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9.飞雷神印记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284字
  • 2022-02-27 23:39:03

听听。

这说的是人话吗?

开心个鬼啊!

满意个鬼啊!

在听懂潜台词的情况下,价码反倒是提高了!

你怕不是个魔鬼吧?

朱竹云的脸色青白交加,被气的差点没把满口银牙都咬碎。

“我是星罗帝国太子的未婚妻!”

朱竹云重重的重复了一遍。

她希望让对方明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动她就相当于动了整个星罗帝国。

虽然她这条命并不值钱。

但星罗帝国的面子可是很值钱的!

啪!

一道清脆响亮的耳光声,让朱竹清下意识的看了过来。

朱竹云呆滞的伸出手摸了摸火辣辣的脸蛋,清晰的触感和疼痛感告诉她,这并不是在做梦。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打她!

因此,在初次挨了一耳光后,朱竹云下意识的失神了片刻。

“除了这句话之外,你就没有什么其他会说的吗?”

“星罗帝国的太子妃?你信不信我马上就可以让你做不成这个太子妃?”

陆渊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猛然起身,用力的卡住对方纤细的脖颈,而后将朱竹云抵在树干上。

由于魂力导致身体提前发育的原因,十二岁的陆渊并不比十九岁的朱竹云矮多少。

从侧面来看,两人的身高基本持平。

但在看清楚陆渊饱含着杀意的眼神后,本身就感觉到有些窒息的朱竹云身体发软,然后不自觉的在气势上就矮了半分。

“你之所以能活到现在,主要是因为你的价值比这些人都高。”

“但如果有一枚不配合的棋子,即便这枚棋子有再高的价值也毫无用处。”

“毁掉一枚棋子的方式有很多。”

“例如...”

低沉的嗓音一顿。

嘶啦!

背部黑色的绢布被扯得粉碎。

夜行衣被发明出来主要还是侧重于潜伏、隐蔽。

因此,防御力并不出色。

朱竹云丰满的身躯一僵,眼中不自觉的露出一抹挣扎和恳求。

用力的张开嘴,却发现已经憋的说不上话来。

缺氧的情况不断加重,让她的大脑也变得昏昏沉沉。

直到这时,朱竹云才真正有些慌了神。

两只小手紧紧的抓在陆渊的大手上,似乎想要掰开这只钳着她脖颈的大手,小脚也用力的踢着陆渊。

但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下的朱竹云根本提不起来太多的力气,软绵绵的力道更像是撒娇而不是挣扎。

在朱竹清畏惧的目光中。

陆渊又安静的等待了片刻,直到感觉到对方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微弱后,陆渊才突然松开手。

两条大长腿无法给予朱竹云任何帮助。

她只能失神般的瘫坐在地上,遵循着本能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

陆渊蹲了下来,伸手捏住朱竹云的下巴,将朱竹云的小脸扳了过来。

“我的耐心有限。”

“再一再二没有再三的道理,想必你也清楚。”

“所以,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么?”

红唇翕动了一下。

一句虚弱无力的话语低低的传入了陆渊耳中。

“很好。”

虽然这么说,但陆渊的眼神依旧深沉如水。

伸出手摸了摸对方背部上光滑细腻的皮肤,指尖闪过一丝银芒。

啊!!!

朱竹云下意识发出一声痛呼。

“闭嘴!”

冷冷的声音响起。

朱竹云眼中泛着泪花,伸出小手用力的捂住嘴巴。

虽然不清楚这个魔鬼正在对她做什么,但大概率是一些限制她的手段。

不过出乎预料,朱竹云的心中竟然没有什么太多的仇恨感,反而觉得是一种理所当然的事情。

如果没有这些手段制衡她的小命,她反而要感觉到心疑。

陆渊指尖的银芒闪烁了一下,随后消失不见。

银色的古法“渊”字在朱竹云的后背上熠熠生辉,但很快就黯淡了下去。

黯淡下去后,更像是一个简单的纹身。

“运气还不错。”

这个字就是他所开发出来的飞雷神印记。

只不过他目前还无法像门师傅一样,可以通过攻击将飞雷神印记无声无息的打入对手体内。

但他目前可以勉强的做到将飞雷神印记埋入人体。

陆渊摸了摸这个字。

“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知道。”

朱竹云老老实实的回答着。

“不知道那就最好老实一点。”

不咸不淡的噎了朱竹云一句,陆渊站起身来。

“滚吧!”

朱竹云眼中闪过一丝莫名其妙的委屈,贝齿轻咬,捡起地上被扯碎的夜行衣,身影微动,已经闪入丛林消失不见。

朱竹清微微有些意动。

“别想着去追了,追上了你也打不过。”

陆渊毫不留情的给这名少女泼了盆冷水。

一个大魂师去挑战一个魂尊...

刨除魂力等级的差距,魂尊要比大魂师多一个魂环!

换而言之,也就是多了一个威力更加强悍的千年魂技!

就算是这个魂尊的心态炸裂,容错率也比大魂师高得多。

除非是一些武魂品质非常高的魂师,才有跨境作战的可能。

例如:昊天锤、七杀剑、骨龙、蓝电霸王龙...

幽冥灵猫肯定是不行的。

幽冥白虎说不定可以做到跨境作战。

“能告诉我她究竟和你说了些什么吗?”

沉默良久,少女还是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开口问道。

对于自己的姐姐,朱竹清的心态总是会变得很复杂。

一方面,她告诉自己,要毫不犹豫的下手杀掉对方。

另一方面,却总是在怀念小时候姐妹俩一起度过那些愉快的时光。

陆渊挑了挑眉毛。

“你想知道?”

沉吟半晌,朱竹清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想知道。”

“她说,你可以管我叫姐夫了。”

“不愿意说就算了。”

少女面无表情的冷哼一声。

这话一听就是假的。

不论是她,还是她姐姐朱竹云,都被婚约绑的死死的。

姐夫?

先不谈嫩草吃老牛的问题,单单星罗皇室的那关就过不去!

陆渊尴尬的摆了摆手:“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实际上,她说的是,你和我的这门亲事她单方面同意了。”

少女清亮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气恼。

“不信?”

陆渊清晰的看见了少女眼中的气恼,笑着反问道。

“你觉得我应该相信吗?”

“我觉得你应该相信,朱竹清。”

“你知道我的名字?”

朱竹清下意识升起了一丝防备之心。

“知道,因为这是你姐告诉我的。”

盯着镇定自若的少年看了半晌,朱竹清眼中闪过一丝明悟之色。

“大骗子!”

她忿忿不平的说道。

虽然不清楚具体是怎么一回事,但直觉告诉她,对面这个大骗子绝对不是从她姐姐那里得知她的名字的!

“别叫我大骗子,我有名字的。”

“我叫陆渊。”

“朱竹清。”

看着少年伸出来的手,少女稍稍犹豫了一下,伸手浅握了一下,却没想到被少年紧紧握住不撒手。

这是嬉皮笑脸的少年和面容清冷的少女第一次相遇。

也是第一次记住了彼此的名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