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49.一只被碾碎的人面魔蛛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274字
  • 2022-03-19 22:16:33

两天后。

“停下。”

鬼魅一挥手,这只精英小队立刻的变换成了防御阵型。

按照正常的逻辑来讲,这个时候,首先应该变换成战斗阵型,然后根据具体情况,适当的进行阵型调整。

可惜,此时此刻,队伍中有黄金一代。

因此,这些魂圣迫不得已的把阵型强行换成了防御阵型,用以防止这三位不慎受到伤害。

鬼魅眼神示意了一下。

菊花关不满的翘起兰花指,虚点了点鬼魅。

“老鬼,你可真会指使人...”

一阵香风拂过,残影慢慢破碎。

月关的身影再现,已是百米之外。

鬼魅紧了紧眉头,压住了想要打喷嚏的冲动。

对于自己的这位老搭档,他可谓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刀子嘴,豆腐心。

别看嘴上说着不满,真正办起事来,绝对不含糊。

让月关去探路,鬼魅一点也不担心。

当然,也就是武魂殿有这么大的手笔,拿出两位封号斗罗做领队不提,还舍得让一位封号斗罗探路。

换成其余任何一个势力,都不会这么奢侈。

“行了,没事,过来吧。”

没好气的给鬼魅这货传了个音,月关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不由得皱了皱眉毛,嫌弃的捏着兰花指在空中挥了挥,似乎想扇走这里的异味。

红的、绿的、紫的、白花花的湿痕;还有大片大片已经碎的不成样子的甲壳、飞的到处都是的牙齿;以及五颗黯淡下来、豪无光泽的瞳孔...

完美的和周围破碎的树木、植物,镶嵌在一起。

别说是月关这样一向喜欢以优雅示人的封号斗罗了,就算是后面跟过来的鬼魅和精英小队的全体队员,也是头一回看见这种难看的场景。

按照常理来讲,魂兽之间的斗争,基本上都是为了求偶,亦或是捕食。

所以,这种支零破碎的场景大概率不会出现在魂兽的斗争之中。

相反,魂兽之间的斗争,倒是会对周围的环境造成不小的破坏。

但如果说是魂师和魂兽之间的斗争,那就更不应该了!

魂师胜了,大多都是利落的一击毙命,然后吸取魂环。

魂兽胜了,只会把魂师吃掉,然后找个地方消化增加年限;毕竟,魂师身体中残留的精纯魂力,对很多魂兽来讲是大补!

眼前如此让人不适的场景...

更像是把周围的环境,连同这只可怜的蜘蛛,一起扔进了一个专门制作饲料的搅拌机里。

搅完后,出来的一坨成品,就是眼前的惨况...

月关眼角不住的抽动着,似乎想要隐藏心中的厌恶感。

鬼魅反倒是冷静的走上前去,仔细的观察了一下。

“人面魔蛛。”

捡起地上的眼珠辨识了一下,又看了看甲壳上的纹路,鬼魅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虽然,这只人面魔蛛被打的连头都不知道碎成几瓣了,身子更是不知道碎成了多少块...

但对于一位封号斗罗来讲,从蛛丝马迹上判断出魂兽的身份,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鬼魅把甲壳递过去想让月关看看,却得到了月关一个嫌弃的白眼。

默默的看了一眼菊花关手上套着的暗金色轻甲手套,鬼魅无语的丢掉甲壳,忍不住腹诽了一句:不是亲手触摸还这么嫌弃...

“看够了就赶紧走吧!”

月关催促着鬼魅,很显然是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呆了。

鬼魅也点点头,一挥手,精英小队重新组成原来的阵型跟在两人的身后。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又不是他们做的,何必要刨根到底问个究竟呢?

魂兽杀魂兽,不管他们的事。

魂师杀魂兽...

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吗?

虽说现场难看了点,但又不用他们掏钱重新装修...

轰!

剧烈的爆炸声在远处响起。

林中飞鸟被瞬间惊起。

月关抬起头看了一眼声音传出的方向,眼神中满是惊愕,连忙从魂导器里取出武魂殿编制出的地图。

这张小小的地图,是武魂殿不知道花费了多少的代价,才摸索出来的精确地图。

上面标注着安全路线和魂兽族群之间的划分。

和外界买的地图不一样,这张地图甚至把各个魂兽族群的位置都给标了出来,且误差基本不会超过十里...

每年探索一次,年年修改,确保精准无误。

具体花了多大的代价...

属实让人无法想象。

暗金色的指甲落到了地图上,月关重重的点了点,低骂道:

“这是哪个不长眼的王八蛋!”

没错,胡列娜的第四魂环,产出地就在前方。

问题是,听这一声巨响,要么是打起来了,要么是出事了。

魂兽死不死,月关不在意。

怕的就是魂兽族群跑了!

魂兽族群要是一跑,鬼知道他们还需要花几天时间才能重新找到踪迹?

偷偷的瞄了一眼旁边气质阴鹜的鬼魅,月关在心里默默收回了刚刚的气话。

很明显,鬼也不知道...

将地图塞到魂导器里,月关火急火燎的下达了命令:急行军,以最快速度赶到目的地!

把胡列娜的魂环先解决了,然后才能腾出手来去解决邪月的魂环。

毕竟,邪月的魂环产出地要比胡列娜的魂环产出地远的多。

当然,急行军所要面临的严重后果就是:战斗力会减弱。

由于魂力消耗比较大,急行军过后,基本都保持不了标准战力。

好在有菊、鬼两位封号斗罗兜底。

远处。

轰!

一个约摸有半人高的银色光球被陆渊抓在手上,狠狠的按在了人面魔蛛的两只利爪上。

两只锋利的爪子,毫无疑问被炸的弯曲开来。

剧痛让这头人面魔蛛发出了痛苦的嘶吼声,眼冒红光,张开血盆大口朝陆渊扑来。

随后...

被一个更大的光球直接打飞了出去。

甲胄破碎,左侧的四颗蛛眼直接被强大的冲击力炸的血肉模糊。

失去了左侧视野的人面魔蛛只能摇晃着脑袋,希望能看见自己视野的死角处,然后试图绝地反击。

可惜,没有“然后”了。

淡漠的站在人面魔蛛的死角处,陆渊手上凝起光球,狠狠的怼了上去!

“快住手!”

苍老的声音远远传来,但话中的急切却仿佛要溢出来一样。

眼珠微动,但陆渊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

轰!

爆炸声再度响起。

三颗螺旋丸,直接灭杀一头千年的人面魔蛛。

论消耗,比空间切割小多了。

眼帘微垂,陆渊缓缓的放下手掌。

“若是往常,好好跟我说,我让了也就让了;但现在不同了。”

“连个“请”字都不会说,还让我住手...”

一股强大的银色魂力爆发,掺加着赤红色的杀气,铺天盖地的朝蛇婆和孟逸然压了过来。

蛇婆猛的一挥蛇杖,一股强悍的魂力爆发,拦在孟依然身前。

少年扭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蛇婆和孟依然。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命令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