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45.宁风致的盘算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254字
  • 2022-03-17 21:22:51

不会是心动了吧?

尘心和古榕的脑海里,几乎同时浮现出这个念头。

也不怪两位封号斗罗这么想。

事实上,宁风致刚才在阅读完这封信后,心中也同样充满了怀疑。

虽说宁荣荣在信中把这个什么“陆渊”给臭骂了一顿,说对方戏弄了她;但宁风致可知道,有些夫妻真的就是靠这种“孽缘”最后走到一起的...

一天不拌嘴反倒感觉不对劲。

总之,感情这种东西,宁风致也不敢说的太死。

更何况自家女儿信中提到的“陆渊”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对于一名辅助系魂师来讲,恐怕没有什么是比伴侣是一名强大的战魂师更有安全感了。

不过,或许“天才”二字都不足以证明其天赋。

如果信中描述的无误,那...

就已经可以媲美武魂殿的“黄金一代”!

甚至是超越黄金一代!

宁风致的手指不紧不慢的敲着桌子,目光幽幽的看向远方,似乎能穿越时空一样的看到宁荣荣和这个“陆渊”!

他了解自己女儿的性格和特点。

胆子很大、性子急躁、喜欢撒娇、喜欢耍小聪明、做事要先谈条件、思想上比较以自我为中心...

这些都是她的缺点。

但宁荣荣唯一的优点就是在于...

她从不说谎!

“那这可就有些意思了...”,宁风致暗忖道,神色自若,心中开始拨弄着自己的小算盘。

招揽肯定是要招揽的。

占了情报上的先机,如果不招揽一下试试,那不是宁风致的一贯作风。

问题是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而在付出代价后,对方是否在未来可以扛起七宝琉璃宗?

只要付出和收获相等,宁风致就愿意做这笔投资。

一个天才虽然难找,但一个和女儿有着微妙缘分的天才准女婿更难找!

如果事情真成了,对方也能真心待他女儿,那么,区区一个昊天斗罗在七宝琉璃宗面前根本不算什么!

如果说是当年背靠昊天宗的唐昊,宁风致还要给予几分尊重。

但现在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的唐昊,则完全不被宁风致放在眼里!

一个封号斗罗而已。

他七宝琉璃宗又不是没有!

七宝琉璃塔的辅助一给上,宁风致丝毫不怀疑剑叔可以单杀唐昊。

至于杀了唐昊之后,三大宗门反目成仇的问题...

根本不存在好吧!

别说宁风致这么一个聪明人了,就算是不怎么聪明的明眼人都能看出:三大宗门本身的关系就不咋地!

昊天宗被武魂殿逼的隐世。

七宝琉璃宗亲近天斗,借助天斗帝国来抗衡武魂殿的打压。

蓝电霸王龙一族则保持着混乱中立的状态,既不过度偏向天斗,也不偏向星罗亦或是武魂殿。

如此微妙的关系,宁风致就算围杀掉了昊天斗罗唐昊,昊天宗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毕竟,当年谁也没想到唐昊这个蠢货在关键时刻,直接表明退出昊天宗!

是的,在宁风致看来,这就是毫无疑问的“蠢货”。

七宝琉璃宗和蓝电霸王龙家族都被昊天宗说动了,主动报团取暖,意思表示的还不够明白么?

要么,武魂殿放弃追究此事,保持原有的局面;要么,上三宗和武魂殿宣战,趁着力量凝聚起来还算充足,狠狠的给武魂殿一个教训!

打的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计划制定的挺好。

当年上三宗的话事人也都很有先见之明,能看得清局面,彼此之间的关系也算不错。

结果计划刚实施没多久,就被唐昊在背地里给了一刀...

别说当年的昊天宗了,就算是宁风致在接到这种离谱的消息后,也是狠狠的憋了一股火。

对手没出招,队友先跑了!

没有什么话可以用来形容当时宁风致心中的无力感。

哪怕是现在,偶尔想起来的时候,也会感觉有些郁闷...

宁风致怅然的叹了口气,将脑海中的回忆封存,温和的说道:“找个合适的时间,也该去看看荣荣了,离家这么久,也不知道吃没吃苦。”

“剑叔,骨叔,你们觉的怎么样?”

尘心和古榕无奈的点点头。

这么多年了,谁还不知道这小子心里打着什么算盘?

这是单纯的去看宁荣荣吗?

这分明是挑个合适的机会,去考察考察未来的女婿!

不过...

尘心的眉头微皱,捻起信纸,又仔细的看了一遍。

四个万年魂环。

这段描述让他想起了一些往事...

...

七宝琉璃宗中发生的事情,陆渊自然不清楚。

不过,他知道唐三被气的没吃晚饭。

这让陆渊非常开心,所以他找个理由把唐三那份饭也吃了。

“不能浪费食物。”

合情合理的理由,差点没把玉小刚气个倒仰。

不知道的还以为就做了这么多的饭不够吃呢!

但这里是饭店啊!

饭店!

小三没吃饭,至于乐成那样吗!

又不是吃不着了!

玉小刚看着陆渊恬不知耻的样子,生气的摔门离去,来到前台,自己掏钱,打包了一份饭菜给唐三送过去。

和玉小刚的关注点不一样。

陆渊的关注点在于...

唐三的心态失衡了!

否则,依照唐三死要面子的性格,绝对不可能在明知道大家聚餐的情况下,选择不来。

尤其是小舞还在他手上!

想到这里,陆渊用诡异的目光看了眼小舞。

忽然感觉自己成反派了怎么办?

俗话说的好,黑化强三倍,洗白弱三分。

既然他已经洗不白了,那干脆往三倍方向发展好了!

小舞冷不丁的感觉到身上发冷,下意识缩了缩头,扭头往周围看了看。

然后...

她就看见了陆渊这个恶魔眼中的贪婪!

哆哆嗦嗦的从碗中挑出一块肉,小舞可怜巴巴的把这块肉放到陆渊的碗中,眼中满是恳求的情绪。

很明显,某只单纯的兔子以为陆渊没有心思继续等日后取骨了。

她怀疑陆渊现在就要!

但现在肯定是不行的,最起码她还没活够啊...

眼角一抽,陆渊手中的筷子已经下意识夹起肉块丢到嘴里。

吃了!吃了!

小舞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连忙把碗里的肉都塞给了陆渊。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吃了她夹的肉,短时间肯定不能再对她动手了吧!

如果再动手...

她好像也没什么办法?

...

邦邦邦!

酒店的木门被敲响。

被打乱了思绪的唐三压抑住心中的苦闷,走到门前打开木门。

门外站着的是他的师父——大师玉小刚。

玉小刚的手还端着一盒热气腾腾的饭菜,盒盖刚刚被打开。

“没吃饭呢吧?”

唐三忽然间感觉到有些热泪盈眶的冲动,抿了抿嘴,平稳住心中的情绪,接过大师手里的盒饭,把大师请进屋来。

关好门,唐三开门见山的说道:

“师父,我想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让我感觉到压抑的环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