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30.突如其来的命令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324字
  • 2022-03-10 16:38:50

宁荣荣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问道:“哪个唐昊?”

不过,下一刻,宁荣荣就意识到了自己问了一个无比愚蠢的问题。

拥有昊天锤的唐昊,还能有哪个?

分明是昊天宗出身,锤死上任武魂殿教皇,被封为昊天斗罗的唐昊!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上一个拥有这个封号的还是昊天宗的开创者——唐晨冕下!

可惜在七宝琉璃宗的记载中,唐晨不知道为何离奇失踪,这么多年以来,连个消息都没有。

否则当年昊天宗根本不可能被武魂殿逼的封山,甚至连门下附属的四个大族都不要了。

这种断臂求生的做法根本不是昊天宗一贯的风格!

除非是...

昊天宗可能得到了唐晨身陨的消息!

当然,具体得没得到这种消息,别说宁荣荣了,就连宁风致都不清楚。

上三宗虽然被称作上三宗,但并不是说这三个宗门的关系非常铁。

如果不是怕出现唇亡齿寒的情况,七宝琉璃宗和蓝电霸王龙家族连理都不会理昊天宗。

毕竟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三大宗门也是属于竞争关系。

谁不想登临“天下第一宗门”的宝座?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宁荣荣失声叫道。

陆渊拎着宁荣荣的后脖领子,淡定的解释道:

“因为我白天刚把他儿子揍了一顿。”

“?”

把昊天斗罗的儿子揍了一顿?

宁荣荣的小脑瓜一时间陷入了混乱状态。

如果依着这个混蛋的话逆推...

宁荣荣得出了一个让她自己头皮发麻的结论。

幽怨的盯着陆渊,试探的说道:

“你别告诉我,唐三是唐昊的儿子...”

陆渊满脸认真的点点头。

“好,我不告诉你。”

“......”

一瞬间,宁荣荣简直想一把掐死眼前这个混蛋!

这个混蛋早知道唐三是唐昊的儿子,还敢下那么重的手...

是不要命了吗!

问题是,他一个人不要命也就算了,把她们牵扯进来干什么啊!

她的剑爷爷和骨头爷爷又不在身边,单凭一个七宝琉璃宗大小姐的名头根本无法让唐昊有所顾忌!

宁荣荣悲愤的看着眼前这个不靠谱的混蛋,欲言又止。

别的不说,唐昊万一动了杀人灭口的念头,她也没办法!

甚至她的剑爷爷和骨头爷爷在接到消息赶到后,能不能从现场的痕迹中找出凶手是谁都不一定。

就更不用谈报仇和追杀了...

“好了,不要想太多了。”

似乎是看出了宁荣荣目光中的谴责,陆渊的声音中充斥着淡淡的无奈,松开手,目光平视周围。

“唐昊,好久不见。”

听见这个称呼,宁荣荣的小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腹诽道:对封号斗罗要尊称“冕下”,这难道不是魂师界中的常识吗?

“是好久不见了。”

不知何时,这道乡村土路的尽头处已经多了一道人影。

披着破旧的黑袍,一身浓重的酒气,偶尔抬首间依稀可以看见那不修边幅的零碎胡茬。

总得来说,看上去更像是一位颓废的中年男子,而不是一位封号斗罗。

但当昊天锤飞回,被这位中年男子重新抓在手中的时候,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不自觉间就散发了出来。

陆渊笑嘻嘻的往前走了两步,站在众人身前。

“所以,唐昊叔这是打算替小三报仇来了?”

“当然。”

“因为我想不到第二个、亦或是更好的理由。”

巨锤被中年男子独臂抬了起来,平举,对准陆渊。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就让宁荣荣等人如陷冰窟。

“唐昊叔还是和以前一样呢...”

“不讲武德。”

陆渊笑眯眯的说着,丝毫没注意到身后宁荣荣如同被雷劈了一样的表情。

“不过,也对。”

“毕竟六年前,我和唐三公平对决,您也是在暗处出手,用掺加了杀气的威压压制的我无法动弹。”

“和当初比起来,您现在进步了很多。”

“最起码您敢露面了。”

“不是么?”

巨锤没有一丝颤抖,但中年男子的呼吸却停顿了一瞬。

低沉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看样子你早就知道了。”

陆渊开心的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

“是啊!”

“我早就知道了。”

“但我真没想到,您这么多年都没察觉到不对劲。”

布满了老茧的大手微微攥紧锤柄,唐昊垂下目光。

“既然你知道了,那,你准备好激怒我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吗?”

“当然!”

陆渊洒脱的摊了摊手,然后紧接着补充道:

“不过,如果您打算现在就和我动手,我敢和你打赌,您一定会有很多的麻烦。”

陆渊微微侧身。

“宁荣荣,现任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的独女,也是剑斗罗和骨斗罗的掌上明珠。”

“如果她死了...”

陆渊的话猛然停顿了一下,然后并未说出后半截究竟会怎样。

不过,这却给唐昊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不过,唐昊这个莽夫肯定是不会动脑子的,要不然当初也不至于选择主动脱离昊天宗。

不屑的嗤笑一声。

“这就是你的护身符?”

“不。我只是想把一个随时会出现的大麻烦提前解决而已。”

中年男子沉吟片刻,再度开口。

“七宝琉璃宗的小丫头,你可以走了,但不许对任何人提起今天的事情。”

宁荣荣纠结的看了一眼陆渊和身后的小舞等人,咬咬牙从手镯中拿出一块武魂殿的长老令。

“尊敬的昊天冕下,请问我能否带走我的同伴?”

“不要得寸进尺!”

唐昊冷哼一声,强大的威压让宁荣荣的小脸不自觉涨红。

但这却反向激发出了宁荣荣心中的傲气。

玉腕再抬起,手中又多了两块令牌。

唐昊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两块武魂殿的长老令,一块代表着七宝琉璃宗副宗主的令牌...

真是个棘手的大麻烦!

“你可以带走除了这小子之外的其他人。”

“尊敬的...”

宁荣荣刚开口,就在突然增强的威压下被迫闭上了嘴。

陆渊轻笑着拍了拍宁荣荣的肩膀,淡红色的雾气镀在了宁荣荣的身上,帮宁荣荣驱散了威压。

伸手一划,画地为牢崩解。

“带着他们回去吧。”

宁荣荣面色复杂的点点头。

“老大!”

“知道我是老大那就听我的!”

“不!”

“我不要!”

“放开我!”

咔吧!

“聒噪!”

朱竹清面无表情的收回了手刀。

然后拽着如同死猪一样的马红俊站在宁荣荣身旁。

小舞站在宁荣荣的身旁,看看陆渊,又看看远处的这位“昊天冕下”,嘴唇蠕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但就在小舞犹豫不决的时候,一道身影朝着陆渊跑了过去。

“宁荣荣,现在不是胡闹的时...”

话还没说完,宁荣荣已经跑到了陆渊的身前,踮起脚,陆渊下意识瞪大了双眼。

一触即分。

宁荣荣伸出小手指着陆渊的鼻子。

“听好了!”

“你现在就是本小姐的男朋友了!”

“我命令你!”

“一定要给我活着回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