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50.不讲武德!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206字
  • 2022-03-20 16:52:47

初生牛犊不怕虎。

蛇婆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

虽然说,一些老怪物都驻颜有方,习惯以少年亦或是青年的面貌示人,但驻颜有方的前提是...

修为需要达到一定的高度。

而面前这个小子,虽然看上去有点像那些老怪物,但从爆发的魂力波动来看,比她这个魂帝还是要弱了不少。

冷笑一声,两黄三紫一黑——六个魂环从蛇婆的身上缓缓浮现出来。

“在魂师界中,老身算不上什么东西,但应对你这个不是东西的东西,老身还是有把握的!”

少年挑挑眉毛,饶有兴趣的反问道:“你打算和我动手?”

蛇婆挥舞了一下三米余高的蛇杖,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这名年轻人。

“并不是动手,你还没有资格挑战老身。老身只是...代你的师傅管教一下你而已!”

话音未落。

蛇杖带起一道恶风,已朝着少年扑面而来。

少年站在原地,丝毫未动,反而面色平静的弹了弹手指,笑道:

“不用玩这些文字游戏。”

“我也没兴趣陪你聊天玩。”

“没有武魂真身,你连站在我面前的资格都没有。”

伴随着这句话的落下,空间似乎在一瞬间被凝固起来。

恶风散去,被恶风包裹其中的蛇杖连同它的主人蛇婆,被直接压制在了半空中,寸进不能,寸退亦不能。

蛇婆瞳孔微缩。

“反应过来了?”

少年清朗的笑声中夹杂着些许戏弄感,旋即话锋一转:“那是我让你反应过来的!”

失重感传来,蛇婆连爆发魂力都没来得及,就被直接压的跪在了地上,不偏不倚的对准了少年所在的方向。

蛇婆的面色青白交加。

远处的孟依然倒是反应了过来,面色突变的同时,数把锋利的飞刀被其抽出,握在手里。

“依然!住手!”

看见自家孙女莽撞的举动,蛇婆瞬间反应过来,连忙厉喝道。

她一个魂帝都跪了,一个准魂尊能掀起什么浪花来?

万一惹得面前这只老怪物不高兴了,再把自己孙女搭进去怎么办?

真以为那几把小飞刀能伤害到一位魂圣甚至还要往上的强者?

孟依然的动作僵硬了片刻,最终还是听取了蛇婆的呵斥,缓缓的收起手中的飞刀。

看着眼前似笑非笑的少年,蛇婆满嘴苦涩。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但凡当初多加个“请”字,她也不至于落魄到如此境地。

看了一眼蛇婆膝下被砸出来的两个小土坑,陆渊满意的点点头,而后故作懊恼的叹息道:

“为什么我说的实话总是没有人相信?”

“说了你没有资格站在我面前,你就是没有资格站在我面前。”

“可你非要验证一下...”

少年无奈的摊摊手,表示自己的无辜。

随后,似乎是恍然大悟一般,猛的一拍手掌,指着蛇婆的鼻子,激动的说道:

“原来如此!”

“我早就应该想到的!”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你这是宝贵的实践精神啊!”

蛇婆眼角抽动了一下。

神经病吧!

我实践个鬼啊!

我分明是不知道你是一只驻颜有方的老怪物好吗!

“既然你有这份宝贵的实践精神,那我有必要成人之美。”

“毕竟我本身就是一个喜欢成人之美的人。”

少年丝毫不清楚“脸皮”是什么东西,为自己的善意感到骄傲了片刻后,决定把“成人之美”进行到底。

“所以,为了成全你的实践精神,我决定...”

“让你继续在这里跪到明天天亮。”

少年得意的打了个响指,似乎是为自己的主意感到骄傲。

蛇婆嘴唇翕动了一下,陆渊恰好看见了此幕,连忙摆摆手。

“不用谢!不用谢!我只是单纯的喜欢助人为乐的感觉罢了!真不用感激我!”

感受到突然增加了一倍有余的压力,蛇婆眼角一抽,涌到嘴边的怒骂被硬生生的压了回去。

当然,更主要的是...

压力太大,致使她无法开口。

众所周知,当麦克风失音的时候,有再多的腹稿也只能被重新压回肚子里。

所以,当有些朋友唱的极难听且唱嗨了的情况下,二话不说直接拔电源是最简单且最有效的处理方式;虽然这么做可能会影响到友谊...

孟依然满脸愤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但被蛇婆用严厉的目光死死的制止住。

孟依然不懂,但蛇婆很清楚。

面对强者,认栽就得了。

尤其是这里还是星斗大森林,魂兽种类繁杂、数量繁多,可谓是毁尸灭迹的绝佳之地。

指望着龙公找到踪迹,然后顺着蛛丝马迹报仇,还不如指望着龙公现在及时赶到救场。

“哟哟哟~”

“这不蛇婆么?”

突如其来的声音中充斥着满满的幸灾乐祸感。

听见这略有些熟悉的声调,蛇婆朝天香忍不住一怔。

这个声调...

似乎是捏着嗓子说出来的...

蛇婆的面色黑了半分,显然是回忆起这种阴阳怪气的声调是属于谁的了。

“一天多未见,怎么这么...”

一席大红色的长老服,点缀以大块大块的宝石,菊斗罗月关捏着兰花指在空中比划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贴切的形容词,只能应付的补充道:“怎么这么优雅了?”

优雅?

如果不是打不过,蛇婆保证自己绝对要捶死这个娘娘腔!

讥讽就算了。

毕竟这个娘娘腔是封号斗罗,讥讽一个魂帝很正常。

更何况一天半之前还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误会,虽然这个误会被解开了,但并不代表这个误会没发生过。

问题是讥讽归讥讽,你好歹找个好词儿来形容啊!

“优雅”这词儿也适合用在这里吗?

合着跪下叫“优雅”,站起来就叫“不优雅”了?

陆渊倒是赞许的点点头,接着月关的话尾补充道:

“确实,优雅且高贵的实践精神。”

说实话,但凡目光能对人造成伤害,陆渊怕是早就被孟依然和蛇婆朝天香的目光给千刀万剐了。

就在这短短的交谈时间内,鬼魅带着精英小队已经赶到。

二十余位魂圣,两位封号斗罗。

蛇婆朝天香越看越感到心惊。

这阵容,说是去猎杀十万年魂兽的,她都相信!

邪月的目光扫过现场。

一个少年,蛇婆和她孙女,还有一只脑袋被打的稀烂的人面魔蛛。

嗯?

人面魔蛛?

邪月似乎一下子想起了刚刚那惨不忍睹的画面。

倒不是感觉残忍。

邪月只是单纯的感觉到恶心而已...

他喜欢优雅的杀戮,而不是像一个不入流的画家一样、把诸多染料掺到一起胡乱的往画布上泼去。

那样既没有艺术感,也会损失他的优雅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