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46.新的风暴已经出现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237字
  • 2022-03-18 16:50:47

玉小刚呆若木鸡,看着正在口若悬河般讲述自己想法的唐三,心态差点爆炸。

这才半个月不到啊!

你哪来的压抑情绪?

就算是有压抑情绪,为什么要在事情刚落幕没多久后才说?

此时此刻,玉小刚真的很想拽住唐三的脖领子,然后狠狠的给唐三几个大嘴巴子让他清醒清醒。

其实不是玉小刚不理解唐三。

恰恰是因为理解,所以才对唐三的想法感觉到棘手。

史莱克学院是玉小刚从所有已知魂师学院中,精挑细选出来最合适的一个。

从客观上来讲,史莱克学院可以给唐三一个相当安稳的发育时间,而且这个时间不会太短。

但...

事与人违。

离开的想法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来...

早些时候,若是萌生出了离去的念头,他可以直接摔门走人;正好借着唐三被打伤的借口,理顺成章般的从史莱克学院离开,让任何人都挑不出毛病。

如果再晚些时候,玉小刚觉得他可以凭借着唐三出色的天赋,努力操作操作,转学到一所高级魂师学院里。

毕竟这些高级魂师学院特别喜欢招收天才。

前提是这些破格录取的天才,天赋亦或是实力非常突出!

一个武魂是蓝银草的二十九级大魂师...

玉小刚自认为是没什么操作希望。

武魂不占优、魂力等级不占优、年龄不占优、履历不占优,目前来看,唐三也就是一般天才的标准。

如果算上第二武魂昊天锤,唐三肯定是绝世天才。

可玉小刚用手指头想都能猜到,唐三的第二武魂只要敢暴露出来,那么武魂殿一定不介意摁死一只小蚂蚁。

片刻后,唐三停止了自己滔滔不绝的讲述,把希冀的目光投向大师。

搓了搓僵硬的脸皮,玉小刚沉吟片刻,问道:“那你想去哪里?”

人,总是要在事实面前低头的。

唐三是昊天斗罗之子不假,但也是他玉小刚的亲传弟子,未来有望帮他验证他所提出的各种理论。

于情于理,玉小刚不可能放弃唐三。

所以...

他只能先问问唐三的看法,然后努力的去办好这件事。

唐三沉吟不语。

很明显,他也是没怎么想好。

热血一上头,念头就一堆堆往外冒,可惜没有任何一个念头有完整的规划。

看着唐三沉默的样子,玉小刚也难免叹了口气,无奈的继续问道:

“你真的想离开?”

“想!”

唐三目光中充满了坚决,立刻回答道。

玉小刚拉着张老脸,心里怒骂着唐三不懂事,但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清了清嗓子,说道:

“我先走了。”

“你把饭吃了。”

“这件事,我需要仔细的考虑考虑。”

唐三的眼中闪过一抹兴奋,抓起筷子大口大口的吃着饭。

说是“考虑考虑”,实际上唐三明白,自己师父肯定是动心了。

要不然就该直接拒绝。

亦或是反过来让他再考虑考虑。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玉小刚捏了捏眉心,满面愁容。

从史莱克脱身很简单。

可找个下家,很难。

“弗兰德,真的非我之愿啊...”

长叹一声,玉小刚拉开台灯,拿起笔摊开书信。

此夜,这对师徒皆未眠。

破晓时分。

一抹耀眼的阳光划破了深沉的夜幕。

弗兰德坐在椅子上,满脸复杂的看着玉小刚和站在玉小刚身后的唐三。

“真要走?”

玉小刚没说话,坐在椅子上把手中的申请书往前推了推。

意思很明了。

“那我批准。”

弗兰德知道自己这位老伙计的倔脾气,八头牛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所以,也没多废话,伸手抄起笔在退学申请书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小刚,打算去哪儿?”

一边写着,弗兰德好奇的随口问道。

“蓝霸学院。”

听见这个出乎意料的回答,手中的笔尖不由得一顿;好在弗兰德很快反应了过来,压制住心中翻涌的情绪,把笔下的字迹写完。

看见弗兰德收起了笔,玉小刚把申请书拿回来过目了两眼,一言未发将其收入怀中,拉着唐三的胳膊就走出了房间。

虽然师徒二人皆顶着淡淡的黑眼圈,但精神上依旧保持亢奋的状态。

新的旅程又要开始了!

...

“你说唐三走了?”

陆渊诧异的从酒店的大床上翻坐起身,然后跳到地上。

马红俊点点头,然后又接着补充道:“据说那个什么“大师”,也跟着唐三一起走了。”

“好家伙...穷思变,变则通啊...唐三开窍了...还是说...是玉小刚的主意?”

“老大你说什么?”

“没事,我准备去和院长打听打听。”

伸手往空中一抓,然后往后一拽,一套衣服就被拽了出来,快速的被陆渊套在自己的身上。

马红俊挠挠头,看着自家老大急吼吼离去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

送走了玉小刚这个老友,弗兰德坐在椅子上和赵无极小酌着。

酒是赵无极买的。

弗兰德的心情总算没有继续低落下去。

可依旧很难受。

玉小刚这一去,和柳二龙双宿齐飞是肯定的。

哪怕玉小刚不愿意,也在柳二龙这个魂圣的手下翻不起浪花来...

虽然早就选择默默观望,但当“蓝霸学院”这个名字被玉小刚吐出的时候,弗兰德还是感觉到种种不舍。

那是他的青春。

那是他喜欢的人。

可他喜欢的人不喜欢他!

他又能怎么办?

吨~吨~吨~

空空如也的酒瓶子被扔到垃圾桶中。

赵无极眼角一抽,欲言又止的放下手中的杯子。

说好的小酌呢?

合着是借酒消愁?

虽然很想阻止弗兰德这种光明正大蹭酒喝的行为,但赵无极也表示理解。

“老赵啊...你说...”

弗兰德下意识想找个人倾诉,但话刚出口就意识到了不太好。

于是弗兰德放下酒瓶,重新开了一瓶酒给杯子倒满,然后举起杯子,“不说了,老赵,今天尽兴就够了...”

赵无极连忙举起杯和弗兰德撞了一下。

“行,我保证你喝的尽兴,从小到大,在喝酒这件事上我还从来没怕过谁!”

说是这么说。

实际上赵无极也在心中默默的吐槽道:弗兰德这只铁公鸡不会是宰我吧?

气氛刚刚升起,一阵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响起。

看着弗兰德喝的五迷三道的,赵无极只好起身去开门。

“赵老师?”

陆渊抬头看了一眼门牌号。

没错。

“我找院长,请问他在这...”

“进来吧!”

赵无极惊愕的回过头,才发现弗兰德早就整理好了仪态,甚至还有时间把那副死板的黑框眼镜都擦干净了...

擦!

你个奸商竟然坑老子!

赵无极用目光谴责着弗兰德不道德的行为。

可惜,弗兰德又岂是那等脸皮薄之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