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70.背刺总是来的辣么突然...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417字
  • 2022-03-30 16:23:13

似乎是喝完了果汁,另一只大皮卡丘挥舞着爪子,驱赶着诸多幼崽回到了单肩包里。

全程无视坐在一旁的叶泠泠。

似乎是感受到少女充满了求知欲的目光,陆渊轻笑一声,自顾自的说道:

“当你们用出“驯服”这个词的时候,本身就是站在了魂兽的对立面,并且把魂兽设为了假想敌。”

“而当你把“驯服”换成“朋友”后,你就会发现,这是一件相当简单的事。”

“毕竟...”

摇晃了一下玻璃杯,轻轻把它推到叶泠泠面前,少年意味深长的补充道:“没有人会拒绝一位强者的友谊...”

自顾自的站起身来,两枚亮闪闪的金魂币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桌子上,整齐,并且被放置在了一个非常显眼的地方——桌子的正中央。

少年从叶泠泠身边走过,略有几分缥缈的声音传入了少女的耳中。

“非常高兴能够认识你,过于羞怯的...”

杯子被一只小手转动过来,杯壁上,一层凹陷的字迹显现出来,刚好把那段未说完的话补充完整。

“叶泠泠女士。”

下意识回头,却发现身后已经没有了那个少年的身影。

叶泠泠皱着眉头,看着杯壁上的字,暗忖了片刻,最终还是放弃了纠结,放下杯子慢悠悠的往回走。

真是个奇怪的人!

殊不知,早已经跑到八百米外的陆渊也疑惑的计算着时间。

皇斗战队从这个时间段,就开始了踢馆生涯吗?

虽然不清楚原著里,具体都到了哪些大斗魂场踢馆,但在天斗境内,皇斗战队无疑是很强的一只队伍。

不过...

“蓝电霸王龙家族可真是会押宝啊!”

默默地吐槽了一下上三宗的那些老狐狸们神奇的操作,陆渊毫不在意的把此事抛到了脑后。

如果是那些老狐狸们当面,他还要小心三分。

但区区一个皇斗战队...

连目前的三眼金猊都打不过,根本不值得他关注。

说句难听点的话:连做他手里的棋子都不够格。

眼看着天色渐暗,无声无息间,陆渊借着夜幕的掩护已经消失不见。

...

星罗帝国。

太子府。

这是一座豪华的府邸。

不过,只有这样豪华的府邸才能配得上居住在这里更加高贵的主人——星罗帝国的太子、戴维斯。

和大多数官员的看法一样,朱竹云也觉得,戴维斯在未来继任星罗帝国皇帝之位几乎是一种必然。

实力强大,手段狠辣,做事果决,目光敏锐,心思缜密,外加上经营多年所积累起来深厚的底蕴...

可以说,拥有了这些品质的人,已经算是一个成功者了!

剩下的极个别缺点,就只能交给时间来慢慢解决了。

有些事情总是急不得的。

坐在书房里,优雅的给自己斟了杯茶,朱竹云眯着眼睛,如同小猫一样,慢慢品味着。

当然,以上皆是她之前的看法,而非现在的看法。

凭借着星罗皇室以及星罗朱家所立下的扭曲规定,她这个太子妃,可以说是渗透的如鱼得水。

不!

甚至如鱼得水都不足以形容。

戴维斯对她开放了所有能开放的部门,其中甚至还包括了戴维斯亲手组建的情报部门,以及私下招募并加以培养的死士。

得到了戴维斯的允许后,朱竹云光明正大的把忠于自己的心腹安插了进去,并且不断的从中汲取力量,借用着戴维斯的情报网快速发展着自己的势力。

这番借鸡生蛋的举动并没有引起戴维斯的怀疑。

因为...

高大挺拔的金发青年,推开房门走了进来,看见自己的未婚妻依旧是一副满面愁容的样子,心疼的走了过去,坐在了朱竹云的对面。

“怎么,还因为你妹妹的事?”

清冷的目光扫过戴维斯有些不太老实的手,朱竹云轻咳一声,用折扇不声不响的阻拦了一下,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带着几分如麝如兰的香气说道:

“根据调查,我那个不省心的妹妹已经到了天斗境内,找到了你那个弟弟...”

“还用继续说下去么?”

不知从何处取出来一个硬皮的本子,朱竹云递给了戴维斯,示意让对方看一看。

讪讪的收回手,戴维斯打开本子,认真的翻看着。

不多时,戴维斯看完了情报,将硬皮本子随手扔到桌子上,一言不发的沉默着。

朱竹云那个不省心的妹妹他听说过,也见过几面。

原以为自己的未婚妻只是神经过敏,过于紧张,却没想到...

她那个妹妹竟然真搞出了点名堂来!

戴沐白这个废物,早些年被打废的心气竟然在自己未婚妻妹妹的帮助下,开始慢慢重塑。

从情报中记录下来的一举一动皆可以看出,虽然这个重塑的过程极其缓慢,但戴沐白已经找回了基本的自律!

而且“自律”这种品质,还是戴沐白第一个找回来的!

自律是一种非常可怕的东西。

戴维斯非常清楚这一点。

纵观星罗帝国皇室这么多年的历史,自律者要么成为了最后的赢家,要么则是赢家走过的道路上最难啃的硬骨头!

而一个完全体的戴沐白,还有一个韧性十足的朱竹清...

哪怕这两个人因为默契度的原因,使用不出来武魂融合技,也足以让戴维斯感到头疼的了!

这意味着他一手维持的大好局面随时有可能被崩灭。

夺嫡这种事是极其危险的。

不止是对皇子本人来讲,对那些投机者来讲也是一样。

但之所以还有那么多的投机者,主要还是因为得到的利益实在是太大了!

赢家通吃,输家一无所有。

这是最现实的写照。

一个毫无长处、心气被打废、注定以失败告终的皇子,肯定是没有人愿意追随的。

但当这个皇子展露出锋芒,哪怕只是一点点锋芒,也会有死里求生的追随者过来追随。

当第一个这样的追随者出现,第二个第三个也会随之而来。

这个时候,为了避免基本盘被动摇,戴维斯知道自己就会被事实逼着和戴沐白进行对决。

没有人可以和大势相抗衡。

所以...

拳头猛然攥紧,清脆的骨爆声响起,戴维斯锐利的眼睛微眯,一抹毒辣闪过。

铲除一颗参天大树,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幼苗时期把树苗毁掉!

如此,就没有了未来的参天大树。

“竹云,放心,此事我会慎重处理的。”

面色微沉,戴维斯站起身来,拿起刚刚被扔在桌面上的硬皮本子塞进魂导器里。

看了眼渐暗的天色,朱竹云脸上的愁容明显消散了不少,优雅的站起身来说道:

“天色不早,我就先回去了,殿下记得保重身体。”

“我送送你。”

“不用,马车已经在外面了,还望殿下留步。”

依依不舍的送走了自己冰清玉洁的未婚妻,戴维斯紧皱着眉头,在书房里踱步,似乎在思考怎么处理戴沐白这对儿不稳定的因素。

殊不知...

“蠢货罢了...”

车厢中响起扣人心弦的声音。

车厢外,一脸木然的车夫挥动着手里的马鞭,机械般的抽打着马匹,不轻不重,带有独特的韵律感。

不过,若是专精精神力的强者,或许可以发现车夫的异常。

那是一枚奇特的符文。

散发着银色的光芒。

被死死的镶嵌在了车夫的眼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