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忍住!

  • 生死祭
  • 想飞的鱼z
  • 2114字
  • 2022-02-24 17:15:12

我看着那张脸,跟看见鬼了似的,不敢相信已经死去的风水师怎么又好端端的站在了我的面前!

风水师死掉的那天夜里,我眼睛看不见,所以后续怎么处理的我不知道,难道他根本没死?

或者是假死?

他本来就是二老爷的人?

一愣神的功夫,风水师已经重新掐诀念咒,紧接着,门里面咚咚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用力的撞击。

我挣扎着爬起来,胡乱的从背包里面拿出黄符、护身牌等等,朝着门上不停的贴,咬紧牙关等着墨贤夜赶来。

我的动作激怒了一直站在风水师身后的二老爷,他几步上前,想要揍我,我却先发制人,膝盖一顶朝着他的要害而去。

但这二老爷并不像是邵管家描述的那样,不学无术,纵情声色,我的膝盖刚曲起来,他已经预判到我的动作,身子一伏,宽大的手掌一下子握住了我的小腿,用力往上一带,我整个人被掀翻了出去,在半空中一个后空翻,重重的跌落在地上,胸口被撞的猎猎的疼。

身后门上被撞的声音越来越响,感觉下一刻就会被冲破似的,我抬眼看向那二老爷,这人的伸手比一般的保镖还厉害,我能确定,他不仅仅练过,甚至还有修炼的功底。

这人的城府太深了,邵家上下多少精英人才,愣是被他蒙混过关,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自不量力的东西,敢坏小爷的事,那小爷就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他说着,手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寒光凛凛的匕首,他握着匕首朝着我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时候,我的视线模糊的就只能看到一道狭长的白光。

后背很快重新抵上了墙壁,我退无可退,胸腔里面火辣辣的疼,硬斗,我是斗不过这两人的。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一阵颤动,随即轰咚一声破裂,我只看到风水师手里的头骨迸发出一道幽绿的光芒,紧接着,咯咯咯的阴笑声猖狂的盘旋开来。

二老爷收起匕首,退后几步,狞笑道:“看来不用我动手了,真是送上门的点心。”

“如二老爷所愿。”风水师一开口,我愣住了。

不,这不是我所认识的风水师,他的声音嘶哑难听,像是被浓烟熏过一般,他说着话的时候,右手重新盖上左手握着的头骨,婴尸咯咯咯的笑声瞬间放大了几倍。

我看不到它们,但是那阴笑声却越来越近,两股阴风在我的身边盘桓,越来越近,我意识到它们要做什么,撑着墙一下子站了起来,狠狠地咬了一口舌尖,血腥味立刻在口腔里弥漫开来,血液混合着口水,用力的朝着四周喷出去。

舌尖血属至阳之物,女性虽不敌男性的,但威慑力依然很强。

阴笑声短暂的停顿了一下,下一刻却又变本加厉起来,阴风撞击着我的胸口后背,浑身忽然就动弹不得了。

就在我急的想骂娘的时候,地下室入口处的门轰咚一声被关上,所有人的视线都朝着那边看去,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斗篷男已经被拍飞了出去,几乎是下一秒,二老爷后膝盖被重创,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斗篷男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一道黑影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生生的将他提了起来,再狠狠的摔下。

他一直握在手里的头骨掉在地上,咕噜噜的朝着墙角滚了过去,他不甘的还想去拿,手却被踩住,我能听到噶扎噶扎骨头断裂的声音。

二老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了起来,握着匕首朝着墨贤夜的后背扎过去,我一看就急了,想都没想扑了过去,想帮墨贤夜挡一下。

当时那种情况,我根本没有思考的余地,我怕墨贤夜被偷袭,他败了,还有我什么事?

结果我刚挡到他背后,他已经转过身来,一把将我扯了开去,我只看到他另一只手蓝光一闪,二老爷的匕首在半空中顿住了。

墨贤夜的手微微一转,二老爷握着匕首的膀子扭曲了起来,匕首掉落在地,整条手骨被折成了难以想象的弧度,痛的二老爷哇哇大叫。

我当时说不上来是什么心情,墨贤夜这么厉害,我本应该高兴,但是当时我心里似乎恐惧比高兴要多。

他这个人很强大,却又太神秘,咬破的手指看不到伤口,能小幅度带着人飞走,手心里面时不时的还会冒蓝光,虽然云晟大师兄从小修炼,似乎都没这么……玄乎。

墨贤夜到底什么来头?

那一夜他来求救,第二天早上纱布上还有血,如果他身上的小伤口可以自愈,那么当夜又是谁造成了让他无法自愈的重伤?

他的仇家,怕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吧?

就在我惊诧的空档,墨贤夜已经将斗篷男和二老爷制服,控制在墙角,手里握着斗篷男一直拿着的头骨朝着我走过来。

我当时视力已经很不好了,盯着他的眼神都是模糊的,直到他将头骨塞在我的手里,我才如梦初醒:“你把这个给我干什么?”

他却又将二老爷的匕首递给了我:“你动手。”

“我?”我一脸懵逼,“你是让我毁了这头骨?”

墨贤夜点头,我一咬牙,握着匕首朝着头骨顶端扎了下去。

我本以为扎下去会骨头四裂,碎成一片,但是匕首没入头骨里面,顿时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响起,这些声音里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掺杂在一起,尤为的凄凉。

一股浓稠腥臭的液体从头骨里面渗透出来,穿过我的指缝,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手心里面的温度越来越低,冻得我整只手都麻木了。

前后不过一两分钟,我却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手里的头骨不断的颤动起来,幅度越来越大。

啪!

一声脆响,头骨炸裂开来,四分五裂,恶心的液体喷的到处都是,臭的让我想吐。

但就在同一时刻,一道白光刺入我的双眼,像是要将我眼睛烧着似的,痛的我放声大叫。

我想要用手却揉眼睛,双手却被墨贤夜握住,紧紧的,动弹不得。

“放开我,我痛,墨贤夜,我可能真的要瞎了。”我惊恐的大喊,可能也是因为疼,整个人都在崩溃的边缘。

墨贤夜却压着我说道:“忍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