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33.玉小刚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378字
  • 2022-03-11 21:34:03

“不是!你们倒是说话啊!究竟是怎么了?”

赵无极顶着一对熊猫眼,看着面前几个垂头丧气的小怪物,忍不住拍着桌子直言问道。

弗兰德重重的咳嗽一声,目光死死的盯着赵无极的大手爪子。

赵无极默默地收回了自己的手掌。

值得一提的是...

这张桌子是新买的。

花的是赵无极的钱。

至于原先的那张桌子...

不说也罢。

“弗兰德!弗兰德!”

熟悉的呼喊声让弗兰德顿感心累。

玉小刚气势汹汹的推开门,本就严肃的脸上在添加了心中的怒火后,不自觉的有些扭曲起来。

“小三这是怎么回事?”

弗兰德下意识抬手扶额,欲言又止。

宁荣荣看了一眼这个没有礼貌的中年男子,皱了皱秀气的眉毛。

没有铺垫,上来就是直述。

这对于她们这几个人来讲,无疑是很不尊重她们的!

毕竟她们的问题还没有结束就被强行打断了。

不过,直述归直述,语气中的那股强势感是闹哪样?

合着到这里耍威风来了?

宁荣荣憋了一肚子火,心也一直悬着放不下,正犯愁没有地方发泄呢,没想到天降玉小刚这么一个出气筒。

于是...

“你谁啊!”

“进来之前要先敲门懂不懂?”

“看你年纪也不小了,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明白吗!”

基础三连...

“我没有兴趣去教导你这些基本常识,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自己去翻阅书本!”

“现在!立刻!马上!向我们道歉!然后出去!”

“真是晦气!这年头,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敢大呼小叫了,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

高级三连...

两个三连送出后,宁荣荣的怒火消散了不少。

不过玉小刚的脸色却跟吃了屎一样难看。

任谁一进门就被一个小姑娘“突突突”的骂了六句话,心情都不可能高兴的起来,更何况玉小刚本身就抱着一肚子怒火来的。

不过玉小刚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不善言辞。

尽管被气的仿佛要爆炸了一样,但玉小刚还是铁青着脸色,快速的找到了一个输出口。

“弗兰德!”

“我把小三交到你手里,换来的就是这个结果?”

回想起见面时唐三的惨状,玉小刚顿感头晕目眩。

这是要他的命啊!

如果唐三出了事,别说他能否验证自己的理论,就连他的小命,也会被愤怒状态下的唐昊一并收走!

比梦想破灭还要悲惨的事实是什么?

命没了!

玉小刚自认为自己的命无比珍贵。

当然,大多数人对于自己的生命都是这个看法。

可惜,封号斗罗可不会有空和人讨论有关于“生命珍贵与否”的看法。

除非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是另一位强大的封号斗罗...

弗兰德看着面前的老伙计兼情敌,忍不住叹了口气,起身钳住玉小刚,将玉小刚按在了一张空闲的椅子上坐下。

“你冷静一下。”

“我现在很冷静!”

弗兰德剧烈的咳嗽了一声。

他连“现在我正在解决学生们的问题,唐三的事情稍后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这种话都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被玉小刚硬生生的噎了回来...

一瞬间,弗兰德感觉自己拳头硬了。

深呼吸~

深呼吸~

缓缓吐出。

弗兰德总算抑制住了脑海中动用拳头的想法。

不过,当看见玉小刚那张臭脸后,弗兰德刚刚抑制住的冲动又突破了封锁。

宁荣荣生气的一拍桌子,结果手却直接从桌子中穿过,拍了个空。

这让宁荣荣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听清楚我的话了没有?”

“立刻道歉,然后滚出这间屋子!”

玉小刚脸上的严肃绷不住了,低声喝道:

“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话吗?”

手腕一翻,一块武魂殿的长老令就出现在了玉小刚的手中。

拿着手中的这块长老令晃了晃,玉小刚的面色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倨傲。

“说的好像谁没有一样。”

宁荣荣不屑的撇了撇嘴。

手腕同样一抬,两块长老令被宁荣荣拿了出来。

赵无极眼角一抽。

武魂殿对于每一块长老令都有着严格的审核机制。

要么是封号斗罗,要么是...

类似宁风致这样的一宗之主,在天斗帝国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总之,要么实力出众,要么地位出众。

否则,武魂殿根本不会发下长老令。

而这间小小的屋子里,却一下子多出了三块长老令...

似乎一下子把武魂殿的长老令贬的不值钱了一样。

不过有一说一,这场面真刺激。

最起码在赵无极从出生到现在的这么多年里,还没看见过如此劲爆的场面。

“怎么样?”

“我有两块,你只有一块,还不乖乖听本小姐的吩咐?”

玉小刚脸上淡淡的倨傲之色已经消失不见,板着一张脸,目光瞥向一旁看戏的弗兰德,疯狂示意。

弗兰德看着老友窘迫的样子,忍不住在心里暗叹一声,轻咳一声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小刚,这样,我现在真的有急事需要处理。明天,明天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怎么样?”

“行,我倒是要看看,你明天能给我一个什么样的答复!”

啪!

房门被用力的关上。

借着弗兰德给的这道台阶,玉小刚总算是成功的从尴尬的局面里脱身,风风火火的朝着唐三所在的宿舍赶去。

可谓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什么人啊!”

宁荣荣不满的吐槽道。

弗兰德尴尬的咳嗽一声,把话题重新拉回来。

刚刚的事情确实是他这位老友做的不对,因此,弗兰德并没有反驳面前这名七宝琉璃宗的小公主。

如果是修炼上的事情,凭借着手里那份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的亲笔书,弗兰德可以合情合理的训斥宁荣荣。

但在一些杂事上,弗兰德还不敢把手伸太长。

否则,他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剑斗罗或是骨斗罗会把他的手打断。

尤其是在宁荣荣随手拿出两块武魂殿的长老令后,这种理由无形之中变的更加充分了...

宁荣荣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长老令放到桌子上。

但离奇的是...

这块长老令竟然成功的摆在了桌子上!

“我试过。”

“这个魂技的效果仅限于我本身。”

“但让我无法理解的是,我魂导器中的物品不仅可以被我拿起,还可以被其他人拿起。”

宁荣荣抬手示意了一下。

弗兰德和赵无极分别拿起一块长老令捏了捏。

真实的触感。

宁荣荣再度将手放在桌子上,毫无疑问的穿透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

赵无极楞楞的挠了挠头,一脸不解。

“很简单。”

“因为荣荣手上的魂导器本身就是稀有的空间魂导器,和我的空间属性形成一定的对冲,从魂导器中取出的物品自然也附带上了这种空间波动,所以你们才能拿起。”

“反之亦然。”

“虽然荣荣无法触摸到任何东西,但由于我同化时,也顺手把魂导器同化了一部分...”

“所以,宁荣荣也可以拿起从魂导器中取出的物品。”

如同幽灵一样,陆渊穿过墙壁,对着宁荣荣眨了眨眼。

“是不是?”

“我的...女朋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