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7.倒霉的朱竹云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611字
  • 2022-02-26 21:14:24

朱竹清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少年。

刚刚在心中建立起来高大的形象直接崩塌。

好在她本身就是冷清的性格,这才没导致面部破功。

幽幽的叹了口气,朱竹清好心的提醒道:

“你吃不下他们的。”

“他们驱使着十万年魂兽?”

“...没。”

“那他们中有封号斗罗?”

“...没。”

陆渊翻动了一下手中的肉串,头也不抬的反问道:

“这也没有那也没有,我凭啥吃不下?”

朱竹清嘴唇翕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旋即被迎面而来的肉串堵住了嘴巴。

“我看你就是饿了。”

“尝尝,我自认为手艺还算不错。”

陆渊也拿了一串烤好的肉串品尝着。

说实话,手艺这玩意真的是练出来的。

一开始进入星斗大森林的时候,他可是狼狈的很。

别说吃烤肉串了。

吃素的都赶不上茬!

对于素食动物来说,找不到食物的陆渊无疑是个外门汉。

对于肉食动物来说,无法茹毛饮血的陆渊也是个门外汉。

所以,为了填饱自己的肚子,陆渊不得不尝试自己做饭。

从一开始常常被烤的焦糊的肉块,到现在色香味俱全的肉串,可以说全是被生活逼出来的...

但他目前也只会这一种厨艺,其余的炖、煮、炒等等,皆不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

除了厨艺之外,陆渊还验证了一个事实。

吃啥补啥。

这句话说的没毛病,但确实片面了些。

因为魂兽身上并不是每一个部位都能吃的。

但大量吃魂兽肉,确实可以起到增强身体素质、快速补充魂力等效果。

他这一身四十六级的魂力,最起码是有四分之一要归功于吃魂兽肉。

当然,吃完魂兽肉后,辅以生死之战是必须的一个环节。

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拉升他魂力等级上限。

所以陆渊经常在吃完肉之后,随便找个实力强劲的魂兽打一场架。

然后他的魂力等级就在不知不觉间又破了一级...

这个效果不只对他一个人好使,对于大多数食肉系或杂食系的魂兽来说,都是通用的。

啃食同为兽族的血肉,可以有效的提升自身的年限。

他用这种方法,强行将一只不知道品种的小白鼠堆进了千年。

一只没有血脉、没有传承、没有攻击能力的幼年小白鼠,硬生生吃成了千年魂兽...

也算是达到鼠生巅峰了。

恼怒的将肉串拿在手中,朱竹清皱着眉头似乎还想要说什么。

陆渊轻笑一声,趁着朱竹清从口中拿下肉串的空档期间开口道:

“十五分三十七秒。”

“说实话,你们的耐心和毅力真的让我很吃惊。”

朱竹清心中一惊,下意识四处观望。

树影婆娑。

严重的遮挡了视线。

这是敏攻系魂师最喜欢的环境之一。

“遇见这种情况,最好的处理方法是将火堆立刻熄灭,因为在火堆附近的人毫无疑问会成为靶子。”

陆渊平静的说着,然后将手中的树枝扔进火堆中。

当年不清楚这点。

贸然在黑暗中生火,险些没被一头千年的黑色豹子一击毙命。

火焰对于一些魂兽的威慑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顶多能震慑住一些十年魂兽。

从那以后,陆渊就明白,没有强大的实力,最好还是不要在夜间生火。

防不胜防的意外在夜间会经常发生。

就像是此时此刻,一只弩箭已经在悄无声息之间停在了他的面前。

剧烈的毒性已经将秘银材质的箭头染的乌黑。

目光瞬间变的冰冷,但很快恢复了原样。

“这个打招呼的方式可不怎么样。”

陆渊笑着说道,然后把目光放在了从黑暗中走出的女子身上。

看着眼前镇定的少年,朱竹云在心中叹了口气。

说实话,现在的局面确实有些棘手。

眼前这个少年虽然年轻,但实力也在水准线之上。

从刚刚轻松的挡下淬毒的箭矢就可以证明一二。

但在两个魂宗和一个魂王压阵的情况下,还翻不起什么浪花。

不过,她的目标并不是眼前这个少年。

而是少年身后的朱竹清!

她现在没心思再去触碰什么麻烦了,她只想立刻、马上就地解决朱竹清,然后为这场斗争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所以朱竹云单刀直入的说道:

“星罗朱家办事,闲杂人等让开!”

语气中夹杂着淡淡的杀气。

但这丝杀气很快就被如同惊涛骇浪一般的杀气所镇压。

淡红色的气流如同实质一般缠绕在陆渊的身上。

刺骨的寒意让朱竹云的身体下意识僵住。

但作为一个见过大世面的女子,朱竹云仅仅在瞬间的失神后立刻反应了过来。

“全力攻击!!!”

声音中带着一份沙哑。

就像是过于激动而导致破音的那种沙哑。

武魂瞬间附体。

黄黄紫三个魂环浮现出来。

如同逃命一般,朱竹云顾不得自己的仪态,拼命似的往反方向逃窜而去。

踢到铁板上了!

这是朱竹云唯一的一个念头。

虽然不知道对方具体的实力,但就这份杀气而言,绝对是个狠角色!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道理,被朱竹云用自身的行动诠释的淋漓尽致。

数十道魂技划破了夜空,却通通被一分为二。

同样一分为二的,还有他们的身体。

作为死士,他们确实完美的服从了命令。

但在空间切割面前,他们的抵抗确实是徒劳的。

和其它武魂不一样。

陆渊的武魂本身就是一种纯元素类的武魂。

纯元素类武魂只存在于猜想中,而从未被证实过。

因为从理论上来讲,人类的身躯几乎不可能承受住纯元素武魂觉醒时的冲击。

即便是极致之火、极致之冰、极致之雷、极致之光等等,也都是借助一些强大的兽武魂勉强承载住的。

直接觉醒纯元素武魂,大概率只会爆体而亡。

强大是肯定的。

但无法趋使的强大却毫无用处。

而对比水火光暗这些基础元素来说,空间无疑站在了元素的顶峰。

差一丝,即差天涯。

这句话用来形容空间属性的强大一点都不为过。

因为空间是可以折叠的!

一次折叠,二次折叠,三次折叠,四次折叠...

其它元素掌控者费尽全力击碎的空间,在空间掌控者的眼中不过是随手就可以为之的东西。

毕竟一个做的是加法,另一个做的是乘法。

同样数值的计算中,乘法得到的数值明显更大。

除非其它元素的掌控者境界高到没边,如此才能用加法横推。

否则在同一个境界中,其它纯元素武魂的使用者根本没有办法对空间武魂的使用者造成伤害!

纯元素武魂拿空间武魂都没辙,更不用说被一个“空间切割”直接撂倒的这么多杂兵了!

在黑暗中不知道跑了多远,朱竹云气喘吁吁的停下。

可见,有些时候,身材太丰满也不是什么好事。

“应该甩掉了吧?”

朱竹云回头看了看身后已经毫无动静的黑暗,只感觉到心中似乎在滴血。

一个魂王,两个魂宗,四十多个大魂师和魂尊,看样子是全完了!

如果只看表面,这份代价虽然沉重,但朱竹云也不是承受不起。

问题是,这些魂师都是朱竹云培养出来的死士!

关键时刻真敢往上冲的那种死士!

要知道,魂师作为整个大陆上公认的贵族阶层,地位一点都不低!

效力,可以。

送死,免谈。

这是大多数魂师选择势力时,最基本的要求。

侥幸逃脱的喜悦和损失惨重的悲痛交织在一起,朱竹云还未从这复杂的心情中走出来,就感觉脑后一阵风声袭来。

还未来得及回头,就伴随着这记闷棍昏了过去。

“想跑?”

“门都没有。”

陆渊冷笑一声,将手里临时找来的木棍扔掉,把昏迷不醒的朱竹云抗在肩上颠了颠,顺着原路往回走。

论跑路,还得看空间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