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62.被阻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184字
  • 2022-03-26 14:21:31

陆渊自然也察觉到了胡列娜的这番小动作。

不过,更有意思的是...

“胆子真大啊...”

少年自言自语的弹了下手指,安静的靠在树干上直视着远方。

睫毛微颤,胡列娜缓缓睁开眼。

如果她没听错,对方话中的意思应该是发现了她的小动作?

还是说...

对方可能根本没有被她魅惑!

背对着陆渊,胡列娜眼中的杀意一闪而逝。

这个时候,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意外。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恰巧,胡列娜是一个很自私的人。

不过,胡列娜还是选择压下了眼中的杀意,故作娇柔的反问道:“陆渊,你说什么?”

“我说...”

“你就别演了。”

温热的哈气从耳垂边上传来,带着一丝丝若有若无的湿润感,胡列娜下意识瞪大了眼睛,随后如同炸毛一般从地上跳起来,匕首滑落到手中,反手朝着身后刺去。

如同扎入了一块木头中一样,胡列娜用力的扭动着手里的匕首,却依旧酸涩的不像样。

“娜娜!”

处于恢复魂力状态中的焱和邪月,也被胡列娜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看了看胡列娜身后插着的树干,一脸懵逼。

僵硬的回过头,胡列娜这才发现匕首是真真切切的插入到了身后的树干上。

幻觉?

匕首被轻轻抽出,指肚在锋利的刃口上轻轻一按,一丝鲜血留了出来。

胡列娜抿了抿嘴唇,悄无声息的瞥了一眼背靠树干同样满脸诧异的少年,脸色冷的吓人,一言不发的将手中的匕首收回衣袖,同时下令道:

警戒!

众多魂圣疲惫的起身,连同那些同样疲惫的护法者们,开始组成阵型。

可惜,阵型还没组建好,一团金焰就从远处横空而来。

黑暗的星斗大森林中,一团金焰究竟有多么耀眼?

胡列娜不知道。

不过,当两名魂圣想要阻拦,却被硬生生烧的需要断肢求生后,她就知道了。

优雅、高傲且威风凛凛的三眼金猊从黑暗中走出,金色的火焰一瞬间蔓延出去,将武魂殿小队的所有成员圈在一起。

一瞬间,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在魂力都不充足的情况下,遇见一头前所未见、但实力强大的魂兽,无疑是运气不好到了极致。

前所未见意味着不知道弱点。

实力强大意味着己方伤亡会很惨重。

当这两点同时出现后,想杀死这只魂兽,恐怕只能用人命堆了。

金色的瞳孔一一扫过众人,最后停留在了胡列娜的身上。

“你很香。”

三眼金猊认真的说道,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话中的歧义。

众人一脸僵硬的看着面前这头通体金黄色的魂兽。

能说话。

那就肯定是十万年魂兽...

十万年魂兽可以用数量堆死吗?

可以。

但前提是,必须要有封号斗罗的坐镇。

否则,没有任何一个魂圣亦或是魂斗罗敢说能抗住十万年魂兽的攻击,而且还是长时间的抗住。

擦着边就伤、碰到皮就死,这绝对不是一句空话。

低下头嗅了嗅,胡列娜皱着眉头,眼中闪过一丝困惑。

她身上没有任何异味。

所以,这头魂兽绝对不是凭借着气味找过来的!

所以,是她忽略了什么吗?

一柄月刃横在了胡列娜的身前,邪月扭过头,平静的看着这头未知的魂兽。

忽视掉了某只渺小的人类,金色的瞳孔死死的盯着胡列娜,额头上血红色的独眼也不安分的转动了一下,三眼金猊自顾自的开口说道:

“我想要吃掉你。”

单纯的思想并没有让三眼金猊觉得这句话有什么歧义;当然,在场的武魂殿众人也很明显的没往歧义方面去想。

毕竟,在大多数人的眼中,魂兽说吃,那就真的只是单纯的“吃”。

“不行!”

邪月黑着脸拦在胡列娜的身前。

当着他的面摆明车马说要吃他的妹妹,就算是十万年魂兽也不行!

无视了某只蝼蚁无力的怒吼声,三眼金猊慢悠悠的迈步向前,强大的龙威震慑的几位魂圣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悄无声息的拽了拽邪月的衣袖,胡列娜突然开口下达了命令。

“我以武魂殿圣女的名义命令你们,杀掉它!它的魂环和魂骨按照功劳分配,余者在武魂殿内的待遇和资源全部上升一级!”

听到这个命令,众多魂圣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并不是贪婪,而是不可思议。

哪怕没有魂环和魂骨,待遇资源全部上升一级的奖励也足以让大多数武魂殿的成员眼红。

不过随后,不可思议的念头就被贪婪强势攻陷了高地。

众所周知,十万年魂环是每一名魂师都梦寐以求的东西。

外附魂骨以及十万年魂骨紧随其后。

当十万年魂环和十万年魂骨出现在魂师眼前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位魂师可以抑制住获取其的冲动。

不知道是谁先冲了上去。

总之,大片大片的武魂真身直接亮起,五颜六色的光芒划破了夜空,劈头盖脸的朝着满脸懵逼的三眼金猊砸去。

灿金色的火焰再度爆发,挡住了五颜六色的攻击,爆炸声不断响起,伴随着时不时飞出的血肉。

几乎是一瞬间,战斗就陷入了白热化的状态。

不过...

并没有人注意到,两道黑影已经悄无声息的融入夜幕,脱离了战场。

月色冷清。

一道黑影停下脚步,抬起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似乎是在推算方向和时间。

月光洒下,一张绝美苍白的脸蛋显露出来。

胡列娜半跪在地上,小手用力的抚着波涛汹涌的胸口。

在魂力耗尽后,体力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虽然慢,但总比待在原地等死好。

“娜娜。”

邪月也在一旁停了下来,担忧的看着魂力已经严重透支的胡列娜。

同样是四十级的准魂宗,胡列娜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但邪月并没有。

的源于先前陆渊的指导,在有意控制魂力输出的情况下,邪月竟然真保存下来了几分魂力。

量不多,但在这种情况下却显得异常珍贵。

胡列娜无力的摆了摆手,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显然是没有时间理会自己的哥哥。

一团金焰横空划过,在两人身前不远处轰然落地。

熟悉的火焰。

胡列娜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惧,惨笑着对邪月说道:“你先走!”

拿出了袖中的小匕首横在身前,胡列娜的眼中闪过一丝怀念和留恋。

自从进入武魂殿后,她还从来没有被逼迫到这样的地步。

童年时的防身短刀,没想到在今天成了手中唯一的武器。

还真是颇俱嘲讽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