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43.拒绝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269字
  • 2022-03-16 21:18:20

“不好意思。”

“唐三,我还是决定进行单人斗魂。”

“如果你想双人组队斗魂,还是找荣荣吧,毕竟她的武魂是七宝琉璃塔。”

小舞委婉的拒绝道。

她相信唐三能够听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提出“宁荣荣”只不过是个托词罢了,宁荣荣刚刚已经决定要和朱竹清组队,这种消息自然不可能瞒住小舞。

当然,也没必要瞒着小舞。

朱竹清想避开戴沐白那只不要脸的白虎,宁荣荣是辅助系魂师,正好需要有人带她。

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小舞知道后也是表示支持的。

但对于唐三这个披着人皮的恶魔,小舞还是采取了“善意的谎言”,以最大的努力去避免激怒唐三。

毕竟那天夜里,一位封号斗罗的突然出现实在是太惊悚了。

小舞知道,无论是宁荣荣、还是朱竹清、亦或是马红俊那个胖子,都以为昊天斗罗是为了给儿子报仇来的。

但只有小舞隐约的猜测到另一种可能:那天晚上,唐昊出现在那里是在警告她!

警告她不要生出一些小心思!

否则,堂堂昊天斗罗没必要直接堵路。

什么时候不能和陆渊单挑?

非要在那晚上当着众人的面拦住陆渊?

而且队伍中还包含着她这只十万年化形的柔骨兔?

怎么看怎么蹊跷!

尤其是当小舞回到宿舍后,和宁荣荣详细的训问了一下昊天宗的历史,心就更是拔凉拔凉的了...

据宁荣荣所讲,昊天宗鼎盛时期,下面有四大附属家族。

力之一族、破之一族、敏之一族、御之一族。

就算唐昊再落魄,驱使一个家族总是能做到的吧?

唐三怎么可能和她一样,顶着个工读生的名头在初级魂师学院里混了六年!

封号斗罗的独生子,在初级魂师学院边打工边混了六年...

小舞用自己的兔耳朵想,都能猜到为了什么!

不就是馋她么!

一个没有任何风险的十万年魂环加魂骨,足以让一位封号斗罗的儿子安心的潜伏下来。

利益太高了!

听见小舞口中的称呼,唐三的思绪如同被雷劈了一般,里焦外嫩、无法转动。脸色晦暗,艰涩的开口问道:

“为什么?”

小舞被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问的一头雾水,反问道:

“什么为什么?”

“你以前都是叫我三哥的...”

唐三怅然的看着小舞,片刻后,才补充上了后半截话:“而不是称呼我为“唐三”!”

小舞的娇躯僵硬的一瞬,尴尬的撩了下头发,笑着说道:

“男女授受不亲嘛!”

“继续叫你三哥,别人还以为我是你的情妹妹呢。”

“我们都长大了,有些事情也应该需要避讳了。”

唐三脸色苍白,心若刀绞。

此时此刻,他多么想当面对小舞说出:

我就是喜欢你啊!

我不在乎你的初吻被夺,我也不在乎你是否还干净。

我只是希望我这份感情能得到你的回报而已!

但这些话,都被唐三含着泪混着血咽下,压在胸膛里,一个字都不敢说。

不说,心意明了。

至少还能做表面朋友。

说了,连表面朋友都没得做。

虽然不清楚小舞是否是自愿说出这番话来的,但唐三清楚,这个时候,自愿与否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自愿的,他无力改变。

非自愿的,他也无力改变!

仇恨在心中发酵,酿出愤怒的种子;痛恨的泉水灌溉下,愤怒的种子得以抽芽生长...

那接下来,又会是什么?

唐三不清楚。

但命运的轮盘其实已经在悄然转动着。

“避讳...”

“避讳好...”

“避讳好啊...”

唐三失神般的念叨着这个词。

熟悉,而又陌生。

他从来没想到这个词,有朝一日,竟然会用在他和小舞的身上。

小舞看着唐三不对劲的样子,害怕的往后退了几步,和唐三拉开了距离。

这是为了防止唐三狗急跳墙,情急之下就地把她制住,然后直接杀掉,取环亦或是取骨。

虽然说十万年魂环唐三肯定是吸收不了,而且过时会自动消散,但十万年魂骨是可以被拿走的!

和她跑了相比,小舞自觉的取骨是个好方法。

在某种角度上来讲,确实避免了更多的损失。

但...

她宁可献祭给另一个大恶魔,也不会献祭给唐三!

虽然陆渊这个人,平时喜欢捉弄她、刺激她、炫耀她,而且占有欲特别强,必须顺着毛撸,不能反着来...

但陆渊这个恶魔最起码没骗她!

一见面就摆明了车马,就是为了她的魂环和魂骨来的。

即便是站在不同的立场来看,小舞也不得不赞叹一声:坦荡、大气!

唐三掀动了一下眼皮,自嘲的笑了笑。

“你什么时候竟然变的这么害怕我了?”

小舞抿了抿唇角,没做回答。

但...

有些时候,不回答的意思,其实比回答还要更加明了。

唐三僵硬的笑了笑,背过身子,将自己的视线强制性的投向下方斗魂场上的战斗,同时心不在焉的问道:

“你能告诉我吗?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这是唐三的一次试探。

他自认为这些年中,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小舞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他才有把握试探出小舞的回答是否真的出自于真心。

如果能回答的上来,他日后可以慢慢补救。

如果回答不上来...

唐三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他和小舞两情相悦,又岂是陆渊这个卑鄙小人能在中间作梗的!

它日,定要以陆渊的心头血来祭奠!

仔细的观察了片刻,察觉到唐三眼中的坚决,小舞深吸一口气,压住内心激荡的情绪。

都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还没死心。

真有韧性!

不过小舞转念一想,也觉得正常。

毕竟对方在六岁的时候就开始伪装,这么多年了,就算伪装不好,心理素质肯定也练出来了。

如果真让她发现了心虚,反倒证明唐三还没坏到骨子里。

最起码他有正常的感情。

六年的时光...

别说人了,就是条狗,也该养出来感情了!

不过这样也好。

最起码让她自己死心了。

纤细的手指摆弄着心爱的辫子,小舞站在原地,清脆娇嫩的声音响起,传到唐三的耳中。

“你没错。”

“但我也没错!”

“我只是选择了另一种方式而已。”

“如果这也能算错误,那也许是我错了...”

声音突然顿住。

随后,斩钉截铁的说道:

“但我并不后悔!”

唐三闭上双眼。

他已经明白了一切。

他自己没错,但小舞也说了她也没错。

另一种方式?

什么方式?

话语中含糊其辞,而且能让小舞心甘情愿的选择这种方式...

“陆渊!”

唐三咬牙切齿的从嘴里吐出这两个字。

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混蛋竟敢拿他的安危来威胁小舞!

真的是死八百遍一千遍都不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