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44.一封信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285字
  • 2022-03-17 15:58:24

唐三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小舞自然不知道。

当然,即便是知道了,也不妨碍小舞发自内心的排斥唐三。

很多事情往往都是这样。

爱之深,恨之切。

虽然对于陆渊这个恶魔,小舞也喜欢不起来,但“两弊相衡取其轻”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轻叹一口气,视线中猛然出现陆渊的身影,小舞揉了揉眼睛,惊喜的扑了上去,完全忽视了旁边唐三气到扭曲的表情。

“陆渊!”

被一头十万年的柔骨兔撞了一下,后果会是什么?

陆渊可以肯定,胸骨和肋骨破碎是最轻的后果。

但如果这头十万年柔骨兔化形了...

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倒退两步抵消冲击力,伸手掐住小舞的后脖领子,陆渊一脸无奈的把小舞拎了起来,挑了挑眉毛说道:

“才半个小时没见而已,就这么想我?”

小舞生气的盯着陆渊的眼睛,一言不发,同时张牙舞爪的挣扎着。

虽然她是兔子,但并不喜欢被拎着!

“生气了?”

“没关系,我有个好办法,保证你不生气。”

陆渊自问自答,然后在小舞悲愤的目光中,无耻的把脸贴了上来。

半晌,陆渊移开脸,当着唐三的面炫耀似的舔了舔嘴角。

小舞呆若木鸡的被陆渊拎在手中,下意识伸出双手捂住通红的小脸,很明显,小舞已经放弃了挣扎。

对于某些脸皮薄的人来说,“社死”只需要一件很小的事情就可以达到。

“你看,不生气了吧?”

“说到做到。”

陆渊洋洋自得的说道,而后把小舞放下来。

小舞红着脸躲在陆渊的身后,好像感觉四面八方的人都在看她一样,用力的拉着陆渊的袖子,满脸恳求的往外拽了拽。

咚!

唐三扭过头去,心若刀绞,不忍直视;一拳用力的砸在了栏杆上,似乎是在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好在栏杆比较结实,没被捶坏。

否则,索托大斗魂场的负责人怕是要过来和唐三聊一下赔偿等事宜。

“哎呦!唐三你竟然还没去斗魂?”

陆渊一脸震惊,下意识惊呼了一声,似乎才发现唐三也在这里,随后忙不迭的补救般的说道:

“抱歉啊,希望我和小舞刚刚的亲密举动没对你造成什么影响,毕竟你待会儿就该斗魂了。一定要保持心态平稳,这样你才能在斗魂中汲取到实战经验。”

唐三抿了抿嘴,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个嬉皮笑脸嘲讽自己的小人,一言未发,转身离开此处。

什么“没注意到他”!

唐三心知这是假话,但他实在没有反驳的勇气。

或者,换句话说,他有反驳的勇气,但无法承担反驳后的后果。

陆渊找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半个月下来,唐三也算摸清楚陆渊一举一动间想要干什么了!

无非就是想要激怒他,然后借着“合情合理”的理由来不断教训他。

打伤他,他的修炼速度自然变慢,亦或是被迫终止。

即便是无法找到合适的理由动手,对方也可以用言语刺激他,让他的心态失衡,无法平心静气的以高效率去冥想。

总之,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强行拖缓他的修炼速度。

唐三自然能看明白这步棋。

毕竟上辈子他也熟知阴谋诡计。

问题是...

这个卑鄙小人走的这步棋,是堂堂正正的阳谋!

这就让唐三有些麻爪了...

破局的方法很简单,他只要在心中放下小舞就可以。

这样对方的刺激手段就等于不攻自破,自然没有理由来继续揍他。

可他偏偏就是放不下!

刚刚确认了感情就要被迫断掉,唐三感觉自己若是真以这种方式破局,那他的骄傲和心气也会一同碎掉!

但这么拖着也不是一回事。

“等着吧...”

遥遥的望了一眼小舞,眼中闪过一抹疼惜,唐三收回目光,骨节分明的手掌用力的攥成一个拳头。

“我会让你求生不得...”

“求死不能...”

扭曲沙哑的声音,低低的在喉咙中翻滚着,却始终没有丝毫外泄。

...

七宝琉璃宗。

尘心和古榕一进门就看见了宁风致手边桌子上摆的白皮信封。

两道狂风从门口卷起。

信封的两段分别被一只大手按住。

“我先看。”

尘心的目光沉静如水,直视着老伙计,简单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古榕淡定的看着尘心。

“凭什么你先看?”

“凭什么...”,剑斗罗尘心冷笑一声,身后浮现出一圈圈淡青色的虚幻剑影,每一道虚幻剑影的剑锋都对准了古榕,“就凭这个够不够?”

“我觉得不够。”

一股特殊的波动也在骨斗罗古榕的身后浮现出来,实质的白色巨骨浮现出来,将古榕层层包裹住。

都是封号斗罗。

谁还没有两手花里胡哨的魂技了?

拿剑影吓唬谁呢!

宁风致看见这熟悉的场面下意识抬手扶额,挥了挥手中褶皱的信纸,哭笑不得的说道:

“剑叔,骨叔,别争那个信封了,信纸在这儿呢...”

四道锐利的目光同时射了过来。

目光中的意思很明显:为啥你小子不早点说?

宁风致陪笑着把信纸递了过去。

没办法,老小孩、小小孩;到老了,封号斗罗的脾气也变得跟个小孩似的。

更何况这还是自家的老小孩...

打不得、骂不得。

问题是...

一个老小孩就算了,两个老小孩之间还特别容易因为口舌之争就打起来。

好在近些年来,俩人很少因为口舌之争打起来,也算是让宁风致少操了不少心。

因为他只需要管好自己的女儿宁荣荣就可以了。

看着剑叔和骨叔盯着一封信时喜时怒的表情,宁风致总算松了口气,并默默感谢当年自己突发奇想,特地制造出了“宁荣荣”这个情绪遥控器。

当然,这个“情绪遥控器”肯定是玩笑化的说法。

一来,剑斗罗和骨斗罗早就和七宝琉璃宗密不可分了,并不需要提防。

二来,谁没了妻子都高兴不起来。

宁风致也是如此。

但没办法,没有时间给他沉浸在往日的回忆里。

毕竟他是七宝琉璃宗的宗主!

“风致,你先说说你是什么看法?”

看着尘心和古榕在看完信后,默契的统一了战线,异口同声的询问自己的看法,宁风致只感到又好笑又好气。

无奈的理理思绪,宁风致开口说道:“荣荣的来信我已看过,但对于信中某些重要的信息,我觉得不能错过。”

“十二岁的魂宗,四个魂环皆是万年魂环,武魂据说是纯元素类武魂“空间”,这样的天才,我觉得不能错过。”

“而且...”

“荣荣似乎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这样...重视过。”

宁风致的话显然意有所指。

尘心和古榕回想了一下刚刚的那封信。

确实有些重视了。

五百多个字的信中,一共提了十七遍“陆渊”这个词...

重视的有些不太正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