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31.我想走,你留不住我!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152字
  • 2022-03-10 22:13:24

看着落荒而逃的宁荣荣,陆渊无语的抿了抿嘴唇。

瞅瞅!

这都是什么事啊!

战前叠buff就算了,问题是这buff叠的一点加成都没有...

当然,对宁荣荣的心思,陆渊也多少猜到了几分。

七宝琉璃宗小公主的面子,价值虽然不大,但也不小,如果是正常情况,最起码可以保他一条狗命。

可惜现在不是正常情况...

“人都走了,可以继续了。”

一柄巨锤横空飞出,直奔陆渊而来。

然后穿过了陆渊的身影,狠狠的轰击在了他身后的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坑。

唐昊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惊讶。

伸手一招,锤子按照原来的路线倒射而回,再次穿过了陆渊的身影。

“唐昊叔,我劝你还是不要浪费魂力比较好。”

“反正你也打不中我。”

陆渊装作没看到唐昊头上蹦起的青筋一样,笑嘻嘻的说道。

哼!

伴随着这道短暂的冷哼声,两黄两紫四黑一红的极限配置流魂环,出现在唐昊的身上。

和普通的封号斗罗不一样。

第九环为十万年魂环的封号斗罗,无论在任何地方都是一个大势力的核心支柱。

因为正常封号斗罗所拥有的魂环全部都是两黄两紫五黑的标准配置。

换而言之,也就是说,唐昊比一般的封号斗罗要多出来一个魂技和一块十万年的魂骨!

“昊天真身!”

低沉有力的怒吼声响起。

唐昊的身后浮现出血红色、持握着巨锤的巨大人影,就像是把他和他手中的昊天锤同时放大了数十倍一样。

不要说是直面这招的陆渊,就连跑远了的宁荣荣等人,也能清楚的看见这道血红色的巨大人影挥舞着手中的巨锤用力的砸了下来!

小舞用力的抿着嘴唇,停下脚步,赤着眼睛不死心的看着拿道挥舞着巨锤的巨大人影。

宁荣荣叹了一口气。

这种战斗,她们别说帮忙了,就连观看都做不到。

一位封号斗罗开武魂真身,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别的不说,就连她也很少看见过剑爷爷亦或是骨头爷爷开武魂真身。

“他真的是一位封号斗罗...”

小舞淡淡的述说着这个事实,声音前所未有的低沉。

如果说先前她还有所怀疑,怀疑陆渊是不是在骗她...

那现在,看着远处那巨大的武魂真身,还有隔了这么远依旧扑面而来的威压感,小舞不得不将心中仅存的那一丝侥幸掐掉。

唐三的父亲是一名封号斗罗!

如果是正常女孩,肯定高兴的不能自已。

谁会嫌弃自己身后的靠山太多呢?

但对于小舞来说,这却是一个坏到不能再坏的消息!

甚至比陆渊夺走了她的初吻都坏!

小舞不得不临时接受和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

唐昊留着她,究竟是为了让唐三日后取环还是...

日后取骨?

两个选择似乎没啥区别。

无非是前一个她可以走的轻松点,后一个她死的可能会惨一点...

唐三昔日里对她的全部承诺和讨好,在得知真相后,小舞回过头再看,更像是一种早有预谋的算计!

唐三和她不一样!

唐三是纯粹的人类!

而小舞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一头十万年魂兽!

虽然她这头十万年魂兽单纯了点,但从智商和思维上来讲,她是不弱于一般成年人的!

所以...

唐三一个小孩子是怎么能忍受住她的胡闹,包容她的所作所为的?

还是说...

从进入诺丁学院的那一刻开始,唐三就已经从其父唐昊那里得知了她的身份!

如果是这样,那真的是太可怕了!

这意味着,她在两个披着人皮的恶魔共同编制的美梦中沉睡了六年!

而等她再度醒来,说不定就已经被摆在了餐盘中...

任人宰割!

想到这里,小舞顿感一阵恶寒。

看见小舞呆立在原地不动弹,宁荣荣担忧的伸出手想拍拍小舞的后背,提醒对方不要在这危险之地久留。

但伸出手后却发现,她的手竟然凭空穿过了小舞的身躯!

小舞也被身前冒出来的这半截胳膊吓了一跳,连忙往一旁躲去。

两女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

气氛一时间倒是略显尴尬。

“我这是...”

宁荣荣呆呆的抬起手,在空中晃了晃,一脸茫然之色。

“应该是他的魂技。”

“刚刚遇袭时,我和小舞在后面看的很清楚,那柄锤子直接穿过了你们二人的身躯,但却没造成任何伤害。”

朱竹清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宁荣荣身上的异常状况,然后迟疑了一下,补充道:

“这个魂技很强大,在我的眼中几乎没有什么弱点,所以自然找不到解除的方法。”

“要么请院长出手看看能不能解除,要么就得等...”

朱竹清的目光望了望远方。

话说了一半就被咬断。

但宁荣荣和小舞皆能听懂话中的意思。

“糟糕透了!”

气鼓鼓的谴责了两句某个大混蛋,宁荣荣和朱竹清等人急忙往史莱克学院跑去。

这时候往史莱克学院跑去并不是为了避难。

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能在封号斗罗手下保人。

尤其是这名封号斗罗还是当年锤死武魂殿教皇的昊天斗罗——唐昊。

但宁荣荣清楚一点!

陆渊既然独自留下,要么是有什么特殊的保命手段,要么就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牺牲!

无论哪种,她们都不可能再回头了!

事情已经发生,无论结果是怎样的,都已经被注定。

她没有改变结果的能力和实力。

她只能好好的保住她和其余三个同伴的命,避免因为愚蠢而导致不必要的死亡!

血红色的巨锤中。

陆渊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

英俊的面容上写满了无奈。

“你这样让我很难办。”

“按照正常的流程走,我这个魂宗在你这位封号斗罗的锤下肯定会变成一摊肉泥。”

“但我并不想用我的命去走这个流程。”

“所以...”

“要不你看看,双方各退一步成不?”

唐昊冷笑一声。

“白天的时候,你揍小三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各退一步呢!”

陆渊笑着摊摊手。

“你看,和你好好说你又是这副态度...”

“那行!”

“那我就换种沟通方式和你交流吧!”

陆渊伸手揉了揉脸,然后往上捋了捋头发,叉着腰,摆出一副骂街的架势。

“唐昊!”

“我给你脸了是吧!”

“好好说话你听不懂,非要我不说人话你才能听明白!”

“我今天就把话撂这了!”

“我想走,你留不住我!”

“不信你试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