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6.路遇追杀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149字
  • 2022-02-26 14:20:16

一道黑影从树林中一闪而过。

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位穿着黑色皮衣的女孩。

看面容,年龄不大,最多也就是十二三岁,甚至还有可能小于这个年龄。

看身材...

似乎有点犯规了...

在这个年龄,就能拥有如此凹凸有致的身材,只能说是天赋异禀。

不过,对比她良好的身材,她目前的处境可算不上什么良好。

虽然还没有被逼入绝境,但实际上也差不了多少。

三道披着黑袍的人影不紧不慢跟在她身后。

十三个魂环熠熠生辉。

两个魂宗,一个魂王,是这次追杀行动中的三个副领队。

除了这三个副领队之外,还有四十多个杂兵。

但即便是杂兵,平均一下,每个杂兵也有将近二十五级的魂力等级。

换而言之,这些杂兵基本上都是大魂师。

对于同样身为大魂师的朱竹清来说,这些杂兵已经不能称之为杂兵了。

分明就是和她同等级的对手!

稍有疏忽,她的下场就是失手被擒,最后殒命于此。

要知道,虽然这些追杀者都是公爵府中的魂师,但以她现在的身份,毫无疑问是无法号令住这些人的!

不仅仅是因为这些追杀者早已站好了队。

更因为...

她的姐姐朱竹云就在这里!

虽然朱竹云的魂力等级并没有三个副领队高,但当朱竹云亲自领队后,这场追杀的意义就已经完全不同了!

没有朱竹云坐镇。

这场追杀会被人打上“以下犯上”的标签。

即便追杀成功了,这些追杀者也会受到星罗公爵府不死不休的报复。

但有朱竹云坐镇在队伍中。

这场追杀就应该称之为“遵循祖辈立下的族规”。

不仅一点风险没有,表现优异可能还会受到提拔。

对决中的胜者,就是家族继承人。

至于败者...

或是抹杀,或是圈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做法确实避免了家族内乱。

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过于残酷。

当然,对比星罗历代皇子之间的残酷斗争,朱竹清和朱竹云之间的斗争更像是一场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而已。

看着前方不远处的悬崖,朱竹清一向清冷的面容上也无法抑制的浮现出一抹失望。

她的性格比较冷清。

能流露出这种失望的情绪,已然是内心情绪波动很大的结果。

身后的追兵已经逐渐的追赶了上来,将她团团围住。

“回去吧,我的好妹妹。”

一位身材更加丰满的女子站在距离朱竹清较远的地方开口说道。

手足相残无疑是一种悲剧。

所以,朱竹云并不是非要杀了朱竹清不可。

败者的下场大多都是被抹杀。

但这么多年以来,朱家中也有极个别的失败者是被废了武魂后圈禁起来的。

虽说下场也没好到哪里去,但最起码保住了性命。

作为年长了妹妹七岁的朱竹云,已经取得了绝对的优势。

这个优势中,不仅仅包含着朱家姐妹的斗争,还包含着两位星罗皇子之间的斗争。

孤掌难鸣。

在戴沐白跑路后,朱竹清在朱竹云的压制下,显然连一丝浪花都掀不起来。

更何况外面还有个取得了绝对优势的戴维斯作为她的帮手。

所以,只要朱竹清乖乖的顺从她,作为姐姐的朱竹云并不介意让这个没有什么威胁的妹妹活下去。

但若是固执己见,那么她也不会拿自己的命去赌朱竹清会不会绝地翻盘!

按照常理来说,这种绝地翻盘的概率很小。

但万一呢?

朱竹云可不想赌会不会有“万一”!

因此,她宁可对这个固执的妹妹下杀手,也绝对不能放其去找那个早已经是失败者的戴沐白!

朱竹清的眼中闪过一丝讥讽。

回去?

回哪儿去?

继续回到那条被规定好的死路上?

她又不是三五岁的小孩子!

“朱竹云,我不会回去的。”

“当我从那里跑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不会再回去了!”

深吸一口气,朱竹清猛的一个倒冲,身影向悬崖的断口处冲去。

朱竹云下意识直接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一只短杆秘银弩箭爆射而出,将本身就有些失衡的朱竹清直接带下了悬崖。

由于是下意识的举动,朱竹云根本就没有来的及瞄准,所以自然没有看清这只秘银弩箭射在了哪里。

面色忍不住一黑。

这可真的是到手的鸭子飞了...

但考虑到是自己的失误,朱竹云也就没有开口指责其他人。

面带煞气的收起手上的弓弩。

“追!”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崖下。

看着被砸烂的烧烤架,陆渊无语的将手中的兔子扔到一边。

他只是出去找了找食物。

谁能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天降刺猬?

然后这只刺猬把他烧烤架砸塌了?

那也不对劲啊!

这刺猬大是大了点,但也不应该身上就长着一根刺吧!

这玩意又不是什么装饰品。

走进了一看。

哦。

是人...

伪装的真不错。

剧烈的疼痛将朱竹清从昏迷中唤醒。

“你醒啦?恭喜你,是个男孩。”

“?”

迷茫之色从脸上快速的褪去,朱竹清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闪电般的从原地跳了起来。

然后瞬间被陆渊给按了回去。

“跳什么跳?”

“开不起玩笑也就算了。”

“伤口还没包扎好,再度撕裂了怎么办?”

“放开我!”

朱竹清眼中充满了慌乱,拼命的挣扎着。

“真麻烦...”

凹凸有致的身材似乎点燃了火苗。

富有磁性的男声中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丝沙哑。

伴随着这句话的落下,朱竹清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

蹲在保持着奇怪姿势的朱竹清面前,陆渊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箭矢放在对方眼前弹了弹。

“纯秘银所制的箭矢,箭杆箭头一体成型。”

“明白了什么没有?”

朱竹清脸色一僵。

很明显,她这是把救命恩人错当成了追杀者。

想想也是。

对面这个男孩若是追杀者,她此时此刻能不能睁开眼睛都不好说。

找到她时,若她还活着,补刀便是。

找到她时,若她已经身亡,挖个坑就地埋了便是。

何必大费周章去解决箭矢的问题?

朱竹清低声说道:

“抱歉...”

陆渊叹了口气。

“看来你还是没明白。”

看着对方疑惑不解的样子,陆渊一脸认真的拿起手中的秘银弩箭,郑重的解释道:

“追杀你的人,是个狗大户。”

“而且不是一般的狗大户,是肥的流油的那种!”

“所以,你懂我的意思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