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26.飞雷神印记再现!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384字
  • 2022-03-08 15:51:43

光球怼在空间壁垒上直接炸开。

戴沐白一脸懵逼。

啥意思?

光球你演我?

打不破对方的防御也就算了,咋还凭空就炸了呢?

难不成是对方刚刚释放的那个魂技所导致的?

问题是他到现在都没搞清楚,对方究竟放了个什么样的魂技...

“这特么究竟是什么!”

看着自己召唤出的蓝银草被圈禁成了一个完美的圆形,唐三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宁荣荣看了看地上被圈成了圆形的蓝银草,带着几分不确定说道:

“似乎是一个巨大的结界?”

“该怎么做?”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打破它。”

“怎么打比较好?”

宁荣荣鄙视了一眼唐三。

“怎么打都行,讲多了你们也听不懂,我就告诉你们最简单的一点,只要是结界,都有承担伤害值的一个上限标准。”

“换而言之,只要超过这个上限,结界就会不攻自破。”

“说的不错。”

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

陆渊站在空间屏障外,伸出手向外虚拉,唐三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

“所以你们在里面慢慢敲吧,我先陪他玩玩。”

唐三面色凝重,蓝银草藤疯狂涌出,想往陆渊身上缠去,给自己多争取一些时间。

但可惜这些蓝银藤蔓连近身都做不到,直接被空间挤压成了单薄的草片。

唐三看着被压成草片的蓝银藤蔓,面色难看的暗骂一句,“什么破玩意!”

也不知道是在骂蓝银藤蔓的不给力,还是在骂他的武魂蓝银草是废物。

看着两人越来越近的距离,唐三心知不能再等了,双手几乎同时抬起。

咔嚓~

伴随着细微的响声,机括类暗器直接被激活。

六抹寒光从唐三的袖子里窜出,对着陆渊的脸直奔而去。

细细一看,这六抹寒光分明是被打磨的无比精致的弩箭。

只不过是小型版的而已。

但这并不影响弩箭的威力。

尤其是在这种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距离上进行战斗,唐三手中的机括类暗器可以说是使用的如鱼得水。

尖锐的破空声和沉闷的上靶声几乎同时响起。

六只小弩箭无力的掉落在地面上。

几乎被撞平的箭头证明了这面盾牌究竟有多么坚固。

唐三眯了眯眼睛。

这六只弩箭并不能说是寸功未立。

因为...

眸子上浮现着淡淡的紫色,唐三猛的伸出手按在了陆渊所创造出的空间壁垒上!

玄妙的手法一闪而过。

控鹤擒龙使出,借助这道刚刚被试探出来的空间壁垒,唐三如同泥鳅一般,灵巧的从周围传来的空间挤压中找到了缝隙,闪身脱离了出去。

几乎是在脱离出去的一瞬间,唐三的身影就化作了模糊的黑影。

左边传来了唐三得意的声音。

“陆渊,如果你并没有选择拉我出来,我恐怕还真要在你的结界里面对束手无策的窘境。”

“但现在...”

察觉到陆渊目光微微向左倾斜,唐三的身影猛的停顿在了陆渊因为偏移目光所暴露出来的死角处。

“优势在我了!”

唐三大笑一声,双臂内敛,一片针雨穿透了他的衣衫,对着陆渊爆射而去。

在确认发射成功后,唐三看都没多看一眼结果,一声不吭的再度化为一道黑影,游走在陆渊的周围。

针雨并未突破陆渊的空间壁垒。

依旧是像先前的弩箭一样,被撞得弯弯曲曲,最后掉落到了地面上。

不过,唐三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

否则,依照唐三的性格,绝不会对暗器发射完后的结果不闻不问。

宁荣荣专注的盯着结界外两人的战斗。

毕竟她作为一名辅助系魂师,辅助完成后,或是在自身处于安全状态下,除了看戏之外,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劣势已经被拉回来了!”

宁荣荣眼神一亮,语气中夹杂着一丝丝赞叹和惊讶。

“可是那个恶...考官的防御依旧没被打破啊?”

小舞的语气中夹杂着些许的担忧。

恶考官?

还是饿考官?

宁荣荣瞥了小舞一眼,对这个奇怪的称呼略感好奇。

不过她还是耐心的给小舞讲解道:

“虽然这个考官的防御并没有被打破,但目前的局势已经被你那位三哥逐渐拖入了持久战。”

“他的魂力又不可能一份掰成两份用,只要把他的魂力耗干,无论是结界还是防御,到时候就都不存在了。”

“即便那个时候你三哥魂力同样也被耗干了,凭借着竹清、你还有戴沐白这个魂尊的实力,撑过一炷香的时间简直是易如反掌。”

“说不定还能反败为胜呢!”

听见宁荣荣有理有据的分析,小舞险些没笑出声来,但她还是下意识的反问道:

“真的?”

“真的。”

“假的!”

小舞可爱的捂住自己的兔儿晃了晃头。

见鬼!

她怎么又听见了那个恶魔的声音?

幻听!

一定是幻听!

下意识抬眼望去,小舞猛然顿住。

一道惊呼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他在干什么!”

众人下意识抬眼望去,只见陆渊慢悠悠的从虚空中拖出来一个大麻袋。

一边不着慌不着忙的解着袋口的麻绳,陆渊一边笑着说道:

“虽然我并没有学过专业的暗器投掷手法,但...”

哗啦!

金铁碰撞声密密麻麻的连成一片。

一大堆样式古怪的匕首显露在众人眼中。

之所以说“样式古怪”,只要因为这些匕首看上去就不知道该如何上手。

长度比一般的匕首要短。

但却比最大尺寸的飞刀还要长。

刃比较厚重,而且还多出了两个小的分叉...

实在是古怪的不能再古怪了。

“你就打算用这个对付我?”

唐三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但不难听出话中的讥讽。

“是啊。”

陆渊淡淡的说道。

手一扬,大片大片的飞雷神苦无追着唐三这道黑影打了过去。

唐三不得不承认,对方这个战术在某种意义上来讲确实限制了他的身法。

他的身躯是肉做的。

所以唐三不得不伸出两只完全变成玉色的手,去拨开那些实在躲不开的匕首。

陆渊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扎好袋口,站起身来,问了一个古怪的问题。

“你知道飞雷神之术吗?”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脚下的鬼影迷踪步越踩越快,唐三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裤子上已经多了一条细微的缺口,望着似乎已经黔驴技穷的陆渊,目光中闪过一丝兴奋。

“看样子是不知道了。”

“如果你知道...”

陆渊的身影凭空消失。

“你肯定不会再卖弄你那可笑的步法!”

这道声音。

好近!

似乎...

就在他背后一样!

唐三感觉自己的头皮仿佛都要炸起来一样。

瞳孔微缩,大脑已经瞬间下达了指令。

但很可惜,他神经传递的速度依旧慢了些许。

一颗足球大小的银色光球已经按在了他的背上!

体内,清脆的骨裂声响起。

鲜血刚刚涌到嘴边,还未来得及喷出来,唐三就听到了另外一道声音。

轰!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发出。

一道人影从土雾中飞出,笔直的向前飞去,撞断了三颗等腰粗的大树后,在一颗坚硬的巨石面前,停下了继续向前的动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