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22.某只邪恶的反派
  • 从空间之力至诸天
  • 上课睡觉hhh
  • 2664字
  • 2022-03-06 16:36:21

“你谁啊!”

“走路都不看路的吗!”

小舞指着宁荣荣埋怨道。

宁荣荣努力的吸了吸鼻子,将眼眶里的泪珠憋了回去,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裙子,一言不发的朝前走去。

“不是!你什么态度啊!”

“撞了人连句道歉都没有吗?”

小舞张牙舞爪的想拦住宁荣荣,但被一旁的唐三慌忙拦下。

开什么玩笑!

在这里打架,难不成等着让考官过来劝架吗?

一位魂帝,过来劝架...

有没有道理可讲,唐三不敢保证。

但唐三敢说,给考官留下的印象绝对不会太好。

印象分虽然不太重要,但万一关键时刻给他们俩穿小鞋咋办?

作为一名唐门弟子,唐三可深知人心叵测的道理。

“所以你想要让她给你赔礼道歉?”

一名路过的少年嚼着烤肠含糊不清的问道。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小舞下意识的反问道。

陆渊嘲讽的笑了笑,“你有什么资格让七宝琉璃宗的大小姐来向你道歉?”

唐三目光一凝,显然是认出来了眼前这位在酒店内一招制住戴沐白的少年。

一股陌生的熟悉感萦绕在心头。

但唐三怎么也想不起来这股熟悉感从何而来。

小舞冷哼一声。

“她撞了我,给我道歉不是应该的?”

“难道就是因为她是什么七宝琉璃宗的大小姐,撞了人就可以不道歉吗?”

陆渊摩挲了一下指肚。

很明显,这只十万年的兔子对世界的认知依旧停留在非黑即白的阶段。

这样的兔子虽然单纯的点,但确实胜在好忽悠。

由此看来,唐昊当年没有处理掉小舞可能也是因为看出了小舞好忽悠的特点。

腹诽了一瞬,随后,陆渊满脸赞许的点点头。

“你说的有道理。”

小舞脸色一喜。

“希望你面对七宝琉璃宗的两位封号斗罗时,依旧可以坚持住本心,让七宝琉璃宗的大小姐向你道歉。”

小舞刚扬起的笑脸直接僵住。

她不清楚是不是对方看出了什么。

虽然这句话听起来没毛病,但小舞心中总是有股怪异且不好的预感。

但很快,她这种不详的预感就得到了应验。

“当然,这个道歉对于七宝琉璃宗来说,并不亏。”

“一句道歉可以换来一个魂环,还有一块魂骨...换成我,我也会道歉。”

陆渊面带笑容补充道:“而且是心甘情愿的道歉。”

明明头顶上就是烈日高悬,但小舞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少年温暖的笑脸,在小舞眼中,更像是一张通往地狱的门票。

刷脸的那种...

小舞紧张的抓住了一旁唐三的胳膊,面色一瞬间变的煞白,牙齿不自觉间发出了打颤的声音。

她的身份被识破了!

虽然面前这个恶魔并没有说魂环和魂骨的年限,但小舞怎么会不明白?

这个恶魔分明是想独吞!

如果直接说十万年魂环,哪怕是身边的小三再愚蠢也会反应过来。

对于这个想要独吞的恶魔来讲,到时候就会多了一个竞争者。

甚至更多。

而不说年限,这段话反而包含了些云里雾里的意味。

即便是被人听到了,也不会联想到十万年魂兽化形的冷门知识上。

目光扫过小舞抓着唐三胳膊的小手,少年英俊的面容一肃。

“撒手!”

声音不够洪亮。

但无论是唐三还是小舞,皆能够感觉到这句话中不容置疑的意味。

唐三眉头一皱,心生反感。

对方这行事风格也有些太霸道了!

“这位朋友,我觉得,你还没有资格管教我的妹妹该如何做!”

唐三锐利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陆渊,一步也不肯退让。

陆渊眼珠转动了一下,扫了一眼唐三,目光没有任何焦距,就像是看见了一团空气一样,随后又将目光重新放回到了小舞身上。

“我最后说一遍。”

“撒手!”

温润的声音中夹杂着刺骨的寒意,小舞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唐三面容上浮现出一抹怒气。

但还未开口,就感受到了小舞用力的抽回了手。

一口恶气还未上来就憋在了胸口。

唐三不敢置信的看着小舞,眼中充满了失望。

啪!

啪!

啪!

学着电视剧中,反派志得意满时鼓掌的姿态,陆渊慢悠悠的拍了三下手掌。

不多不少,就三下。

多了容易崩人设,少了容易失去精髓。

“很好。”

“我很满意。”

“那么接下来...”

陆渊看着小舞,笑着抬起手。

“过来。”

小舞站在原地,咬着嘴唇倔强的看着眼前这个魔鬼。

陆渊脸上的笑容慢慢淡去,但他抬起的手并没有放下。

“第二遍。”

“过来。”

语气明显加重了不少。

小舞脸上浮现出一抹挣扎之色。

淡蓝色的光芒从面目狰狞的唐三手中浮现。

数条由蓝银草形成的粗壮草藤,猛然间从陆渊身旁的地面窜出,朝陆渊的身躯缠绕了上去。

“小舞是不会跟你走的!”

“无论你打着什么样的主意,我都会阻止你从我身边带走小舞!”

唐三看着被绑的结结实实的陆渊,目露寒光,不动声色的威胁道:

“我的第一魂环来自于曼陀罗蛇,因此,带有强烈的致命毒素。”

“如果你不想死,跪下来对着小舞磕两个头,我可以帮你解毒。”

不屑的轻笑声响起。

“这么多年了,你不仅没什么长进,反而还越活越回去了啊...”

“唐三!”

自以为胜券在握的唐三面色狂变。

浓浓的危机感就像是黑压压的大片乌云一样,疯狂的席卷上了他的内心。

浓郁的银色光芒如同液体一样,覆盖在了陆渊的身上。

强大的魂力波动传开。

粗壮的蓝银草藤直接被从陆渊的身上震散开来。

随后,伴随着愈发强烈的魂力波动,在空中被炸成了粉末。

唐三双眼微凸,一口鲜血横洒长空,直接倒飞了出去,在撞断了一颗合腰粗的大树后,弓着身子,无力的半跪在了地上。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事不过三。”

“过来。”

少年伸手扯下被草藤绞的破破烂烂的衣服,淡漠的说道。

结实而又有力的肌肉合理的布满了上半个身躯的每一处,形成了某种意义上完美的黄金比例身材。

并不臃肿,且足够美观。

唯一的缺欠是这具达到了完美艺术品级别的上半身上,布满了无数条伤疤。

有的伤疤早已经淡去,只留下一个浅印。

有的伤疤还未脱落,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虽然这些伤疤确实给这具完美艺术品级别的身躯减了不少分,但如果换一个角度,反而多了些异样的美感。

这种异样的美感毫无疑问是属于野性类的。

因为,只有野性类才敢下如此重且不规则的手,塑造出其特有的魅力。

小舞银牙紧咬,伸出颤抖的手抓住了陆渊的那只大手。

大手反握住小手,随后用力一扯。

伴随着一声尖叫声,小舞被陆渊拉到了怀中。

附着了魂力的拳头狠狠的打在陆渊的身上,但对于陆渊来说,小舞的这点攻击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如果是小舞本体来,陆渊保证有多远跑多远。

但小舞这只十万年的兔子不仅化形了,现在还落到了他的手里...

这还怕个鬼啊!

就算是小舞按照这个力道捶一天,都捶不破他的表皮和护体魂力。

唐三倔强的抬起头。

“放开她!”

陆渊伸出食指慢慢的摇了摇。

一股强大的魂力强行把唐三压趴下。

“你应该庆幸,而我也应该庆幸。”

“我应该庆幸在这个偏僻的地方遇见了你这位老朋友。”

“真的是太有缘分了。”

“你应该庆幸...”

陆渊轻笑一声。

“你应该庆幸...有人替你受过!”

伸手掐住小舞的小脸,在唐三目眦欲裂的目光中,陆渊低下头,一口咬住了小舞的嘴唇。

唔...

小舞淡淡的鼻音直接击垮了唐三仅存的励志。

眼角处流的不再是泪,而是血。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同杜鹃泣血般的凄厉嚎叫声惊起了林中的飞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