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27.没有合适的标题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254字
  • 2022-03-08 22:28:11

唐三半跪在地上不敢动弹。

冷汗好像不要钱似的,大片大片的从唐三的额头上冒出,而后滴落到地面上。

作为一名唐门弟子,他可以轻松的估算出自身的伤势。

毕竟他上辈子也解刨了不少,对于此道略有了解。

背部的肋骨最起码碎了三对,肩胛骨也略有损伤。

甚至脊柱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

这才是导致他不敢动弹的真正原因。

脊柱是人身体中第二重要的地方,仅次于大脑。

如果说,大脑损伤意味着失去智力,亦或是死亡...

那么脊柱的损伤就意味着失去对下半身的控制力,亦或是全身上下直接瘫痪!

唐三不敢赌。

因为陆渊刚刚的那记攻击可谓是一点都没留手!

背部鲜血淋漓、皮肉翻卷、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血肉糜烂的伤势,证明着刚刚那记攻击的强悍威力。

而且这还是在他第一时间用魂力护住后背的结果!

如果当时的反应稍微慢那么一丝丝...

唐三丝毫不怀疑自己会被打个对穿!

“哥!”

看着唐三凄惨的样子,小舞撕心裂肺般的喊道,用力的拍着拦住她的空间屏障,大声喊道:“放我出去!”

陆渊大步从土雾中迈出,看都没看一眼半跪着的唐三,直接走到空间屏障面前,伸出手用力一拉。

小舞不由自主的朝陆渊所在的方向飞了过去,一只大手出现在小舞的视线中,然后...

毫不怜惜的钳住小舞的脖颈!

陆渊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小舞的脸蛋,而后贴到小舞的耳边,低沉的嗓音中略带些沙哑。

“我是个很没有耐心的人。”

“也是个迫切需要获得尊重感的人。”

“如果非要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提醒你认清自己的身份,会让我觉得你根本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里。”

“我会很愤怒。”

“因为你并没有尊重我的话,也没有尊重我。”

宁荣荣冷冷的注视着掐着小舞的陆渊。

这样的人在她的眼中已经不配做一名考官!

即便是考生,也已经恶劣到了不能再恶劣!

毕竟,今天掐的是小舞,明天就有可能会是竹清,后天就有可能是她自己!

“放下她!”

瞥了一眼气势汹汹的宁荣荣,陆渊轻笑一声。

“我会的。”

“我说的意思是...”

“立刻!马上!给我放下她!”

斩钉截铁般的话语被宁荣荣直接撂下,丝毫没管会不会影响到陆渊的脸面。

此时此刻的宁荣荣,才真正有了些七宝琉璃宗继承人的架势。

这种强势的态度不仅让戴沐白等人大吃一惊,就连朱竹清都忍不住看了一眼这位一路上以来娇娇弱弱的女孩。

“如果我是六年前的我,我会听你的。”

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陆渊紧盯着小舞的眼睛。

“我最后再叮嘱你一遍。”

“记清楚你自己的身份!”

小舞挣扎着点点头。

粉嫩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青色。

这是缺氧的症状。

但小舞却并没有挣扎,反而是乖乖的停止了反抗,闭上眼睛,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架势。

陆渊轻笑一声,慢慢的松开了手。

小舞纤细的脖颈上赫然多了一圈紫青色的印记。

背靠着空间屏障,小舞用力的大口呼吸着空气。

说实话,小舞从来没觉得能呼吸到空气是一件如此幸福的事。

但今天,她被好好的上了一课。

拽着小舞走到唐三面前,陆渊嘴角微微上扬,伸手摸了摸小舞脖子上那条青紫色的痕迹。

“唐三,心疼么?”

唐三努力的抬起头,翻了翻眼皮。

他可以听见自己的骨骼正在不断的发出哀鸣声。

但他尚有一击之力!

这个距离...

不!

还不够!

最好是要再近些!

陆渊蹲下身来,伸手捏住了唐三的下巴,迫使唐三昂起头。

一瞬间传来的剧痛,甚至让唐三怀疑自己的下巴是不是被捏碎了。

“对!”

“就是这样!”

陆渊的笑容中夹杂着一丝癫狂。

“不甘!”

“愤怒!”

“怨恨!”

“无力!”

“还有那份无助感!”

“太像了!”

“简直像极了六年前的我!”

“那只如同丧家之犬的我!”

癫狂嘶哑的笑声让众人不寒而栗。

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

陆渊抬起手,用手背用力的拍了拍唐三的脸蛋。

“我很喜欢你眼中的情绪。”

“正是这些情绪,支撑着我从地狱中爬了出来!”

停顿了片刻,陆渊收敛起脸上那略显病态般的笑容,一把扯开自己上半身的衣服。

密密麻麻的伤痕和伤疤,第一次出现在戴沐白等人的眼中。

宁荣荣惊讶的捂住小嘴,避免自己发出尖叫声。

“看见了吗!”

“能看清楚吗!”

“看不清楚你可以慢慢看!”

“我今天就站在这里!”

“堂堂正正的站在你面前!”

“我有的是时间,我有的是耐心!”

“为了今天这一刻,我足足准备了六年,两千一百九十余天!”

“一千三百七十八道伤疤。”

“重的曾经让我开膛破肚过,轻的曾经让我在切掉腐肉与不切掉腐肉的边缘反复横跳过!”

“一个六岁的孩子,在星斗大森林里生存了六年,然后又活着出来了...”

“一般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由此可见,我能活着从星斗大森林里出来,还真是托了你的福啊!”

“唐三,你说是不是?”

陆渊笑着将唐三的头用力的压了下去。

咯嘣!

清脆的骨骼碰撞声响起,陆渊脸上病态的笑容又浓郁了几分。

“回答我的话啊!”

“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陆渊毫无保留的爆发着自己的魂力。

被迫和泥土亲密接触的唐三在这股威压下,连抬起手指都是一种奢望。

“你看你看!你还是老样子,又不回答我的话了...”

“为什么想要让一个人学会尊重他人,总是这么困难?”

在众人战栗的目光中,陆渊按着唐三的脑袋,笑眯眯的自说自话。

“有一个人,说过一句很著名的话。”

“有被射杀的觉悟,才有开枪的资格。”

“你不用去理解“枪”是个什么东西。”

“你只需要思考一个问题...”

“当年,你们父子把我的尊严踩在脚下,有没有考虑过,有朝一日你们也会被踩踏尊严的问题?”

一脚将唐三从泥土里卷出来,陆渊脸上的笑容淡去,认真的说道:

“放心,我不会将你杀掉。”

“我要让你看着我的背影,然后一辈子都活在我的阴影下!”

“最后...”

“谢谢你给我送来了小舞。”

陆渊捏着小舞的小脸,当着唐三的面再次的低下了头。

唐三无心无力的张合了一下自己的左手。

狼狈躺在地上,直勾勾的看着头顶的天空,心脏猛的一跳,一口心血喷出,精疲力竭的昏迷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