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71.非常抱歉,扰了您的雅兴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346字
  • 2022-03-30 21:50:32

将鞋子脱下,柔顺的黑发被解开,如墨一般撒下遮住了白嫩的后背,一件件繁琐的皮衣连同内甲被卸下,取而代之的则是白皙的皮肤。

玉手轻按开关,暗黄色的灯光洒下,给这间房间增添了一丝丝暖意。

或许,正是因为这间房间的主人性格冷清,才更喜欢这种不一样的气氛。

安静,温馨,却不张扬。

温热的水从花洒中喷出,少女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安详之意。

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觉得自己是朱竹云,而不是别人口中“星罗帝国的太子妃——朱竹云”。

大权在握的感觉很好。

朱竹云从来没想过会是如此的美妙。

她的未婚夫——戴维斯,毫无防备的把所有开放给了她。

因此,按照正常逻辑,她也应该把全部的事情跟戴维斯如实相告。

但...

一头白虎,又怎么敌的过阴险狡诈的恶龙呢?

而且,这头白虎甚至都没看见隐藏在暗中的恶龙。

依旧自大、自满、极度自信的把目光放在了一个错误的选项上,试图从这个错误的选项中找到正确的答案。

殊不知,提出这个错误选项的人,本身就是个错误啊!

当然,如果戴维斯能把戴沐白连同她妹妹朱竹清一并干掉...

也是件好事。

这样,当计划完成时,她这枚棋子就是唯一的了!

只有不可或缺,才愈发珍贵。

更何况...

“就连我,也不知道对方终究要做什么啊!”

幽幽的叹道。

纤纤玉指顺着锁骨滑入了沟壑之中,接着一路往下。

是否会成为弃子,朱竹云不清楚。

但如果没有其他的棋子可供选择,她就不会成为弃子!

至于棋手的许诺...

玉腿轻颤,朱竹云仰起头,眯着眼睛暗自想道:就当对方没许诺过好处罢了...

反正,她要的只是她自己的命。

当事情真走到那一步的时候,戴维斯要怪,就怪他自己手段不硬吧!

毕竟...

戴维斯并不是她的效忠对象...

不是吗?

眯着眼睛,朱竹云恍惚间竟然看见了自己身前站着一位少年。

一身黑袍,额嵌独眼,肩膀上站着一只大版的黄皮松鼠,还背着一个单肩包,正满脸古怪的看着自己...

看着自己...

自己...

“啊...”

尖叫声下意识响起,但旋即被反应过来的朱竹云及时掐灭在嗓子中,伸手迅速的扯过一旁的浴袍遮住春光。

“非常抱歉,扰了您的雅兴。”

少年优雅且淡定的轻轻躬身,然后丝毫不见外的推开浴室门离开;在出门后,还贴心的合上了门,并且附上了一句:“祝您生活愉快。”

脸色青白交加,心中仿佛有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

如果说,这个时候有人问朱竹云:最想做的是什么事?

朱竹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把我刚才的那段记忆剪掉。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对方。

半晌,朱竹云穿戴整齐的从浴室里走出来。

从容不迫、沉稳大气的气场,配合上雍容华贵的衣貌,仿佛这里不再是闺房,而是星罗帝国的皇宫里。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宫殿。

按照朱竹云目前的气场,怎么算也是个正宫皇后。

当然,这都是装出来的。

好在陆渊也没戳破对方的纸壳子。

万一戳破了,把对方刺激的恼羞成怒反问自己: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点冲动吗?

到时候他该怎么回答?

那岂不是更尴尬了?

所以,干脆把这件事忘掉,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就好。

反正吃亏的也不是他。

但少年丝毫没有注意到,其实他自己的思想已经发生了一定的变化。

若是过去,他的第一选择毫无疑问是冷着脸把朱竹云揪出来,但现在,他采取了更为理智且委婉的方式去应对。

似乎是猜到了对方的来意,朱竹云伸手从胸前的虚空中拽出了一个小箱子,打开,里面放着密密麻麻的文件袋。

“这是属下组建出来的全部势力...”

“以及一些比较重要的情报。”

陆渊粗略的看了看,似乎是不经意间的提问道:“有天斗太子的情报么?”

“有。”

细心的翻看了一下,朱竹云把一个文件袋挑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简单的翻看着,两者谁也没说话。

房间内暂时的恢复了安静。

但这份安静并没有持续太久。

轻轻的放下手中的文件,陆渊脸上挂着几分难以掩饰的失望。

出乎他的预料。

但也并未出乎他的预料。

这份资料上写的全部都是太子雪清河的一举一动,并且给出了一定的推测。

由此可见,朱竹云的情报网发展的真不错。

任何一个帝国都不是那么好渗透的。

能渗透到皇庭内的人员,无不是精英中的精英。

这些人很有可能决定一场战争的走向。

但...

还是没看清本质啊!

天斗太子的真实身份为什么没有人怀疑过?

纨绔雪崩为什么很少有人关注?

从一开始,关注点就放歪了!

不过,若是这些人真能查出雪清河的真实身份是千仞雪...

怕也无法把这份情报传回来。

如果能传回来,那只能证明一只大鱼咬钩了。

别误会,这条鱼指的不是武魂殿。

而是指朱竹云借鸡生蛋所培养出来的情报网。

千仞雪身边,明面上的牌就是两位封号斗罗,暗中甚至可能还有供奉殿所派出的支援力量。

哪怕是一般的封号斗罗,都不一定能从这个阵容下逃出来,一些修为魂尊、魂宗的情报人员就更不用提了。

只要查出来,没死,那肯定就是鱼饵。

这点根本不用怀疑。

察觉到少年有些失望的神色,朱竹云的心中一紧。

这个表情很明显是不满意。

而不满意的代价很可能是...

她被当成一枚无用的弃子,最终被处理掉!

而和她有同样身份的朱竹清,毫无疑问是接替她位置的人。

尤其是...

朱竹云偷偷瞄了瞄少年年轻的容貌,不禁在心里哀叹一声。

年龄合适、样貌和身材也很好、气质清冷、坚韧不拔,她的妹妹朱竹清对大部分年轻人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虽然不清楚眼前的少年是否心动,但朱竹云觉得,她妹妹应该不会蠢到拒绝。

有一个百分之八十往上的活命几率,谁愿意去赌一个连百分之十都不到的活命几率啊?

很多愚蠢的抉择往往都是被现实所迫。

若是有非常多的可选项任由挑选,只要有基本的智慧,恐怕每个人都能无忧无虑的活下去。

所以...

她的优势在哪儿?

这个优势要足够突出,且碾压她妹妹朱竹清。

毕竟第一次见面时,她可是完整的观看了英雄救美的过程。

虽然那个时候她是以配角加反派的身份登场的...

但那不重要!

犹豫再三,朱竹云还是对残酷的命运低下了头。

偷偷在魂导器中取出一条细细的小马鞭递了过去,朱竹云别过脸去,不敢看对方的神色。

一脸懵逼的接过小马鞭,陆渊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以下几个问题:

朱竹云把这玩意递过来是几个意思?

她是在隐喻还是在直示?

我现在该做什么比较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