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63.一击垂死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126字
  • 2022-03-26 21:37:09

话音未落,胡列娜就眼睁睁的看着一道黑影从自己身边窜了出去。

一轮刺眼的银月蓦然出现在胡列娜的眼前。

如封似闭,水泼不进。

胡列娜清楚,这是她哥哥邪月刚刚开发出来没多久的自创魂技——圆月。

威力强悍,但弊端同样也很明显。

邪月用行动表明了自身的态度。

所以...

她也不会放弃!

胡列娜闭上眼睛,心中的波澜瞬间平静下来,再度睁开时,眼中已经充满了坚定。

在面临危险时,她的确会毫不犹豫的抛弃掉和自己关系不密切的人,哪怕是临时的队友!

但...

总有些人,是没有“抛弃”这个选项的!

“愚蠢!”

三眼金猊的声音中带上了少许的气急败坏。

原谅她。

毕竟,今晚的捕猎实在是充满了太多的波折。

先是突发奇想的想要换换口味,随后好不容易找到了大蜘蛛,却被对方提前发觉直接跑路。

连个“夲”都不带打的那种跑路...

害得她在后面追了半天才追上。

接着,就是在攻击大蜘蛛时将某只散发着臭味的小虫子也囊括在内,但似乎是激怒了这只小虫子,另一只小虫子也飞了过来,两只小虫子贴在一起,发出了一股强烈的波动,直接限制了她的一举一动。

好在三个头的大狗狗护驾及时,把她救了出来。

随后,三个头的大狗狗为了弥补过错,主动请求把刺客捉拿归案,她点头应允了下来。

这个时候,奔波了一下午,她的肚子突然又饿了。

迫于无奈之下,她只好选择放弃到手的零食,追着美食主动上桌。

可惜,好不容易追上,却被另一群同样讨人厌的小虫子挡住了去路,这些小虫子比想象中的要难打的多,也抗揍的多。

委屈的看了一眼身上凌乱的皮毛,三眼金猊金色的瞳孔里浮现出一抹愤怒。

敢弄乱她的造型,简直不可饶恕!

龙爪上猛的燃起大片大片的金焰,三眼金猊直接伸出爪子,朝着眼前这个小虫子拍去。

肚子已经很饿了!

她没心思再拖延下去了!

开饭!开饭!开饭!

金色的兽爪势如破竹的打碎了圆月,然后余势不减的轰击在了邪月的胸膛处。

带着让人头皮发麻的骨裂声,一个巨大的凹陷出现在邪月的胸口处。

邪月瞬间倒飞了出去,砸在了树干上。

鲜血好像不要钱似的、哗哗往外吐,现在的邪月,更像是一条退潮后、不慎被留在沙滩上濒死的鱼,仅仅是看上去,就让人感觉到难受。

那是一种想速死却死不成,只能慢慢的在窒息中失去意识的无力感。

“哥哥!”

凄厉的惨叫声划破了夜幕。

胡列娜挣扎着想跑过来,但被三眼金猊随手压在地上。

邪月的眼珠,努力的转动了一下。

意识快要沉寂了么...

旁边的金属碎片,怎么这么眼熟...

哦,想起来了,是他武魂月刃的一小部分...

还有...

他的妹妹娜娜...

猛的呕出一口鲜血,邪月如同回光返照一般的抬起手,抓住手边仅剩下小半截的月刃。

“如果不想死的很难看,那就不要死的很难看。”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掌突然出现,按在邪月的手上,阻止其继续举刀。

虽然血液已经模糊了视线,而且火辣辣的刺眼睛,但邪月却知道,对方就是那个充满了恶趣味的少年!

这种说了和没说一样的说话风格,完全符合对方恶劣的性格。

满脸惋惜的摇摇头,少年脸上浮现起一抹感慨。

“大舅哥啊!你说说才几分钟不见,怎么混成这个熊样了?”

“难不成你这是在给我送助攻?想刻意的主导一场英雄救美?还是说,想让我展示强大的武力,主动吸引住你妹妹的目光?”

“可你付出的代价也太大的点吧?”

少年不禁“啧啧”赞叹两声,捻起一块小的金属碎片放到眼前,简单的鉴定了一下。

“瞅瞅!瞅瞅!”

“武魂都被打碎了,你这表现的也太卖力了。”

“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我和你妹妹真成了,你却死了...”

“这个账怎么算?”

“给助攻助死的?”

“这个理由不太行...主要是说不出口。”

自言自语间,话题就不自觉的被少年带偏了。

听着这个不着调的家伙说着同样不着调的话语,邪月差点没气的一口老血喷对方满头满脸。

这个时候了,还在这里磨叽什么?

想帮就赶紧帮,不想帮就赶紧走,在这里故意恶心人是不是!

“别生气,毕竟...”

少年蹲在地上,抬起手,轻轻落在满脸茫然的胡列娜的小脑瓜上,颇为满意的揉了揉,把后半句话再度接上: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

龙爪茫然的抓了抓,却只抓到了一团空气,三眼金猊愤怒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小虫子。

是他!

就是他!

就是他虎口...猊口拔牙般的从她手里抢走了食物!

惊魂未定的心神被头上那只温热的手掌慢慢的安抚下来,胡列娜长出一口气,看着眼前重伤垂死的兄长。

嗯?

这视角怎么有点不对劲?

一只蓬松的大尾巴落在少女眼前荡来荡去,顺着这条大尾巴向上看去,胡列娜就看见了一只洋洋得意的黄皮松鼠。

不知怎么的,少女竟然从这只松鼠的眼中看出了一丝丝嘲讽和争宠的意味...

直感自己神经错乱,胡列娜用力的摇摇头,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

话刚出口,胡列娜就主动顿住。

她实在是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了!

但这些问题,都不应该在现在这个时间段问。

“我没入戏还真是抱歉了啊...”

“实在是太不敬业了...”

少年说着说着就自顾自的笑了起来,然后伸出手按在了邪月的胸膛上。

“想死,你就动吧。”

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骨爆声响起。

邪月双眼凸出,十指张开,狠狠的扣住了地面上的泥土,似乎这么做就可以缓解他身体上传来的剧痛感。

胸膛处的凹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恢复过来。

似乎是看见差不多了,邪月精神稍稍放松了些,顺利的陷入了昏迷中。

“真是个硬骨头。”

少年慢慢的把手缩回到袖子中,面色平静的赞扬道。

这是除了他以外,唯一一个可以在重塑骨头时,一声不吭、一动不动的狠人。

武魂殿新一代的领军人物是真的强。

败的也是真冤枉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