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3.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441字
  • 2022-02-24 22:08:39

“得意什么?”

陆渊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唐三,不解的反问道。

“得意什么你知道!”

“卑鄙小人!”

看着对方疑惑的样子,唐三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捏紧了拳头一拳朝着陆渊的脸打了过去。

拳头上夹杂着淡淡的玉色。

玉色并不纯。

但就威力来说,也足以在魂师起步阶段充当一下强攻系魂技。

“住手!”

老杰克远远的看见了唐三挥出了拳头。

但他所处的距离已经让他无法亲手制止住唐三的举动。

因此,他只能寄希望自己的言语。

但拳头终究还是落了下去。

唐三眼中的怒火消散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挡住了!

不!

不对!

应该说是空气阻挡住了他的拳头!

唐三猛的抽身后退,和陆渊拉开了距离。

“原来如此...”

唐三的嘴角下意识的微微上扬,似乎是想笑,又似乎是在嘲讽着什么。

锐利的眼神紧紧的盯着仍然坐在草地上的陆渊。

“武魂能操控空气,这就是你从我手中抢走入学名额的底气么?”

陆渊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和怜悯。

没有遮掩,所以唐三自然看的清清楚楚。

“话不要说的那么难听,也不要说的那么绝对。”

“尤其是在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前,最好不要轻易下定论。”

“我从来都没有抢,而是顺理成章般的拿到了入学名额。”

“希望你不要误会,更不要瞎说。”

话中满满的都是诚意。

就像是一个淳厚的长辈在叮嘱晚辈,告诉这个晚辈哪里做的对、哪里做的不对。

唐三的眼神愈发冷静,但心中的怒火却愈发高涨。

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有什么资格评论他!

还说让他不要轻易下结论。

哪里还用得着他继续下结论?

结论已经出来了!

入学名额已经被对方夺走了!

但唐三转念一想,心中就明白了对方话语中的弯弯绕绕。

说什么要先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还说什么不要误会...

不过是在拿到入学名额后,想回过头来把曾经做过那些丢人现眼的事情粉饰一下而已!

欺人太甚!

简直就是蹬鼻子上脸!

“都住手!都住手!”

老杰克上气不接下气的赶到。

说实话,他这老胳膊老腿儿,能追着唐三里里外外跑了这么远的路已经是一种奇迹了。

老杰克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当然,目前的重点不是这个。

而是该如何拦住剑拔弩张的唐三和风轻云淡的陆渊。

看样子,陆渊很冷静。

但一贯机灵的唐三却是很不冷静。

甚至还动手了。

不过,局面总算没有往最坏的方向发展下去。

这让老杰克下意识松了口气。

“我今天一早就出门了,杰克爷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唐三的话,似乎这事儿还和我有关系?”

陆渊开口发问道。

其实当唐三说出“这就是你从我手中抢走入学名额的底气么”这句话时,陆渊就已经大致的明白了过来。

虽然从头到尾都没有人跟他细细的讲解一下事情的经过,但结合一下剧情和人物的大致性格,推测出来结果并不算什么难事。

小时候总喜欢揣着糊涂装明白。

但现在,他更喜欢揣着明白装糊涂。

直说自己已经了解了事情经过,只会让人感觉到他心机太重。

毕竟他一大早就出门了,不了解事情经过才是正常的。

装作被人冷不丁的找上门来,懵懂且不解的去问村长老杰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无辜者的形象以最快的方式被搭建了起来。

虽然这个形象略有些单薄,但架不住唐三接下来一定会用力衬托。

一个古人,连绿茶都没喝过,懂什么绿茶手段?

就算看透了,也不妨碍陆渊临时再装一把白莲花。

老杰克的老脸上涌现出一丝尴尬,支支吾吾的解释着事情的经过。

“所以,这关我什么事呢?”

在听完老杰克删减了不少片段的事情经过后,陆渊摊摊手摆出了一副依然不明白的样子,对不远处的唐三开口问道。

唐三被气的险些没把牙齿咬碎。

做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猛然的打开老杰克专门拦在自己身前的胳膊,唐三眼中的冷芒已经带上了一丝丝的杀意。

“我要跟你决斗!”

“谁胜,这个名额归谁!”

森冷的语气和唐三心中的怒火完全不相配。

但总有些人,越生气反而越冷静。

陆渊冷笑一声。

别说这场决斗有没有意义,就算是有意义,也没有进行的必要性。

赢了,陆渊什么都得不到。

但万一输了,反倒要把到手的入学名额让出去。

“机会来到你身边的时候,因为某些原因,你并没有抓住它。”

“但当机会被我抓住后,你却说,应该还给你,因为是你先看到的。”

陆渊平视唐三:“你说,可笑不可笑?”

“所以你不敢和我决斗?”

面容上闪过一抹得意,但唐三心中是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

“拙劣的激将法。”

“没有上当还真是让你失望了,对此,我表示很抱歉。”

陆渊毫不留情的将唐三的小心思挑明,完后还嘲讽了一句。

“所以你就是不敢和我决斗!”

“承认吧!陆渊你个懦夫!”

唐三横着脖子喊道。

完全没有顾及到老杰克铁青的脸色。

老杰克虽然不清楚自己的脸色如何,但也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样子。

原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唐三反复的撩拨和激怒陆渊,别说陆渊一个孩子了,就连他这个老头在一旁听着都有点忍不住了!

陆渊挑了挑眉。

谦让是一种美好的品德。

但过度谦让可就不是了!

“决斗可以。”

“如果你赢了,入学名额给你我没意见。”

“那如果我赢了,我能从你哪里获取到什么东西?”

“我...”

唐三的话不由自主的顿住,而后闭口不言。

唐门绝学肯定是不能外传的。

但刨除前世所学的诸多唐门绝学,唐三愕然发现,自己竟然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等价值物品。

“你的一身所学!换我的入学名额!”

“包括你独特的类似冥想一样的法门,你投掷石子的精巧手法,刚刚你出拳时拳头上淡淡的玉色,和你每天早上看太阳练目的方法。”

虽然知道名字,但陆渊还是觉得做戏做全套为好。

唐三眼角一跳。

这已经不是等价交换的问题了。

这分明就是狮子大开口!

所以他下意识的拒绝道:“不可能!”

“那就算了。”

陆渊毫不犹豫的转过身去,往山坡下走去。

一步。

两步。

三步。

五步。

十步。

“等等!”

“我答应了!”

身后穿来唐三咬牙切齿的声音。

陆渊转过头。

“希望你不要在这些方法亦或是法门中做什么手脚。”

唐三听闻这话,面色一黑:“我还没那么下作!”

“不过,你得先答应我,即便最后你赢了,这些法门也不许外传!”

这是他最后的底线。

若是陆渊不答应,那他也没办法了。

看着被逼迫到快要急眼咬人的唐三,陆渊无语的点点头。

狗急跳墙,兔子急眼了还咬人呢!

这个价码已经算很丰厚了,再往上抬高价码,说不定真会一拍两散。

到那个时候,唐三损失多少他不清楚,但他得到的一定没有现在的这个价码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