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8.战利品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127字
  • 2022-02-27 16:48:49

“你...”

朱竹清看着被陆渊扛回来的朱竹云,忍不住瘪了瘪嘴。

说实话,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的心中竟然有了一丝丝不快。

这丝情绪来的太过突然,而且有些莫名其妙。

但在看到朱竹云被陆渊毫不留情的扔到地上后,这丝情绪瞬间消散而空。

“我什么?”

少年反问道,疑惑的目光中似乎夹杂着一点点笑意。

朱竹清下意识扭过头,不敢去和少年对视。

黑色的发丝垂下,遮住了少女面容上略显复杂的表情...

还有那稍稍有些绯红的脸蛋。

“没什么...”

“只是感觉有些太热了...”

含糊其辞的解释一点都不符合少女冷清的性格。

“太热了?”

陆渊将手凑到火堆前试了试温度,又看了一眼朱竹清所在的位置。

“按常理来说,不应该啊...”

刚刚冷清下来的脸蛋似乎又有烧起来的迹象,朱竹清一言不发的站起身来,坐到了一个距离少年较远的地方。

虽然也可以被火光照耀到,但一直悸动的内心却慢慢恢复了平静。

她有婚约。

她有未婚夫。

所以,即便是并不能确定的心动,在少女的观念中都等同于一种背叛。

一声嘤咛打断了少女的思绪。

朱竹云迷茫的睁开眼睛。

脑后的疼痛感依然存留着,只不过减轻了许多。

温暖的火光在瞳孔中跳动着,让满心疲惫的她下意识想要昏睡过去。

嗖——

尖锐的破空声响起。

朱竹云还未回过神来,就看见自己眼角处已经多了一只短剑。

瞳孔不自觉的放大。

一粒圆润的血珠从朱竹云眼角的皮肤上滑落,滴落到紧贴着脸的剑刃上。

但凡这只短剑在投掷过程中往内侧偏离分毫,结果都会是另外一种。

饱满的弧度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朱竹云瞬间坐了起来。

看着不远处一脸仇恨的妹妹,还有坐在火堆旁边人畜无害般的少年,朱竹云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人生无常。

前脚作为追杀者的她,后脚就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命运属实是充满了戏剧性。

朱竹云没有反抗,没有逃跑,也没有召唤武魂附体,反而是擦了擦眼角的血珠,安静的坐在原地。

战力差距太悬殊了。

悬殊到,让朱竹云看不见一丝一毫的希望。

与其选择一种狼狈的死法,朱竹云还是希望自己能体面的离开。

“为什么要阻止我?”

看着朱竹云安然无恙的坐了起来,朱竹清攥紧了拳头,锋锐的指甲刺破了手掌,一丝丝鲜血顺着手掌淌下。

但少女却没有管这些,反而目光炯炯的盯着陆渊,似乎是想要得到一个满意的回答。

如此近的距离,以她的准头,根本不可能失手!

更何况朱竹云的体型比练习时使用的靶子大多了!

没有命中目标,只能说有人在中间插手了!

在场一共三个人。

她是出手者,朱竹云是靶子,那么另一个人肯定就是插手者。

陆渊也确实插手了。

但插手的方式却无人知晓。

空间特有的诡秘性让陆渊出手间很难被人察觉到。

只能说,女孩子的第六感是真的灵。

根据基础条件就可以让思维跳跃性的直接找到结果...

属实耍赖皮。

“你们之间的事情我懒得管。”

“包括过往的经历,对错,亦或是仇恨等等。”

“但作为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你并没有资格来决定我的战利品的生死!”

“尤其是你之前还砸塌了我的烧烤架。”

陆渊伸手指了指不知所措的朱竹云,望着满脸愤怒的朱竹清说道:

“这是我抓回来的战利品。”

“所以我阻止你杀掉她是一种很正常的事情。”

朱竹云在一旁欲言又止。

平白无故就成为了“战利品”。

真的是...让人不知道怎么形容为好。

最起码此时此刻,朱竹云是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去形容自己快要爆炸的心态。

不过,这种快要爆炸的心态,却在少年如同万古寒冰一样的目光中硬生生被冻熄火了...

熄火了...

所以,朱竹云只好一边谴责着少年不讲武德,一边保持着微笑装木头人。

在对面这个救命恩人理由相当充分的情况下,憋了一肚子闷气的朱竹清只好死死的盯着朱竹云,似乎想要用目光将朱竹云就地解决。

“我愚蠢的妹妹哟...”

朱竹云腹诽着,然后给自己的妹妹回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这算是什么?

炫耀吗?

一个战利品而已,有什么可炫耀的!

少女生气的咬了咬嘴唇,冷哼一声,继续死死的盯着朱竹云。

看了一会儿朱家两姐妹演绎的无声默剧后,陆渊轻轻的拍了拍手掌。

清脆的掌声将朱竹云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我这里有两条路可以供你选择。”

“第一条,死路。”

“第二条,供我驱使。”

“选吧?”

朱竹云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只要是精神稍微正常点的人,都不会选择第一条路。

但第二条路的条件属实有些苛刻。

所以,朱竹云委婉的说道:

“这位强大的魂师阁下,今日之事小女子做的确实欠缺考虑,冒犯了阁下,属实有些失礼。

但小女子愿意为今天的事情做出赔偿。

而且,小女子不仅是星罗帝国公爵府的长女,还是星罗帝国的太子妃,您看...”

潜台词就是说:

老娘眼神不好,踢到你这块铁板也知道错了;你开个价,这样我可以赎命;但你也别想狮子大开口,老娘身后的背景也很硬,真把我杀了,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呦呵?

陆渊差点没被气笑。

对方的小命都在他手里,还有本事威胁他?

合着谁才是战利品啊?

但陆渊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不咸不淡的问道:

“星罗帝国公爵的长女是吧?”

“是。”

“还是星罗帝国的太子妃?”

“是。”

朱竹云心中暗喜。

看样子,眼前这个涉世未深的少年应该是被这两个名头唬住了。

“既然你的身份这么高,那我开的条件很明显低了啊!”

“不仅低了,而且显得很没有诚意。”

“对于你的诚实且诚恳的发言和建议,我表示非常满意,并且给予表扬和鼓励。”

“我呢...也不是一个听不进去别人建议的人。”

“所以...”

“第二条路临时更改为:除了要供我驱使之外,还要保持对我绝对的忠诚。”

“怎么样?”

“开心不?”

“满意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