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73.一名出色的女下属,应该...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148字
  • 2022-03-31 13:12:21

让一位魂斗罗做她的下属?

还附赠了一个魂帝以及一个小侍女?

朱竹云直接被这个天降大礼包砸晕了。

不怪她。

毕竟,还从来没有那个势力会如此大方。

哪怕是武魂殿都不可能随随便便赠送出一位魂斗罗。

虽然此事还未尘埃落定,但就凭借着这份突如其来的信任,朱竹云觉得,自己就没有跟错人!

听闻此话,蛇婆朝天香本就有些佝偻的身躯瞬间又低了几分。

献上忠诚这种话,听听就可以。

哪怕是她当真了,对方也不会当真。

更何况...

还是给一个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女孩的小姑娘当属下!

简直是对她们盖世龙蛇的羞辱!

如果说是给面前这个实力强大的少年当属下,蛇婆朝天香一点意见都没有。

面对强者,要懂得尊敬。

但...

“有意见就说出来嘛...”

“我又不是不接受意见。”

看着面前笑眯眯的老怪物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蛇婆朝天香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低声说道:

“老身没有意见。”

这绝对不是畏惧。

更应该叫做审时度势!

面色难看的对着朱竹云一躬,蛇婆朝天香硬着头皮说道:

“属下朝天香,见过...”

“朱竹云。”

听见这个略有些耳熟的名字,蛇婆朝天香一愣。

如果她没记错,朱竹云应该是星罗帝国的太子妃吧?

下意识瞄了瞄四周,直到这个时候,蛇婆朝天香才发现,自己所处的这间房间里的装饰有多么华贵。

虽然无法与魂骨的价值相比,但普通贵族肯定是用不起这么多珍贵的东西来点缀一间房间。

所以...

那个恐怖的老怪物难不成是星罗帝国的太子——戴维斯?

不!

不对!

更有可能是朱家的某个老祖宗出世!

一瞬间,蛇婆朝天香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答应的太草率了点?

无论这个少年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按照目前在场的人来看,做的很有可能是一场改天换地般的大事。

做成了还好说,没做成...

万千思绪瞬间从脑海中浮现,然后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消失着,最后留下了最重要的那一条。

默默的叹了口气,蛇婆朝天香恭敬的说道:

“诧闻您的名字,老身有些失态。”

嘴角微微勾了勾。

朱竹云无语的伸出手,把仍然处于躬身姿势中的蛇婆朝天香扶了起来。

虽然这话听起来没毛病,但从某种角度上来看,二者也算是同病相怜。

当然,对方无疑要比她更惨,甚至还被拖家带口的抓了过来。

不过,却莫名的符合武魂殿一贯的作风。

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朱竹云对自己的想法更加确信。

“去给她们找点吃的...”

少年指间飞舞的幻影猛然停住,随后补充道:“不用找治疗系的魂师,武魂真身被破后轻微的反噬而已。”

轻微的反噬...而已...

若不是明知道自己打不过,蛇婆朝天香一定会上去狠狠的喷对方一脸吐沫星子。

武魂真身被破后的反噬如果算是轻微,那还有什么反噬算得上严重?

武魂破碎吗?

朱竹云轻轻的点点头,出门吩咐自己的侍女。

大多数魂师都没有魂导器。

有魂导器的,也很少会选择往魂导器里塞干粮。

即便是塞干粮,也会选择那种口感不好、但可以快速补充体力的食物。

更何况...

是魂兽肉不好吃了、还是现买的干粮不新鲜了?

为什么要提前准备这些无用的东西呢?

因此,在被强制关在空间里两天后,盖世龙蛇夫妇身上仅存的一点干粮也被消耗殆尽。

这也是孟依然为什么被饿的前胸贴后背的原因...

不多时,一顿丰盛的夜宵被送了进来。

虽然不知道自家大小姐为什么突然要吃夜宵,但作为一名尽职尽责的厨子,他只需要负责做就是了。

反正又不用他花钱采买食材。

狼吞虎咽般的吃着热气腾腾的食物,孟依然差点没掉下来眼泪。

硬邦邦的干粮配上冷冰冰的水,这就是她在这两天中所吃的东西;连个热乎点的东西都没有也就罢了,后来还发现干粮似乎不够吃,需要省着点吃...

简直是悲催到家了!

心酸的看着自己的孙女,朝天香由心而外的感到愧疚。

如果不是她莽撞的举动,老头子和孙女也不至于落魄到这个地步。

看了看生死未卜的孟蜀,朝天香怎么也吃不下去。

殊不知,孟依然这个孙女倒是比蛇婆朝天香看的明白。

反正结局已定,纠结那么多有必要吗?

听吩咐就得了!

阶下囚没有谈条件的资格!

“主上~”

软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朱竹云可怜巴巴的瞅着陆渊,欲言又止。

“你那种掌控方式只适合一些死士...”

招招手示意孟依然过来,随后陆渊毫不留情的伸出手掌覆在孟依然的额头上。

刺啦!

一阵热锅下油的声音响起。

孟依然瞪大了眼睛,额头上的剧痛让她无法理智的思考,疯狂的挣扎着,惨叫着,但却被一只大手死死的捂住了嘴巴。

半晌,陆渊轻轻松手,孟依然目光呆滞的瘫软了下去,被蛇婆朝天香慌忙抱住。

一个银色的符文赫然印在了孟依然的额头上,熠熠生辉!

看见这似曾相识的一幕,朱竹云娇躯不由得发颤,紧紧的从后面抱住少年,似乎是在恐惧。

“看懂了没?”

轻轻的皱了皱眉毛,陆渊问道。

好一会儿,朱竹云算是调整好了激动的情绪,轻轻松开手,点点头。

“那就好。”

少年满意的点点头,接着说道:

“有些时候,其实并不需要强行控制一个人的思想;只需要控制住一个人的生命就可以。”

“如果他觉得有什么东西比他的生命更加贵重,那我们应该尊重他的观念,并且送他一程。”

少年的黑瞳愈发深邃,额头上的独眼慢慢闭合,轻轻放下手抚摸着小猫咪柔顺的黑发。

邪恶的低语回荡在房间内。

窗外的夜幕又深沉了少许。

一朵鲜花的命运就是绽放。

无论这朵鲜花是罪恶的,还是善良的,终究是要遵循命运的安排。

对敌人的残忍,就是对自己的仁慈;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而众所周知...

他并不会对自己残忍。

感受着炙热的大手撩动着自己的头发,朱竹云努力的控制住颤抖的娇躯,悄悄的控制自己的尾巴缠绕了上去。

作为一名合格的女下属,应该为主上分担忧愁不是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