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24.主考官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435字
  • 2022-03-07 15:47:07

“小舞!”

陆渊正吃着瓜耐心的等待着,没想到身后冷不丁的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哥!”

小舞下意识蹦跳着起来,想冲上去,随后被陆渊一掌擒住,抵在树干上。

“你是我的。”

“懂了没?”

淡淡的热气哈在少女的耳垂上,小舞的身躯僵住,停止了挣扎。

“回答我的问题!”

“懂了没?”

小舞简直要委屈的哭了出来,急忙点了点头,“懂了...”

“那就好。”

陆渊满意的点点头,松开手掌。

没去理会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小舞和一旁大脑死机的马红俊,陆渊将目光笔直的投向前方。

唐三。

朱竹清。

宁荣荣。

陆渊在心里点点头。

很好,都是熟人。

唐三快速来到陆渊身前,扫视了一眼陆渊,眼中闪过一抹仇恨之色,不过当看到一旁小舞毫发无损的样子,唐三总算是在心中松了口气。

“哥!”

小舞下意识想蹦跳着冲上去抱住唐三。

但在感知到两道和善的目光被放在自己身上后,小舞畏惧的止住了自己的动作,放下了刚刚抬起的手臂。

就像是魂兽拍死魂师不需要理由一样,魂师猎杀魂兽也不需要理由。

换而言之,万一激怒了这个魔鬼,对方当场把她杀掉取环,不会承担一丝一毫的谴责,更不会接到武魂殿的通缉令。

但如果是魂师对贵族,亦或是魂师对平民,万一失手了造成误杀的情况,魂师是需要承担责任的!

不想承担也可以。

代价就是被武魂殿的执法队全力追杀。

不死不休的那种。

心疼的看着小舞委屈的样子,唐三赤着一双眼睛,眼中满是血丝,死死的盯着陆渊。

就是这个人!

从他的身边硬生生的抢走了小舞!

“陆渊!”

嘶哑的声音从唐三的喉咙中发出。

哪怕是只听声音都可以感受到唐三心中的不甘和仇恨,可想而知唐三此时此刻心中的负面情绪有多大!

宁荣荣用异样的眼光瞅了一眼唐三,然后挪动了一下脚步,和一旁冰冷的朱竹清站到了一起。

虽然靠着一名高冷的大冰块让她感觉到很不舒服,但总比靠着一名刃上滴血的魔兵强。

鬼知道这个看上去不正常的人会做出怎样不可理喻的事来?

她可是一名辅助系魂师。

战斗能力可谓是魂师中最弱的一批!

保护好自身的安全是每位辅助系魂师必须要学会的课程。

当然,若是有非常默契的防御系魂师也可以不学。

陆渊温和的笑了笑。

“看样子,你终于想起我是谁了。”

“是啊!”

唐三蓦然抬首,仰天长笑道,然后垂下头,语气森冷的说道:

“你叫陆渊。”

“和我一样,来自圣魂村。”

“六岁那年,你以卑鄙无耻的手段从我手中抢走了入学名额,但幸在我反应及时,又从你手中夺回了这个入学名额。”

“而后,你这个自知无脸见人的小人就从圣魂村里神秘的消失了。”

“所以...”

“你出现在这里,是觉得你做过的那些事情都被人遗忘掉了吗!”

“还是说...”

“你觉得你已经不怕死了,所以敢站在我的面前?”

看着一脸挑衅之色的唐三,陆渊怜悯的笑了笑,抬起手就给了对方一记响亮的耳光,然后面色平静的从储物空间里拿出来纸巾擦了擦手,最后一脸嫌弃的将纸巾丢到了唐三的身上。

呼!

一道沉默的破空声响起。

玉质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陆渊身前的空气上。

唐三面色难看的暗骂一声,身影倒射而出。

一片黑压压的、各式各样说不上来名字的暗器,劈头盖脸的朝陆渊砸来。

火红色的赤焰横空席卷而来,将这些普通材质制成的暗器通通融化成铁水。

“暗器伤人的小人!”

马红俊用力的撇了撇嘴,想摆出一个蔑视的神情。

但由于脸上的伤势还没完全好,所以这个蔑视的神情也被摆成了一个“四不像”的神情...

虽然马红俊刚刚也有片刻的怀疑,但没想到这个污蔑老大的小人竟然先出手了!

而且一出手就是“暗器”这种为人不齿的玩意!

哪个魂师经常使用暗器?

而且还是这么黑压压一大片的暗器?

这一看就是藏头藏尾的小人!

而他马红俊,刚刚竟然有一瞬间相信了这个小人的蛊惑。

马红俊肿成绿豆般大小的眼睛中燃起怒火。

“凤凰火线!”

一道长长的直线火焰朝唐三爆射而去。

唐三冷哼一声。

数十只粗壮的蓝银草藤编制成了一面粗糙的盾牌。

“天堑!”

陆渊轻叹一声,伸手一划,一块巨大的、四四方方的空间屏障挡在了马红俊魂技行进的必经之路上。

凤凰火线如同撞上了一层看不见的巨大盾牌一样,被迸溅的四散开来。

“你既不是考生也不是主考官,因此,擅自出手并不可取。”

看出了马红俊的不解,陆渊淡淡的解释道。

马红俊点点头,收回了自己的武魂。

看着火焰散去后,唐三构建出来的草藤盾牌,马红俊不屑的对着地面吐了口吐沫。

“什么玩意!”

唐三脸色铁青,“你再说一遍试试!”

“试试就试试!什么玩意!呸!”

马红俊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格,说完之后还特地“呸”了一声...

“看来我刚刚还是下手轻了!”

伴随着这道豪爽的笑声,一阵强大的威压突然降临。

马红俊的表情跟见了鬼似的,警惕的看了看周围,磕磕巴巴的试探道:“赵老大?”

随着一阵狂风过后,场地上已经凭空的多出来一个人。

哦,不对,应该是两个人!

只不过是一个人被另一个人夹在腋下罢了。

将手中如同死狗一般的戴沐白扔到地上,赵无极看着马红俊,嘴角扯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怎么?不欢迎?”

马红俊的小脸抽了抽,似乎是扯到了什么伤口,疼的倒吸一口冷气,但他还是忍着疼痛连忙陪笑道:

“欢迎,肯定欢迎!”

“临时加试两个。”

赵无极拿出香递给陆渊。

加试两个?

马红俊看着地上剧烈咳嗽的戴沐白,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老大...”

“小胖子,该叫主考官了!”

望着赵无极离去的背影,马红俊的嘴唇翕动了几下,险些没骂出声来。

有这么坑人的吗!

刚被揍了一顿,接下来又要考核?

那之前那顿揍岂不是白挨了?

戴沐白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茫然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当他的目光扫过朱竹清时,猛然顿住。

被赵无极硬生生熏昏过去的感官总算恢复了不少,戴沐白连忙凑了上去。

“竹清,你听我解释...”

“滚!”

“......”

陆渊轻咳一声,拍了拍手。

场地内顿时一片寂静。

忽略了兴奋、羞恼、仇恨、冰冷、复杂、求手下留情等目光,陆渊无奈的耸耸肩。

“先生们女士们,很高兴你们能通过前三关,而后,欢迎你们来到第四关。”

“我是本关的主考官。”

“通关的条件有两种。”

“第一种是撑到香燃尽。”

“第二种是击败我亦或是击杀我。”

“为了让你们快些认清这个世界残酷的现实,也为了替我节省一些宝贵的时间,我个人有个建议...”

“建议你们最好一起上!”

陆渊笑着摊摊手:“现在,你们可以讨论战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