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测试

  • 金安咒灵
  • 玄凌117
  • 2040字
  • 2022-03-11 20:00:26

王峰的话让我们三个瞠目结舌,为了解释误会,王峰详细地为我们讲述了当晚发生的事情。

其实昨晚之前,刑侦队对我们三个是否被人催眠的事情还是有些不肯定的,但是昨天晚上在公园里发生在我们身上的那一切,更加坚定了王峰的猜想,所以才有了之后的催眠测试。在审讯室里,为什么给我们看照片是王峰想打开我们的自我保护意识,人如果在很清醒的时候是很难被催眠的,所以他用照片让我们心里产生恐惧,好利用这个短暂的时间成功引导我们的意识,不过在当时,似乎只有我受到了他的影响。之后,王峰便开始用手指有意识地在照片上做着重复的动作,这样我的意识就被他顺利牵制过去,随后他再用敲击桌子的声音模糊了我的自我意识,让我顺着他的话表达出自己内心隐藏的东西。

王峰的话虽然说的很明白,但是对于催眠完全没有概念的我们还是有些怔怔的,不过大家对这些都没有在意,三个人所在意的都是,为什么只有我被催眠了。

“也许是你心里隐藏的东西比较多,比如说你看到了那个烧焦的男人,包括你看到鳄鱼池里有异常反映等,一个人的心里如果被填充了太多的无法外化的东西,意识就会处于不稳定状态,也就容易被人轻易控制了。”王峰有些担忧地看着我。

“可是,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为什么我们一起看到了电梯门前的女饲养员,也看到了河面上不存在的桥,但是在星巴克和鳄鱼池只有阿飞一个人看到那些----那些幻觉呢?”王峰的解释还是无法解答我们心中的困惑。

“对于这个,我也没有想通,但是我的心里,有一个大胆的猜测。”王峰有些犹豫地看着我,似乎在考虑是不是应当把他的猜测告诉我们。

我们三个都没有说话,等待着王峰的继续。

王峰见我们三个定定的目光,额角紧了紧,随后,他迟疑着开了口。“之前,你们一共看到了四次类似幻觉的画面,但是一起看到的就只有后两次,唯一的区别是前两次灵飞一个人看到的幻觉是出现在两名死者死亡之前,而之后的两次,并没有死者出现。所以,灵飞前两次的被催眠很有可能是误打误撞,被那些死者波及的。”

催眠也能误打误撞?这种说法,让我们有些讶异。

王峰知道我们有所疑惑,只能解释说,也许前两次凶手对死者进行催眠的时候我正好有某一个点与死者相同而触发了催眠,所以我也中招了。

“也就是说,前两次看到的那些画面只是我不幸地被波及到了,而后两次才是凶手真正把我们当成了目标?”

“是的。”

“可是,我看到的幻觉,并不是只有前两次。”看着王峰,我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把之前在刑侦队和电梯口看到的幻觉告诉了王峰,并强调了一句,在电梯口,我们三个是真真切切看到了女饲养员,但是之后女饲养员离开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了幻觉。

我的这番陈述让王峰脸上游移不定,他静静地看着我,眉头深深地锁了起来。

“也许你之前分析的对。”我看着王峰,“也许是我心里藏了些东西,所以更容易产生幻觉。”

王峰抬起头,有些莫名地看着我,似乎有些不理解我话中的意思。

“几年前,我出过一次事故,事故之后,我感觉自己好像有些东西记不起来,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总是会产生奇奇怪怪的幻觉,但是幻觉出现次数不多,因为我从事刑侦类小说编辑,之前有时候也会有幻觉产生,所以没有在意,这一次,如果凶手是利用催眠术杀人,那么我被影响的话,应该也在情理之中,归根结底,是当时金安城发生命案的时候,我们离凶手距离太近的缘故吧。”

“你出过事故,什么事故?”王峰的眼中,闪过一丝警觉。

“也没什么,当时阿飞一个人出去采风,从山上摔下来了,当时医生说她脑子里有血块,所以有时候会头疼看不清楚东西之类的。”小花在我身边,心疼地看着我。

“那就是了。”王峰的神情松了松,“根据相关研究,大脑方面如果本身就有潜藏疾病的话,意识会更加容易受人控制。”

“那就是说,我们以后离那些是非之地远一点,就不容易产生幻觉?”小美追问。

“是的,所以,你们这几天尽量先留在家里,单位那边,我们刑侦队负责协调。”王峰把来意说完了,便站起身准备离开。

“留在家里,那我们的全勤奖----”小美嘟囔着。

“全勤奖,我们会尽量说明,你们是配合我们的工作。”王峰意会到了小美话里的意思,嘴角不自觉扬了扬。

小美这番赤裸裸的要求深得我心,能有一个带薪休假,任谁心里都雀跃,所以我们三个人用十分热情地态度将王峰送到了门口。

“还有,为了安全起见,刑侦队之后会看情况派人过来保护我们,在此之前,你们一定不要出门,以免发生不必要的状况。”王峰走到门口的时候,回转身与我们交待。

“派人---保护我们,还是监视我们?”许是经过一上午的交流,我对王峰好像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距离感,开始有一说一。

“当然是保护,你想到哪里去了。”王峰听到我的话愣了愣。

“我们的嫌疑洗清了?”小花在一边弱弱地又问了一句。

“昨晚上催眠测试过后,你们的嫌疑已经洗清了,因为如果你们是凶手的话,就不会只回答看到幻觉的事情,而是交代怎么犯案的经过了。”王峰的嘴角微微翘起,然后对着我特意扯出一个笑容,“我对自己的催眠术还是很有信心的。”

王峰揶揄了我们一番,随后笑呵呵地走了,我们看着王峰离开的背影,都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这个刑侦队长,似乎比想象中的更加平易近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