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238字
  • 2022-02-25 14:09:42

低矮的小山坡上,陆渊和唐三皆后退几步,遥遥站定。

老杰克看了看陆渊,又看了看唐三,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从两人的正中间让开。

唐三目光微沉。

这一战他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能赢。

双方都是魂士,都没有获取魂环,所以自然没有魂技。

从刚刚那一拳中,他已经大致摸清了陆渊武魂的用处和效果。

就像他没有魂环却依旧可以简单的控制蓝银草生长一样,陆渊也可以凭借着武魂在没有魂环的情况下简单的操控空气。

在武魂方面,他并不占优。

所以...

唐三随手在地上抓起一把碎石子,用特殊的投掷手法将这些碎石子分成几批接连扔向了陆渊。

碎石子在空中发出了尖锐的呼啸声,但都在陆渊身前不远处顿住,随后掉落到地面上。

远远的看去,就像是有一堵看不见的墙壁矗立在陆渊身前。

“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伴随着唐三的一声厉喝,一堆碎石子再度朝着陆渊劈头盖脸的打来。

但再度被拦在陆渊的身前。

紧接着,又是一捧带着啸声的碎石子。

随后又被拦截了下来。

好在这个小山坡上石子很多,且并不难找。

否则唐三也不可能有充足的弹药去消耗陆渊。

远程消耗用碎石子。

远程闪避用鬼影迷踪步。

近身战用玄玉手。

虽然他一时间打不破陆渊的龟壳,但陆渊也不可能一直顶着这个龟壳!

武魂是武魂,魂力是魂力。

他可以不使用魂力,不断的去消耗陆渊的魂力。

但陆渊只能被动的去防守,即便偶尔反击,也会被他用鬼影迷踪步闪开。

长时间下来,陆渊只会不战自溃!

可以说,唐三的战术安排非常不错,充分的理用了地利优势,并且发挥出了自身的长处。

看着不断试探自己的唐三,陆渊的心中涌现出一抹怒火。

当然,这无法缓解他身躯僵硬的事实。

现在的他,连抬起手臂都做不到,根本没有能力去进行反击。

甚至连控制手指微动都做不到!

唐昊!

陆渊在心中默念这个名字,并把愤怒牢牢的隐藏在心底。

能用威压持续压制住他而又不压垮他,威压的范围也只针对他一人、并没有涉及到不远处的老杰克和唐三...

这份精准的掌控力,在这个小村子里,除了唐昊还能有谁!

不过,和其强大的实力相比较,这份心胸更加为人不齿!

虽然不清楚唐昊的旧伤好没好。

但即便唐昊的伤势一丝未愈,也拥有标准的封号斗罗级别的实力。

一个封号斗罗,用威压去压制他这个还没有获取魂环的魂士,让他失去反击的资格,只能被动防御...

虽然知晓你们唐家一贯都是护犊子的性格。

但护犊子也不是这么个护法!

心中产生仇恨是必然的。

难不成他还得感谢唐昊手下留情、没把他压垮?

而且这股威压中还夹杂着一丝丝刺骨寒意。

不多。

由于上辈子没有体会过,所以陆渊并不能确定这是不是杀意。

但今天,确实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作“如芒在背”!

这已经不是偏心了。

这分明就是直接把正确答案给了唐三,然后顺手把他手中的笔撅折了、最后扔出窗外!

就算他知道答案又能怎么样?

连笔都没有的他,拿什么去答题?

换而言之,他还有没有这个胆量继续答题?

阵阵刺骨的寒意让陆渊不敢妄动。

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赌唐昊会不会出手。

赌赢了,一个入学名额。

赌输了,他没命。

按照唐昊这个脾气秉性,陆渊还是觉得不赌为好。

深吸一口气,陆渊将涌上心头的屈辱感压下去。

狗屁的公平!

是他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就连世界本身都是不公平的!

如果世界是相对公平的,那就不会有魂师,不会有魂兽,更不会有诸神!

不过,韩信昔日尚能忍胯下之辱,他为何不能?

更何况他所受到的羞辱还没有达到胯下之辱的程度。

“停手吧,我认输!”

身前。

虚空中。

在陆渊目光所及的地方,透明色的丝线首尾相连,形成了一个不规则椭圆形状的空间屏障。

空间屏障没有一丝一毫的破损。

但创造出它的主人已经被迫低下了头。

此战,非它之过。

只是因为碰上了一个不讲武德的封号斗罗。

唐三面带微笑的将手中的碎石子丢在地上。

他完美的实现了预想中的战术。

虽然蓝银草是废武魂这一点让他很失望,但他不仅有另一个武魂,而且还在没动用武魂的情况下,战胜了另一个先天满魂力的天才。

这恰恰证明了武魂并不能决定一切!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我确实受到了很大的压制。”

“不过,败在另一个先天满魂力的手中,也不算冤。”

“入学名额你拿走吧。”

“我也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

感受着身体灵活性在慢慢的恢复,陆渊反手摸了摸后背上冒出来的冷汗,忍不住在心中嗤笑一声。

如果说,先前他对于唐昊只是严重的怀疑。

那么现在,就是肯定!

哪里会有这么巧的事?

前脚他刚认输完,后脚压在他身上的威压就毫无声息的消散掉了。

糊弄谁呢!

合着真以为他是个六岁的小孩子?

唐昊现在要是没在暗处观察着此地,陆渊敢当众表演一个倒立劈叉。

不过,当误之急是先从这个烂泥坑里脱身出来。

陆渊面色难看的走到唐三身边,伸手拍了拍唐三的肩膀,一句话也没说,越过唐三向山坡下走去。

动作和表情无一不体现着陆渊此时此刻内心的沮丧。

唐三下意识回过头。

陆渊落寞且孤寂的背影已经越行越远。

“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

这个念头在唐三的脑海中一闪而过,随后就被胜利和获得战利品的喜悦挤了出去。

连一丝一毫的存在感都没有留下。

老杰克看了看沉浸在喜悦中的唐三,又看了看走远了的陆渊,深深的叹了口气。

虽然知晓此事具体经过的仅有三人,但很快,此事在临近傍晚时分就被小村子里的家家户户所知晓。

小村子有小村子的好处,大城市也有大城市的好处。

小村子里一但发生了什么有意思的事,不用三天五天,只需要一个白天亦或是一个晚上就能被村子里八卦的村民们了解的七七八八。

当然,了解的不仅仅是事情本身。

还有基于事情本身额外衍生出来的七八个改编过的小故事...

陆渊躺在床上,伸手摸了摸右手手背上的花纹。

今日之耻,必当铭记于心。

须知: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

还!复!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