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51.龙公 蛇婆 孟依然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346字
  • 2022-03-20 22:35:54

邪月的思想风暴并没有波及到一旁的焱和胡列娜。

焱的眼中满是胡列娜。

至于胡列娜,则是在惊讶蛇婆朝天香这名魂帝为什么跪在地上。

无论是公共场合下,还是私下里,这都是对一名魂帝极端的羞辱。

别的不说,这件事一但被传扬出去,蛇婆肯定是没法在魂师界里混了。

名头都臭了,凭什么让其他人尊敬你?

当然,朝天香也清楚这点。

可问题是...

她现在根本站不起来啊!

连嘴都张不开,即便是想要忍辱负重向月关这个娘娘...菊斗罗冕下求救,她都做不到!

孟依然这个时候倒是激灵的很。

可惜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一阵强大的压力给压了回去。

“啧...啧...啧...”

月关在一旁摇了摇头,翘起兰花指点了点陆渊,话中夹杂着几分可惜:“你小子真是不懂怜香惜玉,这么个小美人站在你小子面前,竟然真能狠心下得了手。”

淡淡的点评完后,月关又对一旁的鬼魅抛了个媚眼。

“老鬼,你说,有没有道理?”

鬼魅只感到心底一阵恶寒,扯了扯黑袍上的兜帽,沉默不语。

很明显是在表示“我不认识这货”。

“可她既不香,也不玉。”

“我觉得,她更应该是一位蛇蝎美人,并不需要我怜,也并不需要我惜。”

少年轻笑一声,满不在乎的反驳道。

孟依然的脸色很不好看。

无论是哪个女生被人当面称作“蛇蝎美人”,想必都不会高兴的起来。

月关显然也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敢反驳自己,不过他却并没有动怒,反而对这个胆子特别大的小子多了一丝兴趣。

不过,这丝兴趣还没升起,就被惊怒给直接压下。

两朵鲜红的血花在空中绽放。

两名七环魂圣的受伤使得队伍瞬间多了一个缺口。

但对于两名魂圣自身来讲,反而倒是一间好事。

逆血吐出去了,体内并没有留下暗伤,对于未来的魂师生涯没造成太大的影响,只能说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当然,回去之后,一些苛责肯定是免不了的。

一道身影带着狂风呼啸而来,无视了武魂殿众人,直奔着陆渊而去。

“放肆!”

月关苍白的脸色上浮现出一抹涨红。

打了他们武魂殿的人,然后还无视了其余这些武魂殿的魂师们,当他们两位封号斗罗是什么了?

阿猫阿狗吗!

硕大的菊花在月关身后浮现出来,两黄两紫五黑的标准魂环配比,缓缓浮现出来。

同时,似乎也感知到了不对劲,这道身影微顿之间,八个明晃晃的魂环已经缠绕在他的身上,手中也多了一把龙头拐杖。

这位突如其来的闯入者赫然是一位魂斗罗!

虽然魂环的配比并不是很好,两黄三紫三黑,但这并不能改变来者是魂斗罗的事实。

顶多战力上有些水分而已。

但很可惜,在月关面前,来者显然不够看。

月关甚至没有使用魂技,单凭武魂本身以及魂力催动,就强行把来者拦了下来。

“孟蜀,别以为我给你脸了你就可以不当回事!”

“擅闯我武魂殿的营地,还打伤了我武魂殿的两名魂圣;你真以为我给你个面子,称呼你们夫妇为“盖世龙蛇”,你们就真的是龙是蛇了?”

“今天,你要是不给我月关一个交代,你信不信我和老鬼当场斩了你们这对“龙蛇”,拿你们泡酒喝!”

老者面色凝重。

他知道,对方绝对有这个实力。

虽然他们夫妇的武魂融合技号称可以抗衡封号斗罗,但事实并不像字面上说的那么完美。

别说两位武魂殿的长老了,就算是一位武魂殿的长老,凭他和老婆子的武魂融合技也只是能勉强逃命罢了。

抗衡,终究不是击败。

境界上的差距太大了,凭一个武魂融合技根本拉不平。

可是...

老者站在原地,用力的敲了敲手中的龙头拐杖说道:

“菊斗罗冕下,鬼斗罗冕下,莫非你们武魂殿非要为难小老儿?”

只是打眼一扫,孟蜀就判断出了这里根本不是武魂殿的营地。

所以,月关随手扣的大帽子直接被孟蜀无视掉了。

谁不知道武魂殿做事风格一向霸道?

“哎呦~”

“我们哪敢为难你这位魂斗罗啊~”

“冲击队伍的是你,打伤我们武魂殿魂圣的也是你,你这位魂斗罗多能耐啊!”

“一般封号斗罗都不敢做的事,你一个魂斗罗就敢做,我这位“普普通通”的封号斗罗哪敢为难你啊!”

月关翘着兰花指,阴阳怪气的讥讽道。

能不动手尽量不动手。

这是月关目前必须要考虑的事情。

胡列娜的魂环产出地离这里很近,如果和孟蜀动起手来,月关并没有把握立刻拿下对方。

一个魂斗罗,哪怕实力再有水分,开启武魂真身后,也不是随随便便来个封号斗罗就能一招制住的。

而双方都开武魂真身...

孟蜀死不死的不重要,反正那群魂兽肯定是要尥蹶子跑路了...

赶了两天的路,一点收获没有。

别说胡列娜等人是否会有意见,就连月关本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向比比东这位教皇解释。

两位封号斗罗,二十余名魂圣,在有精确地图的帮助下,还让一个头领只是两万余年的魂兽群跑了...

这已经不是一个“失误”能诠释的事情了。

不过,越在这种时候,越要拿出武魂殿横压一切的态度来。

让对方主动退却的效果,永远要比商谈亦或是己方付出代价要好的多!

握在龙头拐杖上面的大手紧紧攥紧,僵持了片刻后,孟蜀还是无奈的放下了剑拔弩张的姿态。

“对于老朽不慎打伤武魂殿下属的事情,老朽会做出相应赔偿,但老朽希望...能否先放了老朽的妻子?”

盖世龙蛇。

丢了龙不行,丢了蛇也不行。

更何况里面不仅有蛇婆,还有孟蜀的孙女——孟依然。

眼神不自觉转动了一下,月关瞥了一眼鬼魅,然后对龙公孟蜀点点头;接着,回头看向站在原地的少年,说道:“小子,放人吧?”

少年丝毫未动,就像根本没听见月关的话一样。

一边挽起袖子、露出白皙但却遍布伤疤的小臂,一边自顾自的开口说道:

“我不喜欢被别人命令,也不喜欢听从别人的命令。”

“这是我的战利品,又不是你的。”

“你没资格替我决定战利品的归属。”

“更何况...”

少年淡定的把皮卡丘从肩膀上拎下来,然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把这只大版的黄皮松鼠扔向了胡列娜。

一脸懵逼的松鼠在空中下意识张牙舞爪着,然后被同样一脸懵逼的胡列娜下意识抓住,掐着后颈上的肉拎在手里。

“麻烦帮我照看一下,它不伤人,谢谢。”

少年如同如释重负一般,咧了咧嘴,露出兴奋的笑容。

“更何况,一枚魂斗罗修为的棋子,也总算是能被当成礼物送给另一枚棋子了!”

黑!黑!黑!黑!

四个魂环同时跃出,缠绕在少年身上。

此地,刹那间落针可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