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惊魂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020字
  • 2022-03-12 20:09:50

送走王峰关上门,我们三个互相看了一眼,虽然为自己可能成为凶手目标的事情,我们心中总是有一点疙瘩,但是想着刑侦队应该很快能破案,加上平生不做亏心事的底气,我们三个还是决定为即将到来的带薪休假庆祝一下。

至于庆祝的方式,作为三个吃货,大家很自然地拿出了手机准备点外卖。

“铃铃铃----”

正准备下单的时候,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来电的是我们的顶头上司,他说他现在人在市区,正见一个重要的客户,让我们三个马上赶过去。至于什么事情,什么客户,老板却是只字未提,等我们想问问清楚的时候,电话那端只有“嘟嘟嘟”挂断电话的声音了。

放下电话,我们三个都有点疑惑,王峰不是说找我们单位沟通去了吗?怎么还让我们出门去啊?不过仔细想想,王峰刚走没多久,也许还没有联系上我们单位也说不定,这可怎么办,我们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只是犹豫了一会,我们三个就很怂地劝服了自己。

老板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得罪了谁也不能得罪他,看看现在的时间快到中午了,这青天白日的,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情,所以最终我们决定,还是启程去市区见我们的衣食父母。

不过出门归出门,我们还是遵循了之前的约定,找人多的地方。所以,我们选择坐地铁去市区。

地铁站就在我家对面,走走过去也就几分钟的时间,我们三个赶紧收拾了一番,然后便匆匆往地铁站赶。

中午时分,地铁站的人还是很多的,地铁还没有到,每节车厢门前已经站满了等候的人。

我们走到车尾处的车厢那里,然后百无聊赖站在等候人群的最后,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我站在三人的最右侧,聊天的时候总感觉身边有人往我这边挤,转头看看,同样也是一个等车的人,只不过那人似乎有什么心事,目光跟我相对的时候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咽了回去,转身往等候区尽头走去。我正想问些什么,远远看见不远处地铁车头的灯光正越来越亮,这才收住了话头准备上车。

车厢门缓缓打开的那个瞬间,我的脑中突然有一处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然后我惊奇地发现,原先排在我们前面的人却突然间不见了,空荡荡的地铁站只剩下了我一个人,而我们面前的车厢内,正晃晃悠悠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那是一个男人,整个人的身子似乎被什么东西碾压过,血肉翻飞,早已看不清楚,可诡异的是,那人脸上的笑容,却清晰可见。那笑容,夹杂着刺眼的血色,看起来让人不由自主打起了寒战。

看着面前这诡异的画面,我想叫出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只是徒然地张张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更让人崩溃的是,那血人似乎看到了我,张开了双臂朝着我伸过来,似乎是想让我拉他一把,我惊恐万分地看着他,想后退,脚步却似乎灌了铅,完全动弹不了。

这种感觉让人很难受,就像半夜里梦魇,想醒醒不过来。

所幸的是,那诡异的画面很快消失了,那血人伸出的双臂从我眼前划过,带起一阵绿光,然后我的眼前,重新出现了地铁站的画面。

一辆地铁此刻正呼啸着从远处开来。

“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神思刚刚缓过来,却听到身边的人都在大声地尖叫,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见一群人涌向车站通往轨道的连接门。我的身后,人群一波一波地涌上来。

地铁好像紧急制动了,现在已经停在了站台上,地铁车头处的司乘也跑出来了,跟随着人群朝我们这边跑来。

人潮不断涌动着,我被汹涌的人群推动着,渐渐往前而去。

离我们不远处,是地铁站的尽头,与地铁轨道连接处,是大半人高的铁栏杆,此刻蜂拥的人群,正趴在铁栏杆处朝着地铁轨道方向看着什么。

我们三个都有些愣,呆呆地看着车尾处,那里早已经里三层外三层,更有人一直在惊声尖叫。

之前的画面让我狂跳的心还未有平息,我一直呆立在那里,小花和小美似乎也已经被之前接连碰到的事情弄的有些阴影了,听到大家的惊叫声也没有跑去,只是一直靠在我身边,我们三个人都远远看着没有动。没几分钟,数名警察急匆匆从地铁电梯处跑上来,冲向了拥挤的人群,我们看着警察们在那里分散人群,拉起警戒线,然后,我们看到了王峰的出现。

王峰是跟一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察过来的,他看到我们出现在地铁站,很明显吃了一惊,皱了皱眉把我们拉过一边。“不是说了让你们呆在家里吗?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没有解释,目光只是跟随着那些警察奔跑的方向。

地铁车头处蜂拥的人群已经被驱散了,黄色的警戒线也已经拉了起来,人们远远地站在那里窃窃私语,有的拿着手机在打电话,有的似乎在拍着什么。

“出什么事情了?”我终于回过神来看着王峰,他此刻,也正往与我相同的方向看去。

“晚点再说,我先去处理一下。”王峰的脸色不太好,看到人群渐渐散开,他三步并作两步往警戒线的方向走去。

我们跟随着人群往地铁外走去,一路上,周边人的人开始高声议论着,从人们片段的议论声中,我们拼凑出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地铁即将要进站的时候,车头附近一名等候的乘客突然间从不远处的栏杆处跳下,摔落在地铁轨道上,目前生死不明,自杀的原因也不明。

听完了事情的始末,我们都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

我想起了刚刚看到的那个幻觉,那个血肉模糊的男人,难道他就是跳进地铁轨道的人?

我又一次看到了将要死去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