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58.反常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185字
  • 2022-03-24 16:10:23

夜幕悄无声息的降临。

一轮明月高悬。

月关孤独的坐在树梢上,仰起头看着天上的明月。

原谅他。

毕竟,他已经陷入到了自闭状态中,走出来肯定需要一定的时间。

一捧篝火被点燃。

忽明忽暗的火光,闪烁在每张年轻的脸上,也给刚刚消散下去的热烈气氛、带来了不一样的燃料。

武魂殿未来的圣女获得了外附魂骨。

别的不说,就凭这条功绩,在场的诸位魂圣最起码可以荣升一级。

实力是实力,资源是资源,地位是地位。

有往上更进一步的机会,谁想待在原地终老一生?

所以,虽然在星斗大森林里点起篝火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但由于是胡列娜提出来的建议,正巧大多数人也都保持赞同,鬼魅也就半推半就的应允了下来。

两位封号斗罗压阵,哪怕碰见只十万年魂兽,也有获胜的几率。

而且这个几率并不小。

更何况他们现在还处于星斗大森林的外围地带。

碰见一头十万年魂兽的概率可谓是小的可怜!

“干!”

四只酒杯在半空中轻撞。

可惜,酒杯里的液体则各不相同。

胡列娜的杯中是红酒,焱和邪月的杯中是烈酒,至于陆渊的杯中...

则是白开水。

无视掉他人异样的目光,少年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举起杯子,优雅的将杯中的白开水一饮而尽,然后再度蓄满。

“真是要谢谢你了~”

少女红着脸,娇躯前倾,媚眼如丝的看着少年,舔了舔丰润的红唇,举起手里的酒杯示意着。

呼吸微微变的急促,少年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目光,然后举起手里的酒杯和胡列娜撞了一下。

似乎是遮掩,也似乎是紧张,少年连忙弓着身子往远处挪了挪,然后把杯中的冷水饮下。

胡列娜眼底闪过一丝狡黠,也学着少年的动作,往少年所在的方向靠了过去。

只不过,同一个动作让胡列娜来做,总是会显得充满了诱惑力。

邪月重重的咳嗽一声。

胡列娜好奇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哥哥,目光中满是清明;随后,当再度把目光放回到少年身上的时候,目光中已经覆上了一层淡淡的水意。

眼角一抽,邪月无奈的端起酒杯轻抿一口。

愚蠢的妹妹呦...

现在还没看明白对方是耍你玩的?

对方心知肚明你就是在诱惑他,然后接着心安理得的欣赏美,最后心狠手辣的结束这出闹剧。

全是和“心”挂钩的。

愤愤不平的摇晃着酒杯,邪月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玩战术的人心都脏!

殊不知,胡列娜其实也是玩战术的...

一股浓厚的酒味扑鼻而来。

手中的酒杯一抖,邪月视线微移,看着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目光中满满的都是嫌弃。

而且还是那种丝毫不掩饰的嫌弃。

“你说...嗝...娜娜...为什么...嗝...就看不到我的...嗝...我的心呢...”

焱满眼朦胧的和邪月哭诉着,言语颠三倒四;随后,脑后一疼,双眼一黑,顺利的昏了过去。

面无表情的收回手刀,邪月轻咳一声,对胡列娜点点头,而后拖着如同死狗一样的焱,把焱丢回了帐篷里。

队友实在是不给力,他就算再给助攻也没用啊!

无语的在小溪边撩起水洗了洗手,一股淡淡的魂力涌上,瞬间将手掌上残留的水珠震散。

淡淡的风声在脑后响起。

邪月心底闪过一丝不悦,转身间已经抬起手,一柄锋利的月刃出现在他的手里,毫无阻力的将袭来的魂兽切成两半。

似乎是还没有从偷袭中反应过来,蛇躯倒在地上下意识挣扎了两下,随后剧烈的翻滚起来。

不过很快,这条被从中间劈开的小蛇就停止了挣扎,失去了生息。

淡漠的将蛇头蛇身碾进土里,邪月回到营地中,却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这是直觉。

邪月清楚。

没有逻辑,没有调理,甚至没有任何可疑之处,但他就是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就像是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魂师要相信自己的直觉。

但不要过度相信。

尤其是在危机四伏的星斗大森林里,更不要过度相信自己的直觉。

所以...

邪月急忙找到了自己的老师——鬼魅和月关。

“你说,你是在营地北边的小溪边上遭到了魂兽的袭击?”

月关诧异的反问道。

邪月点点头。

“不应该啊...”

月关翘着兰花指不轻不重的敲着桌子,自言自语道。

对于武魂殿所属来讲,进入星斗大森林后,是有一套标准流程的。

别说是这种全员魂圣的精锐小队了,就算是普通的武魂殿小队,也不会忘记在驻地周边撒驱虫药的基本流程!

当然,名字虽然是叫“驱虫药”,但应对一些十年以内的小型蛇虫还是可以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邪月拎着手中的月刃,面色挣扎着,最终低声说道:“我答应过他,不能说。这就是我所能给出的提示。”

答应过他?

这个“他”是谁?

目光微沉,月关下意识看向一旁的鬼魅,却发现鬼魅也是一脸凝重的样子。

驻地外围出现了反常的情况,而队伍内部似乎也出现了反常的情况...

两者之间是否有什么关联?

知道有他和老鬼在这里坐镇,却依旧出现了反常的情况...

是奔着他来的?

还是奔着老鬼来的?

亦或是奔着...

联想到武魂殿内部、近些年来愈发激烈的冲突,月关半眯着的眼睛猛然瞪大,身影一闪,就消失在了帐篷里。

偏偏就在此时此刻。

嘶!!!

一道巨大的嘶吼声响彻天际。

地面微微颤动,似乎有千军万马奔腾而来。

鬼魅平静的抓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邪月,身影一闪就已经冲出了帐篷,来到了外面的空地上。

另一边,刚刚来到胡列娜帐篷外面的月关也听到了这声嘶吼,下意识看向声音的来源处。

一只丑陋的大蜘蛛带着数量繁多的蛛子蛛孙们,远远的形成了一片铺天盖地般的黑潮,对着营地直扑而来。

“艹!”

来不及管男女大防,月关怒骂一声,然后一把撕开帐幕,扯着刚刚穿戴整齐、一脸茫然的胡列娜,直接把其送到了鬼魅的身边。

鬼魅显然也看到了远处的那头大蜘蛛,不由得陷入了沉默。

这玩意他们到死都能记得清清楚楚。

因为这只魂兽,就是现任武魂殿教皇、比比东的武魂!

死亡蛛皇!

而且还是一头五万年的死亡蛛皇!

不仅如此,这头该死的死亡蛛皇还带着不少蛛子蛛孙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