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咸吃萝卜淡操心

  • 生死祭
  • 想飞的鱼z
  • 2209字
  • 2022-02-24 17:15:12

我没想到赵瘸子会这么快,他这人虽然不好,但毕竟也是条命,说没就没了,多少让人唏嘘。

我和顾潇潇赶过去的时候,赵瘸子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他努力的瞪着浑浊的眼睛,朝我伸出了那只烂手,嘴唇蠕动了几下,便有黑色的液体从嘴角流出来。

他努力了好久,才艰难的吐出几个字:“对……对不起,白丫头,我不想……不想害你的……”

我走过去,蹲在他床前,轻声问道:“如果真的后悔对我做的事情,就告诉我是谁指使你害我的?”

“我……我也没看见他的脸,白丫头,白丫头……”他说着,不停的抽气,浑身痉挛起来,眼睛瞪着,像是要把眼珠子瞪出来一般,最后尖叫着喊了一声‘阿香啊’便断了气。

香姨趴在床尾嚎啕大哭,赵瘸子最后最放不下的还是她吧?他找我来,或许也是想让我以后多照顾香姨,但我自身难保,香姨又何须我照顾?

顾爷爷在一边提醒道:“天黑之前尸体得想办法处理掉,以免尸变。”

香姨的哭声戛然而止,愣愣的看着我们:“你们想怎么处理他?不火化吗?”

“火化不了。”顾爷爷断定道,“他背后有人操控,尸体对于他们来说还有利用价值,天一黑,这尸体便不会这么乖乖的躺在这里了。”

“放屁!”香姨吼道,“你们还是人吗?还有人性吗?老赵生前的确做过错事,但人已经死了,死者为大,你们连尸体都不愿放过吗?”

我赶紧解释:“香姨,你误会了,我们都是为了安全考虑。”

“滚!都给我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歹毒心思,你们休想再动老赵一根手指头。”香姨发了疯似的把我们往外推,轰咚一声把门关上,将我们挡在了门外。

我拍门还想再说些什么,顾潇潇一把拉住了我:“人家不领情,你干嘛热脸往人家冷屁股上贴啊?这女人跟着赵瘸子这么多年,赵瘸子的人脉她会一点不知道?真出了事情,她不来找我们,也会找到比我们更厉害的人来处理,咱们咸吃萝卜淡操什么心?”

“可是如果真的尸变,咬了她怎么办?”赵瘸子死了就死了,可不能再害人了。

“放心吧,尸变有个过程,她又不傻,到时候肯定跑得比兔子还快。”顾潇潇无所谓道。

顾爷爷叹了口气:“其实就算她不闹,我们出手,也不一定能超度得了赵瘸子的亡魂,再者,一旦惊动了对方,以我们的实力,怕是招惹不起。”

我猛然惊醒,这件事情,对方是通过赵瘸子来害我的,所以他们的目标应该是我,而我现在拉着顾爷爷和顾潇潇,这不是害了他们吗?

“阿璃你不是找到除尸气的办法了吗?你回去吧,这儿我们盯着,一有异动我们立刻通知你。”顾潇潇催促道,顾爷爷也点头。

我立刻拒绝:“不,我们都回去,正如你刚才所说,赵瘸子的人脉香姨必定知道一些,关键时刻她有办法保命,再者,她刚才的反应未免也太过激了一点,很难说这件事情她真的全不知情不是吗?”

“对啊,你能这么想就对了。”顾潇潇应和道。

他们将我送回古街之后就回去了。

我站在小店门口,抬头看着天边的晚霞,无奈的笑了笑。

我真的不想管赵瘸子的尸体吗?不,如果可以我想亲手将他处理干净,以绝后患,但一,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二,我时间不多了,还是静下来好好想想怎么安排自己的身后事吧。

洗了个澡,没味口吃饭,坐在床沿,将卢五爷给我的那个香囊拿出来。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我并不怎么想打开这个香囊了,因为我明白,这个香囊里面的东西,应该是云晟跟卢五爷要的,是用来对付墨贤夜的。

如今,在我像赵瘸子那样死去之前,还能遇到墨贤夜的几率几乎为零,就算遇到了,让我害他,我估计也会很纠结。

犹豫了好一会儿,我还是将香囊打开了,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张纸,纸上写着工整的楷书,纸的下面盖着一颗晶莹剔透的药丸,不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

我拿起药丸闻了闻,无色无味,重新放进香囊,拿起那张纸仔细看里面的字。

纸上面写着将药丸化在水里,让目标喝下去,只要沾上一滴茶水,就可见效,轻则四肢酸软无力,重则削弱法力,最严重的后果就是法力尽失。

我长舒一口气,看来这不是毒药,云晟估计也是想通过这种方法控制住墨贤夜,然后把他带回师门发落。

纸上最后还写着,无论什么时候,只要药丸让墨贤夜吃下去,就立刻通知卢五爷。

我将香囊收起来,脑子里面乱糟糟的,回想着赵瘸子最后那样子,以及膀子上传来的不适感,都搅得我睡不着。

就这么躺到了半夜,我看着时间过了十二点,睁着眼睛,真的能看到卧室里模糊的场景。

这也验证了我之前的猜测,我的视力有所恢复。

心里面激动了一下,但是随即又自嘲的笑了笑,视力就算能完全恢复又怎样,命都快没了,还管什么夜盲症啊。

正想着,窗户那边忽然响了一下,就像是刮大风树枝落下来砸在窗户上的感觉。

外面起风了吗?

我没有过去开窗户查看,这深更半夜的,我有阴眼,怕看到不想看到的东西。

我继续躺在床上,耳朵却竖的高高的,没一会儿,店门冷不丁的被敲响,笃笃笃三声,没有规律,却也不急促,难道是半夜有人来买纸钱?

多事之秋,我决定先不管这些,可是那敲门声没一会儿又响了起来,还是笃笃笃三声,然后我就听到香姨的哭腔:“白丫头,快放我进去,我错了,救救我。”

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鞋子就要出去,看来赵瘸子真的尸变了。

还没走到门边,门上又传来笃笃笃三声,紧接着香姨又哭着将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我一下子顿住了脚步,眉头紧紧皱起,觉得不对劲。

如果赵瘸子真的尸变了,香姨即便是要找我救命,第一反应应该是一边跑一边给我打电话,就算电话没有拿到手,一路跑过来,跑到我门外也应该是气喘吁吁的直拍门,大喊大叫让我开门放她进来。

可是没有,她的声音虽然带着哭腔,但是却有条不紊,重复的敲门,重复的语式语气,太过机械化了。

外面的到底是不是香姨?这门我到底是开,还是不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