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37.裂痕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414字
  • 2022-03-13 21:54:34

“你就是这么改过自新的?!”

“和我真的一点关系都...”

“你先把你身上的胭脂味洗干净再来反驳我!”

朱竹清不顾仪态的嘶吼道,伸手想点点戴沐白的胸膛,让他扣心自问一番;但看见衣服上面所沾染的水粉,朱竹清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终究还是没点下去。

戴沐白满脸郁闷。

苍天可鉴,他昨天真的什么事都没干。

顶多是喝醉了,然后被那对儿姐妹搀到了酒店,后面就啥也不知道了...

这事儿真的不能怪他啊!

感知到数道戏谑的视线看来,戴沐白脸色微僵,叹了口气道:

“那行。竹清,我先去收拾一下,然后再和你解释。”

朱竹清冷笑一声。

“解释?”

“解释什么?”

“解释你是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我吗?”

“还是解释你昨晚究竟在哪个酒店和其他人发生了什么故事?”

“不是...”戴沐白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你小点声行不行啊?”

“我小点声?”

朱竹清险些没被戴沐白的埋怨气笑。

“你做了这么不要脸的事,还希望我小点声?”

情绪激动之下,朱竹清下意识提高了一下自己的嗓门。

戴沐白脸色铁青。

他已经预感到了近期的“身败名裂”。

虽然史莱克学院目前没多少学生,但老师可有不少!

如此劲爆的事情,对于这些闲的没事干的老师们来讲,怕不是能一直八卦到明年去。

难不成他要被钉到耻辱柱上一年之久?

戴沐白的脸色阴晴不定,看着依旧气愤且喋喋不休的朱竹清,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低喝道:

“闭嘴!”

朱竹清面色煞白,伸出手指指着戴沐白,不敢置信的反问道:

“你竟然吼我?”

愤怒的拍开朱竹清指着自己的手指,戴沐白反问道:

“你之前也不是吼我了吗?怎么,我吼回来不可以吗!”

“那是因为你做错了!”

“我做错了就应该被你吼吗?你难道没有做错过吗?”

“我没有!”

“那用不用我去把陆渊找来,你们俩当面谈谈,我做听众?”

戴沐白嗤笑一声,目光中满是怀疑。

朱竹清险些被这句话直接破防,但看了一眼身后的小舞和宁荣荣,硬生生的把夺眶而出的眼泪压制了回去。

深吸一口气,平复片刻。

少女的身子被气得瑟瑟发抖,但她还是咬着牙挤出了一句话。

“我对你很失望...”

“那你从今往后可以不用失望了!”

“我单方面解除你我之间的婚约,我不再是你的未婚夫,因此,你没有权利干涉我的生活!”

从怀中取出一纸婚书,戴沐白用力的将婚书撕成两半丢在地上,故作洒脱的和朱竹清擦肩而过,进入了男生宿舍。

尖锐的指甲刺破了朱竹清的手心。

一滴滴鲜血顺着手掌流下,滴落到地上。

眼尖的宁荣荣连忙拉住朱竹清的胳膊,掰开她的手掌,禁止她的自我折磨;小舞也有模有样的学着宁荣荣的做法,掰开了朱竹清的另一只手掌。

但此时此刻,朱竹清却没管两位闺蜜的所作所为,反而是失神的看着地上那被撕成了两半的婚书。

被撕成两半的婚书不仅代表着他们之间破碎的关系,还似乎象征着她早已被注定的命运。

戴维斯会放过一个丧失了所有心气、凶的和头白猫一样的弟弟吗?

朱竹清不清楚。

朱竹云会放过一个时时刻刻都想要反击、如同一头黑豹一样的妹妹吗?

朱竹清敢用自己的性命做担保,朱竹云绝对不会放过她。

凡事,有一,必有二。

有二,必有三。

有三,即无数,亦永恒。

她已经反抗过了一次。

哪怕她现在回去和朱竹云赔礼道歉、低头认输,也一样没有活路!

所以...

摆在她面前的似乎就真的只有成为封号斗罗这一条路了?

而以她的资质...

一言难尽。

“没事吧竹清?”

宁荣荣看着发呆的朱竹清,略有些犯怵,连忙摇了摇朱竹清的手臂。

“没事...”

朱竹清冷清的小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让你们见笑了,我们回去吧。”

宁荣荣和小舞点点头。

这个时候,她们可不敢刺激朱竹清。

别说她们刚刚已经目睹了事情的全部经过;就算是没看见,宁荣荣也深知朱竹清是个什么样的人。

朱竹清这样的人,神色轻易不动。

但凡动了,肯定是碰见了什么大事。

别管是喜事还是悲事,总之,肯定是大事。

“她们俩走,你就别走了。”

一只大手好笑的按住小舞的小脑瓜。

不知何时,陆渊竟然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三女的身后。

小舞脸色一僵,尴尬的伸出手打了声招呼。

“早上好。”

“好在哪儿?”

“那...早上不好?”

陆渊故作生气的敲了敲小舞的额头。

“一大早上就咒我早上不好,你居心何在?”

小舞瘪了瘪嘴。

她就知道,碰见这个恶魔肯定没什么好事。

不过,好在这个恶魔并不会伪装。

和唐三那个恶魔一对比,忽然感觉这个恶魔似乎也不是很难接受了...

想什么呢!

小舞连忙摇了摇头,将脑海中这个离奇的想法甩掉。

他就是再容易被接受,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千万不能被蛊惑!

小舞恶狠狠的在心中叮嘱着自己。

宁荣荣用力的咳嗽两声,踮起脚拍了拍陆渊的肩膀。

“可以啊!”

“那可是,毕竟我可是你的...男朋友。”

“我不承认!我反悔了!”

宁荣荣红着小脸反驳道。

显然是想到了昨天晚上,事急从权时踮起脚的那一幕。

陆渊笑嘻嘻的舔了舔嘴唇。

“不承认也行,想反悔也行,那我把它还给你就可以了。”

“要死啊你!”

宁荣荣红着脸推开靠的有些近的陆渊,拉着朱竹清的手连忙跑开。

小舞绝望的看着不靠谱的宁荣荣拉着朱竹清越跑越远,战栗的回过头。

陆渊低下头,仔细的盯着小舞那双灵动的眸子。

沉吟片刻,突然开口说道:

“今天我刷牙了。”

小舞的眸子不自觉的开始闪躲,但却被陆渊的眼睛死死盯住。

“你...”

“唔!”

小舞下意识挣扎了两下,随后慢慢的垂下双手,闭上眼睛。

一只手环住小舞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轻轻按住小舞的小脑瓜,陆渊身形一动,就把小舞和自身换了个位置。

咯嘣!

树林深处,一声闷响传出。

唐三面无表情的看了看手中被撅成两段的树枝,蹲下身来,慢慢的将其放到地上。

无视了陆渊那具有强烈嘲讽意味的动作,唐三压着心中的怒火。

“等着吧!”

“总有一天,我会把属于我的一切都夺回来!”

伴随着低语声,唐三总算感觉自己的心态平稳了不少。

唐三的眼中满是留恋和后悔,再度深深的看了一眼小舞,他缓步从另一个方向退出丛林。

...

“嗯?”

白发少年端坐在神位上,略带惊讶的睁开了眼睛,但很快又再度闭上,陷入似睡非睡的状态中。

“有趣。”

声音慢慢的回荡在神殿中。

七轮暗橙色的光轮在少年身后缓缓浮动着。

压抑、令人疯狂的气势不自觉的扩散到了整座神殿中。

但似乎是顾忌些什么,光轮和气势很快被收回,消失不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