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47.永胜之策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360字
  • 2022-03-18 21:51:52

无视掉赵无极那幽怨的小眼神,弗兰德轻咳一声,笑道:“陆渊,你这头小怪物找我有什么事儿啊?不会是又捅出什么篓子来了吧?”

陆渊连忙摆摆手。

“当然不是。”

“刚刚我听红俊说了,唐三和大师已经走了。所以,我来找院长你打听一下,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顺手拉开凳子坐下,自来熟的剥了粒花生米扔到嘴里,陆渊可谓是一点也不见外。

赵无极憋着口闷气,也拉了把椅子坐在陆渊旁边。

同时,愈发坚定了回去后,和弗兰德好好“切磋”的想法。

吃他的,喝他的,然后还装醉...

咯嘣~

花生米被咬碎的声音响起,让稍稍有些失神的弗兰德立刻回过神来。

弗兰德脸上闪过一丝哑然。

似乎是没想到陆渊的消息竟然这么灵通,同时,也没想到自家徒弟的嘴这么不严。

不过弗兰德还是正面的回答了陆渊的问题。

“是真的。”

“退学申请书都写好了。”

“我只能批。”

“今天一早,大师和他的弟子就已经出发了。”

无力的摊摊手,弗兰德叹息一声,眼底闪过一丝黯然。

没有什么是比老友的背叛更为伤人的。

如果有,那只有...仅存在理论上的“直系亲属”的背叛更为伤人!

陆渊也被这个效率给震惊了一下。

直接退学,退完学之后立刻走人...

速度够快。

但这逻辑链有漏洞啊!

“那...院长,请问你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吗?”

弗兰德心疼的猛然一哆嗦。

沉吟片刻,最终还是吐出了那个不愿提及起的名字:“蓝霸学院。”

蓝霸学院?

陆渊瞬间从脑海中筛选出来这所并不出名的魂师学院。

如果把这所魂师学院换一个名字,想必会出名的多。

重组过后的“史莱克学院”!

目前的院长是柳二龙,也是玉小刚的堂妹,更是玉小刚的追求者。

带着唐三进蓝霸学院,玉小刚可谓是一点阻力都不会遇到。

这手笔,绝对不是出自唐三。

因为唐三没有这么广阔的人脉关系!

几乎在片刻间,陆渊就猜到了操盘手是谁。

玉小刚!

默默地在心中把这个名字念了数遍,陆渊眼帘低垂,一抹暗色不知何时已经附在瞳孔下方。

轻轻拍了拍手上不慎沾染的碎屑,陆渊轻笑一声,恢复了往日的冷静。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劣势局他又不是没打过。

“谢谢院长。”

“还有...”

“能否给我批个长假?我打算出去历练一阵子。”

尴尬的挠了挠头,陆渊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

这条件属实有点过分。

更加入学院半个多月就准备出去历练...

合着学院的规定完全成了摆设?

弗兰德也被面前这头小怪物“狮子大开口”般的条件吓了一跳,不过转念一想,却并未立刻反驳,反而问道:

“你准备历练多长时间?”

陆渊掰着手指头简单的计算了一番,抬起头回答道:

“最多不超过一年。”

“一年的话...”,弗兰德剥了一粒花生米扔到嘴里,自言自语的砸了咂嘴,然后冷不丁的说道:“我答应你了。”

“谢谢院长!”

陆渊猛的站起身来,真挚的握住弗兰德的手用力的晃了晃。

弗兰德也被陆渊这番举动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笑道:

“当初入学的时候,我答应过你,只要不涉及到一些原则性问题,我都会对你网开一面。”

招揽一头大怪物怎能不付出些代价?

史莱克学院不比那些高级魂师学院财大气粗,自然要拿出更多的诚意才能留下这头大怪物。

不过,弗兰德相信付出和收获会是成正比的。

因为...

看着这头稚嫩的大怪物风风火火离去的背影,弗兰德推了推眼睛,目露精光,“我还从来没有看错过人呢!”

“他走了,那也该算算旧账了。”

赵无极冷笑一声,不怀好意的捏了捏拳头。

弗兰德甩了个不屑的眼神过去。

“说的好像你能打过我一样。”

“......”

赵无极沉默不语,很显然是找不到什么言语来反驳。

弗兰德走到赵无极身边,笑着拍了拍赵无极的肩膀。

“行了老赵,别不痛快了,你想想,这酒店的套房还是我出的钱呢...”

赵无极鄙视的看着这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这奸商心里打的什么算盘,真以为他不清楚?

分明就是为了让刚刚那头大怪物感受到史莱克学院的诚意,所以在小怪物们打完斗魂后,直接聚餐,外加开酒店套房。

否则按照这个铁公鸡一贯的作风,才不会主动掏钱请客!

后续的事情,陆渊不清楚。

因为他正忙着准备和收拾东西。

当然,还有一个额外的工作。

“小兔子,过来。”

陆渊对着小舞招了招手,笑的不像是个好人。

小舞的心“咯噔”一下,但她不敢不听陆渊的命令,只能苦着小脸磨磨蹭蹭的走过去。

可谓是,一步的距离恨不得能走八步...

纤细白嫩的玉手猛的拉住小舞,宁荣荣对着陆渊挑挑眉,娇蛮的说道:

“她被本小姐借用一天,有事明天再说吧!”

“不巧,这件事必须要今天解决。”

陆渊耸耸肩,笑着说道:“我明天就该走了。”

走?

“你要去哪儿?”

宁荣荣的话语脱口而出,似乎根本就没经过思考。

“去历练。”

一步踏出,陆渊已经出现在小舞的身边,毫不怜惜的拍开宁荣荣的小手,把小舞拉了过来。

小舞脸色煞白,无力的瘫软在陆渊的怀中。

历练之前,肯定要把一些没用上的资源收集一下,避免浪费,不是吗?

小舞努力的安慰着自己,但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

“没问题我就先回去了。”

陆渊客气一句,懒得管这个回回坏他好事的宁大小姐,拽着小舞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毫不怜惜的把小舞扔到了床上。

失神的望着天花板,小舞躺在大床上安静的问道:

“取环还是取骨?”

“总之会很痛。”

所答非所问。

但小舞似乎明白了陆渊的意思。

嘴唇被咬的发白,小舞用心中最后一点勇气抑制住流泪的冲动。

恶魔走近了。

愈发近了。

恶魔贴了上来。

手掌也贴了上来。

那接下来就是疼痛了...

小舞自嘲般的在心里开着玩笑。

但并没有疼痛感传来,反而是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灼热感从腹部传上。

灼热感越烧越烈。

两只白嫩的小手紧紧抓住床单,小舞下意识张开小嘴,努力的呼吸冰冷的空气。

恍惚间,她甚至听到了一声“刺啦”的灼烧声音。

疼痛压过了理智。

小舞双眼一翻,被迫在身体自我保护的机制下昏了过去。

陆渊若有所思的收回手。

魂兽化形后,身体素质确实要比同等级的魂师要强。

虽然遭罪程度确实上升了不少,但得到的好处估计也很多。

别的不说,单单经过空间之力的洗礼,皮肤对于元素的抵抗能力肯定会大幅度增强。

甚至会对空间产生亲切感。

有可能会自带一个或是数个储物空间。

总之,肯定不会白遭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