一句话。

“汪局的意思是那个人主动与你们说了一些什么,但是并不代表你们跟他有过交流。”王峰终于注意到我们几个手足无措的样子,抬起头跟我们强调了一下两种意思的本质区别。

“可是真的没有人跟我们说过-------”我正要解释的时候,脑子里突然一僵。对了,我记起来了,之前在地铁站的时候,我身边确实好像有一个人曾想跟我说些什么,但是他最终只是动了动嘴,难道那个人就是死者?

王峰看到我神色一动,知道我定然想起什么,但是他没有追问,只是等待我自己回答,我看着王峰信任的眼神,没有丝毫的犹豫,将我想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也就是说,我们在监控里看到那个人跟你们说话,确有其事了?”这一次,依旧是王峰跟我交流。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王峰放缓了语气跟我说话,我心里的那层戒备立刻就消散了,虽然心中还是有些迟疑,但是面对着王峰,我依旧勇敢地将自己在地铁站再次看到了幻觉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一次,你还是看到了幻觉?”王峰注视着我,语气里有着很多复杂的情愫。

“是的,我又看到了,我知道,这一切不是巧合,而且,这次的幻觉应该跟很早前我所见到的那些不一样,换句话说,我觉得,在金安城第一起案件之后,我似乎已经被拉进这些诡异的事情里了,只是,我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因为什么。”我淡淡地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口气中是一种无奈和无助。

我的话,让对面的三个人都无言以为,汪俊和那个刑警应该是还不知道我之前曾经见过多次幻觉,所以对我和王峰的谈话一时之间还不明白其中的意思,而王峰,此刻看起来似乎有一种关切的意味,只不过,这种意味让我有些捉摸不透。

房间里的人都没有说话,包括小美和小花,就算是亲近如她们,也对我一次次看见幻觉的事情有所疑惑,房间里陷入了一种让人十分不安的宁静。

“咚咚咚”,此刻,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敲门声,刚才拿纸笔出去的小朱急匆匆走了进来,并在汪俊的耳边低声说了一些什么。

随着小朱的陈述,汪俊的眉头越皱越紧,等小朱讲完,汪俊腾地站起身,“快说,你们到地铁站到底是去干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