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36.彻夜未归的戴沐白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252字
  • 2022-03-13 17:43:30

“我就是那枚坐标...”

“人形坐标...”

朱竹云神情恍惚的呢喃道。

似乎是不敢相信,又似乎是放下了疑惑和警惕。

“人形坐标的制作要求很高,失败率也很高。”

“当然,这个过程也更加的残酷。”

“因为,人,不像金属一样坚硬。因此,对于空间力量的承受能力远远不如金属。”

“往往会在铭刻印记的时候,承受不住空间的力量亦或是痛苦,被迫炸开,亦或是选择自我了断。”

“但,付出和收获终究是成正比的!”

“如果说,铭刻在物体上的飞雷神印记可以被人为损坏,那么...”

“人形坐标身上的飞雷神印记是永不磨灭的!”

“皮肉、血液、骨骼、乃至你的灵魂;只有当这些全部被泯灭的时候,印记才会被毁坏。”

陆渊笑吟吟的说着,丝毫没意识到这是一件多么惊悚的事情。

不过,或许在当年仅仅八岁的陆渊为了求生,面不改色的亲手将盲肠塞回去的时候,就已经摒除了对血液和痛感的恐惧。

因此,他才能面不改色的说出这段失败了不知道多少次、才总结出来的经验。

毕竟,星斗大森林不仅仅是陆渊的历练场地。

还是陆渊的实验场地!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想必那些连全尸都没有的魂兽,有朝一日,若是知道了自身在解决空间的难题上、做出了巨大贡献,恐怕也会含笑九泉吧!

反正陆渊觉得应该是含笑九泉。

至于具体是不是...

对于想要在这个问题上找到明确答案的人,陆渊表示,自己可以简单的帮个忙。

而对于一名空间能力者来讲,满身的伤痕并不是勋章,而是耻辱。

因为真正的空间能力者,永远会优雅的站在原地,任由强大的空间乱流将对手撕成碎片。

就如同撕布娃娃一样。

朱竹云的睫毛微微颤动,似乎在彰显着她心中掀起的波澜。

红唇轻启。

“你想要我配合什么?”

这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女人...咳...少女。

陆渊在心里默默地点评着朱竹云。

自知之明在有些时候并不是贬义词,而是褒义词。

清楚的认知自己。

亦或是清楚的认知这个世界。

无论是哪一种自知之明,都足以珍贵。

如果说,马红俊的自知之明是对自身的自知之明;那么朱竹云的自知之明很显然是对这个世界的自知之明。

坐标,代表着没有攻击性。

但,如果这枚坐标会让一个人在一瞬间内,跨越万里甚至更远的出现在你身边,那这枚坐标很显然是有攻击性的!

而在有攻击性和没有攻击性之间徘徊,只能证明一点:对方有更大的谋算。

毕竟,这就好比一个富人和一个穷人住对门。

穷人手里只有刀,富人手里只有钱。

那对于穷人来讲,邻居家就是我金库。

而这名穷人,在挥下刀的瞬间改变了意图,没挥下去,反而把刀架在了富人的脖子上...

那肯定是有什么更大的需求。

而这个时候,富人为了活命,更应该问:你需要我怎么配合?

而不是抗拒和威胁。

毕竟命是自己的,且只有一条。

钱没了...

虽然让人心痛,但总比心无法疼痛好。

慢悠悠的掌声在朱竹云的闺房内孤单的响起。

“说实话,突然间,我竟然有些欣赏起你来。”

“努力的证明自身的价值,而后努力的争取被利用,最后努力的让自身被利用的时间尽可能的延长...”

“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

陆渊打了个响指,言语中满是赞叹。

不过,这丝赞叹转瞬间就淡去,话锋一转,谈起了一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情。

“我想要送给一个人一份礼物,而这份礼物一定要厚重,非常厚重!”

“既然已经有人先选了一半,那我这名后来者,也就只能惭愧的把另一半勉为其难的收入囊中了。”

“朱竹云。”

“在!”

少女挺了挺娇躯,丝毫没在意春光外泄。

“在不涉及到我的情况下,我允许你用任何手段、任何方式;以一种妥善、安稳、无人察觉的方式,操控亦或是把持住星罗帝国的政权!而后等待我的下一步通知。”

“时间不限。”

“这是我发布给你的第一个任务。很难,甚至已经超出了你目前的能力范围。”

修长白皙的手指,以一个不紧不慢的频率敲着椅子的扶手;但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细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指慢慢停顿下来。

如同卡帧了一样。

朱竹云的瞳孔剧震。

一张年轻、英俊、棱角分明的脸已经贴在了她的面前!

两对瞳孔皆是黑色的眸子对在了一起。

她甚至都能感受到对方平稳的热息!

修长的手指一寸一寸的划过她的脸颊,从光洁无暇的额头,到娇小玲珑的琼鼻,再到温润剔透的红唇,最后到了那看上去尖尖的、实际上摸起来有淡淡肉感的下颌。

“我不喜欢画画,但我并不介意吃饼。”

“如果这张饼做的足够好吃,在吃饼的时候,我并不介意分一块给做饼人。”

低沉沙哑的嗓音在朱竹云的耳边回荡着,朱竹云只感觉身子有些发软。

伸手轻轻按住朱竹云的后背,一股强大的魂力被注入了进去。

“呃!!!”

十指深深的扎进床垫中,朱竹云翻着白眼忍受着这股强大魂力的冲击。

陆渊轻笑一声,摸了摸朱竹云柔顺的头发,身影消失不见。

“大小姐,您...”

“滚!”

冷酷的声音把门外的丫鬟吓得瑟瑟发抖,直接跪下。

不知道具体过去了多久,朱竹云才从那阵身体仿佛要被撕裂了一般的魂力冲击中恢复过来。

夜幕如同潮水一般,已经开始慢慢褪去。

黎明即将到来。

白嫩的小手拿起了房间内的闹钟,而后停顿了几秒,遵循着直觉,拿着闹钟对准心脏的位置直直的怼去。

奇迹发生了!

在视觉上,闹钟和手同时消失了!

少女的嘴角微微上扬。

似乎...

也不错?

...

朱竹云那边发生了什么事,陆渊表示,自己不清楚。

当然,这么说有点太昧良心。

确切的说,在他走后,朱竹云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他才是真的不清楚。

但史莱克这边发生了什么事...

陆渊一开始也是不清楚的。

后来清楚了。

看着被朱竹清堵在门外的戴沐白,陆渊顺手从储物空间里拿出瓜,切开,递给奥斯卡一片,递给马红俊一片。

彻夜不归,衣冠不整,胭脂扑鼻...

这一看就是功课没学好。

功课没学好的代价就是...

硬生生把朱竹清这头小猫咪都快气肿了。

当然,这个“气肿了”指的是幽冥灵猫都快被气成幽冥灵虎了。

毕竟猫虎不分家。

所以,一只猫咪被气成了老虎,一点问题都没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