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59.回头反击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322字
  • 2022-03-24 21:41:28

恍惚间,月关和鬼魅甚至以为是自家教皇开了武魂真身,带着密室里那些蜘蛛过来戏弄他们来了...

这玩意战斗力有多强悍,没有谁比在场的这两位封号斗罗更清楚了。

同年限,死亡蛛皇不比泰坦巨猿弱到哪里去,甚至隐隐约约还要强上一线。

主要是因为,死亡蛛皇的毒性实在是太强了。

一般魂师只是不经意间的触碰到,就会被腐蚀成一具枯骨,甚至连枯骨都不会留下。

最好的解决方法自然是当机立断,用刀沿着腐蚀周围的地方切个大范围的弧形,然后把这块血肉丢掉。

如此,算是能捡回一条命来。

所以,别说鬼魅不想去试探,就连月关都不想硬接这玩意的毒液。

众多魂圣也都从这阵非同寻常的震动感中清醒了过来,慌慌忙忙的批起衣服,推开帐门...

随后,入眼可见的,就是这片不断逼近的虫潮。

虽然这片虫潮看上去极远,而且行进速度似乎并不快;但众人都清楚,这只是视觉的假象而已。

真要是看起来快了,那他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直接吞噬。

怎么办?

众多魂圣迅速的把目光放在月关和鬼魅这两位封号斗罗的身上。

在危难关头,强者的核心地位一下子被凸显了出来。

月关望着仍然看不到尽头的虫潮,心中一沉。

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

第一条:固守原地,将配合与实力发挥到极致,迫使虫潮改路。

第二条:避其锋芒,凭借着队中数量很多的高级魂师,先手向外突围。

怎么选?

月关下意识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鬼魅,很明显是想听听老伙计的看法。

但很可惜,鬼魅并没有给月关任何回应。

“陆渊!来这里!快!”

胡列娜用力的挥了挥手,刚刚走出帐篷的少年似乎是怔了一下,不过其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两步踏出,已经来到了少女的身旁。

邪月满脸复杂的看着陆渊,欲言又止。

“这事儿我真不清楚。”

少年嘴唇微颤,淡淡的声音传入邪月的耳中。

心中一惊,邪月努力的克制住脸上的神情,扭过头去,不再看这个肆意窥探人心的家伙。

一个恶心人的魂技,再搭配上一个恶趣味的人;这个组合毫无疑问会遭到任何人的嫌弃。

没有人喜欢被读心。

邪月也一样。

深吸一口气,看着愈发逼近的虫潮,月关不敢再继续观望,被迫做出了决定:避其锋芒!

二十余位魂圣的性命,以及武魂殿的黄金一代;如果今天全砸在这里,月关觉得自己和鬼魅也该考虑考虑那种死法能少遭点罪了...

不得不说,这只武魂殿的精锐小队执行效率非常高。

命令刚刚下达,就已经摆好了阵型,直接起步。

帐篷、篝火甚至酒水什么的,全部被丢弃到身后。

没有什么是比生命更加珍贵的。

如果有,那也许是自己的生命比其他生命更加珍贵!

轰!

一团金黄色的火焰在虫潮中突然炸开。

极致的光和热瞬间将这些百年左右的魂兽烧成了一片飞灰。

好在,这只是这道攻击的余波。

主要伤害还是被无辜的死亡蛛皇给扛下了。

代价就是这头死亡蛛皇的身躯上,又多了一块黑糊的大坑。

已经分不清是痛还是恐惧了,死亡蛛皇发出了刺耳的尖啸,虫潮的行进速度,在极短的时间内竟然又上浮了一次。

伴随着这股浪潮,死亡蛛皇的速度也随之加快了不少。

不过,这可就苦了前方正在跑路中的武魂殿众人。

魂力不是无限量供应的。

也不是消耗完之后,氪点金就能补充上来的。

武魂是敏攻系的还好说,偏偏队伍里就有那么两个防御系的魂圣。

大量输出着魂力,甚至还要时不时的爆发...

很快,这两名防御系的魂圣速度就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

至于慢下来的后果...

默默回首看了一眼那两个巨大的虫堆,胡列娜打了个寒颤,速度又提了两分。

“体内的魂力还剩多少?”

听见鬼魅的问话,邪月下意识估算了一下体内的魂力,然后回道:“还剩下三成左右。”

说实话,这个消耗量其实已经很大了。

但在这个紧要关头,反倒是显得更加优秀。

一个准魂宗,保持着一个魂圣的平均速度赶路,在个别魂圣魂力不支掉队后,还能剩下三成左右的魂力...

黄金一代名不虚传。

若是平时,鬼魅好歹也要夸邪月两句,可惜现在鬼魅根本没有那个心情。

默默地叹了口气,鬼魅嘴唇微动。

“菊花关,邪月还剩下三成魂力。”

月关面色微变,连兰花指也没心思捏了,低声问道:“你们的魂力还剩多少?”

“接近三成。”

“三成有余。”

焱和胡列娜分别回答道。

月关沉默不语,悄无声息的给鬼魅传了道音:“你想怎么办?”

“当然是把那头大的先杀掉。”

冷冷的扫了一眼身后那只丑陋且穷追不舍的大蜘蛛,鬼魅面色不仅黑了半分。

跑是跑不掉的。

最起码,目前是跑不掉的。

胡列娜、邪月、焱三人,体内的魂力剩下的也不多了,再这么跑下去,恐怕连最基本的生存能力都没有了!

哪怕是队伍被打散,只要这三人能平安的活下来,他们二人回到武魂殿内就不会受到刑罚。

顶多是被苛责两句而已。

更何况...

封号斗罗也是有脾气的!

要不是有顾忌,一头五万年的死亡蛛皇也配在他们二人面前蹦跶?

一个武魂融合技下去,直接把这头死亡蛛皇给拍成肉饼!

刚何况,月关和鬼魅都清楚,一些魂兽是有盲从性的。

这种盲从性,在同类之中尤显突出。

一头五万年的死亡蛛皇,大概率是这场虫潮中的核心点,只要把这个核心点毁掉,虫潮就无法接到一个准确且一致的命令!

到时候,诸多虫群大概率会各自为战,而后如同一盘散沙一样,被喘过气来的武魂殿逆推回来。

“娜娜,从现在开始,你接任队长。”

月关突然开口说道。

被魂力增幅过的声音瞬间传遍了整个小队。

随后,没给胡列娜拒绝的时间和思考的余地,月关转身和鬼魅一起直接扎进了虫潮中。

“菊花残、遍地伤、花落人断肠!”

硕大的灿金色菊花在月关身后浮现。

每一道花瓣都如同锋利的刀刃一般,不断旋转着,然后和更多同样锋利的花瓣聚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灿金色的刀刃龙卷风。

所过之处,虫潮就如同被扔进了搅碎机里一样,被打成了一团团血雨和肉渣。

虫潮的冲势为之一顿。

但当死亡蛛皇的嘶吼声再度响起后,虫潮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冲去。

“真是一群没礼貌的小东西...”

菊花关脸上浮现出一抹病态的哀愁,随后迅速的转化为怨毒,目光瞥向那只巨大的死亡蛛皇,捂着嘴轻笑了一声。

“那就把你这只老东西干掉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